吴善增展开扇骨,将扇面举到窗边,阳光透过其上的镂空,依稀可见轮廓。

  “左边是大运河、中间是良渚古城、右边是西湖。”

  原来,这是一把新创作出的剪纸亚运扇。在镂空的背景中央,还贴着三个吉祥物的剪影,一眼就能看出是“琮琮”、“莲莲”、“宸宸”。

  90岁的吴善增是朝晖一带小有名气的“剪纸王”,现在他跟妻子住的房子,还是当初剪纸赚来的。每当他出新作,就总有客人寻上门来,一副作品能卖几百到上万。

  最近做了800把亚运扇,很多送人了

  吴善增是塘南社区的国家级剪纸艺术传承人。他的房间到处都是剪纸作品,有装裱好的、有贴在柜面上的、有扎成灯的。

  有客而至,他热情地把新作都摊在床铺上。亚运扇一共有三种花样,除了吉祥物扇,还有国家扇、亚运场馆扇。

  做扇子的想法,是从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的。当时,吴善增剪了第一把奥运扇,后面又制作了上海世博会扇、杭州G20峰会扇等,将一个个重要的时间点,都变成扇面保存下来。

  在他看来,这成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明年,亚运会就要在杭州举办了,这么隆重的体育盛会、这么美丽文明的城市,让我很想剪一些东西来表达内心的激动。”

  至于剪纸扇的制作过程,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他需要先画好背景,把纤维纸放在背景画下,用订书机将四角钉好,再开始照着背景剪。

  纤维纸就是最终扇面上的镂空背景,如果一次性多钉几张纤维纸,那一次可以剪很多张。

  剪的时候,大的空缺可以用剪刀,小的空缺则用刻刀更方便。

  为此,吴善增DIY了一块垫板,用刻刀的时候,垫在纸下。垫板很软又不会变形,刻刀落下去,就不太会损坏。

  他把垫板拿过来让我们闻,一股香味。

  “垫板芯子是用松花粉做的哦,每年清明前后,我就去山上采松花粉,再拌上牛油装在罐子里保存,让它变成膏状。垫板被划伤了,或者芯子太干了,就挖一勺填上换新。”

  剪好了背景纸,吴善增就拿去王星记扇子厂加工,将纸与半透明的丝绸贴合在一起,粘在扇骨上。他再把半成品拿回来,在中间贴上三个吉祥物。

  另外两种国家扇和场馆扇,也是差不多的做法。

  在剪国家扇时,吴善增想在每个扇骨上贴一个国家的国旗,他特意买了世界地图,然而地图上的国旗图案有大有小。

  后来,还是王星记厂里的一位年轻人帮忙,在电脑上做了尺寸一样的多国国旗图,交给吴善增去彩印。

  截至今天,亚运扇已经做好800把了,加工费就掏了一万多。这些扇子,很多在过年期间送人了,也有的成本价批量卖掉了。

  价值上万的剪纸功底,从8岁就开始积累了

  其实,吴善增不是杭州人,他出生于浙江省浦江县。

  浦江是中国剪纸艺术之乡,当地的女孩从小习剪纸,等到了出嫁时,将剪纸装在圆盒里,随新娘一起出嫁。夫家还会仔细地看新娘子的剪纸,剪得好,说明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吴善增从小看着妈妈剪纸,到他8岁的时候,因为爱好,也开始跟着妈妈学。

  等真正上手后,人小鬼精的他开始赚钱了。

  端午节,他剪了小蝴蝶、花骨朵等贴在香包上,拿去集市卖,紧俏一时。

  走出校门,吴善增当上了文化干事,后又调到县文化馆工作,又有了很多时间剪纸。为了提高技艺,他就一遍遍地练,当时的一幅《百鸟朝凤》图剪了无数遍,花了半个多月,拿剪刀的手都磨出了血泡。

  上世纪80年代,他还登顶海拔700多米的仙华山写生,历时一个多月,六易其稿,创作了《锦绣仙华》、《塔山新貌》等作品。

  由于坚持下苦工,吴善增的剪纸和绘画技术突飞猛进,剪古典人物、山水风景、花鸟鱼虫都不在话下。

  再之后,他剪的13米长的《京杭大运河》卖了3万多元、5米长的《富春山居图》卖了5千多元。平时一般的挂画,也可以卖到几百块钱。

  靠着这些剪纸收入,他在朝晖七区买了套三十多平米的房子,带有一个小院子,退休后,就天天宅在家里研究新作品。

  眼看着再过几天就是元宵节,吴善增剪了一个立体灯罩,挂在了自己房间的灯上。

  灯罩是由两个扇面拼接成的,一面主题是“爱国”,一面是“敬业”,由于外形看上去像个圆,所以被取名为“团圆灯”。

  吴善增说,现在这样的日子很充实,他有时候还会受邀去学校办展、授课,让艺术实现代际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