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相对于关注度较高的医生和护士,有一群同样兢兢业业为患者服务,却很少被提及的人——护工。57岁的林师傅就是其中之一。今年,是他连续第六年放弃回家和亲人过年了。 

  原本临时帮帮忙

  结果一干十几年

  林师傅是陕西汉中人,初中毕业后,在西安当水电工。

  2006 年,林师傅来到杭州一家工厂打工,此时,他的妻子在浙大二院当护工,女儿留在老家。

  临近 2007 年春节,工厂放假了,但妻子还需要留在医院照顾病人,林师傅便也没有回乡过年。 

  “现在医院很缺人,你要不要暂时过来帮忙?”有一天,林师傅的妻子突然说起这个话题。她说,护工的工作不算难,也不用掌握非常困难的专业知识,很快就能上手。 

  假期闲着也是闲着,林师傅跟着妻子到了公司,在健康状况合格的基础上,接受培训并通过考核,成为浙大二院的一名临时护工。

  起初,他照顾的都是一些身体状况较好,只需简单护理的病人,边上班,边抽点空余时间学习些护理基础知识,一来二去,也摸到了一些门路。 

  “护工基本都要 24 小时陪护在病人身边,以前因为这点,平时我跟老婆见面的时间不多,做护工上手以后,我想,要是同在一个医院,我们见面的机会可能多点。而且,护工的工资也稍微高一些。”于是,林师傅向工厂辞职,安心当起了护工。一干就是十几年。 

  九旬老人每次住院

  都专门请他来照顾

  林师傅现在照顾的病人已经92岁高龄。到今年1月26日,他认识老爷子整整6年了。也是为了老爷子,林师傅连续6年都没有回过老家过年。 

  老爷子入院是因为脑梗,由于发病时年龄偏大,至今无法说话,半边身子也无法动弹,做不到日常生活自理,好在意识比较清楚。

  林师傅给午睡中的老爷子盖被子

  老爷子和老伴住在临平,老太太年纪也大了,子女有的比较忙,有的不在杭州。一家人商量之后,决定请一位护工。科室的护士一致推荐了林师傅,夸他做事细致又认真,脾气也好。就这样,林师傅成了老爷子“专属”的24小时陪护。每次老爷子由于病情反复入院治疗时,家属都会专门请林师傅来照顾。 

  被病人反过来关心

  感动难以言喻

  林师傅说,护工干了十多年,没碰见过特别不讲理的病人或家属,但有时也难免受点委屈。“离开病房几分钟被骂、水温不合适被骂、陪着做检查时稍微等久点被骂,甚至病人心情不好了,也会无缘无故对你发脾气……这些都是正常的,本来嘛,住在医院里心情就不会好,不管病人做什么我们都不会放在心里。但老爷子真的不一样,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明明他是我该照顾的对象,有时候反而来关心我。” 

  林师傅记得,他刚开始照顾老爷子时,有一次老爷子的大儿子送来一些苹果,林师傅挑了一个用搅拌机打碎,喂他吃下后,老爷子的目光还是不停在剩下的苹果和林师傅身上来回。 

  “您还想吃吗?” 

  老爷子缓缓摇头。 

  “那是不喜欢这个?改天我让您儿子换一种水果。” 

  不对。 

  “苹果放在这个位置不好?” 

  还是否认。 

  林师傅绞尽脑汁,提了三四个想法,老爷子都摇头。 

  不知怎么的,林师傅突然蹦出一句“:您是让我吃?” 

  这回,老爷子终于微微眯起眼睛,带着笑意点了点头。 

  “住院的病人收到最多的就是各种水果,我也偶尔会被病人本人或者家属分到一些,但是这次的水果拿在手上,感觉手心都有点发热了”。 

  还有一回,老爷子有些感冒,不住地咳嗽。尤其到了晚上,一躺下来,咳嗽更严重了,根本无法入睡。林师傅听着心疼,把床板摇起一些,扶着老爷子坐起,自己也坐在床边上,轻轻拍着,给他顺气。 

  突然,老爷子颤颤巍巍抬起还可以活动的那条手臂,对着林师傅不住地小幅度摆动。林师傅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你继续躺下睡,我没事”。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林师傅无法用言语形容心中的感受,轻声道:“您别管我,我不要紧的,您没办法好好休息,我又怎么能睡得安心?” 

  闻言,老爷子“固执”地看了林师傅一会,终于像是接受了一般,移开目光。 

  种种无声的关心,一点一滴,林师傅都默默记在心里。

  临时换人照顾

  老人出了“意外” 

  每年春节,护工都很紧缺,林师傅和公司商量好,春节期间留在这里,等到节后,护工陆续返工,再由别人照料老爷子一段时间,自己回老家和父母及女儿团聚。 

  “以前还有朋友问我,过年不回去是不是因为法定节假日的三倍工资,其实我们的工资是按天结算,春节期间也就年三十到初三给双倍工资,跟回家过年比起来,这几百块钱真的不算什么”。 

  有一年4月份,林师傅休假回家前,对临时照顾老爷子的护工千叮咛万嘱咐,告知了能想到的所有注意事项,可还是出了“意外”。 

  大约两周后林师傅回到医院,科室的护理员告诉他,原先老爷子基本没有出现过失禁的情况,可不知道怎么的,自从林师傅回老家后,护工却要经常给他换床单。听到这里,林师傅的心瞬间被揪住了。 

  “老爷子的意识一直比较清醒,除了每天起床和睡前我会主动带他去厕所,其他时间,只要想去厕所了,他都会用手拍拍床边的栏杆。”林师傅说,除了病情严重到无法自控,谁愿意忍受失禁的难堪,想必老爷子的内心很不好受。自此之后,他也暗自决定,除非是每年回家看父母或者紧急情况,不然都由自己亲自照料老爷子。

  不习惯别人照料

  却支持他返乡尽孝

  没想到,紧急情况来得如此之快。 

  2017年7月,林师傅接到家里的消息,父亲因为中暑没及时就医,引发肺部感染,已经住院,情况比较严重。

  林师傅内心万般焦急,恨不得立刻赶回汉中。转念一想,自己回去了,换个人来照顾老爷子,会不会又有意外发生?毕竟照顾久了,老爷子一个眼神自己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别人却不熟悉。

  但父亲的情况不容他多犹豫,匆匆请公司派了有经验又周到的护工过来,还留了对方的电话,方便随时沟通一些注意事项,林师傅便凑到老爷子跟前说明情况。 

  “当时他那个状态,我一眼就能看明白,犹豫一会后神色紧张地点点头。他不习惯别人的照顾,所以有犹豫,但毕竟是我的父亲,他也支持我回去尽孝。我告诉他,等父亲的情况稳定了就立刻回来。” 

  所幸,几乎寸步不离陪伴半个月后,林师傅的父亲病情稳定了,他留下一笔钱交给弟弟和妹妹,托他们多照顾父母,就又赶回了杭州。

  两边都是亲人

  又是一年春节,林师傅说,内心不是不想家,也对远在家乡的父母感到愧疚。 

  “尤其是每年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在给老爷子洗脚的时候,总会想到自己还没给父母洗过一次脚,还暗暗下决心,下次回去一定要好好帮他们洗个脚。” 

  可是,等真的回到家,提出这个想法,父母却连连拒绝。 

  “他们总说自己还没到动不了的时候,这种事情,不需要我来做。其实我也知道,他们都是心疼我,觉得我在外边这些事已经做得够多了。” 

  每年年三十的中午,林师傅都会在12点前给父母打一个视频电话。他说,老家没有吃年夜饭这个说法,中午就是正餐。挂断电话,按照平时的习惯,他照顾老爷子吃午饭、睡午觉,起床之后吃水果、泡脚洗脸、活动手脚。 

  等到春晚开始,林师傅便陪着老爷子一起看,一边看还会一边给他介绍:这是今年最火的大明星,演了好几部电视剧;这是最近出名的歌手,有一首歌特别好听……尤其是有穿着军装的人出现时,林师傅会特别提醒老爷子注意看,因为曾是一名战士的缘故,看到穿着军装的人,老爷子总是目不转睛,眼里仿佛闪着光。 

  等到老爷子睡着以后,林师傅会调低电视的音量,把春晚看完。然后放轻脚步走到病房外,掏出手机再打个视频电话给父母,他知道父母有看完春晚的习惯,不用担心会吵醒二老。

  “喂,爸妈,新年好!今年春晚看完了吧?最喜欢哪个节目啊……”一边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24小时相伴,比家人待在一起的时间都久;一边相隔1500多公里,却牵肠挂肚,心与心从未远离……

  记者 张慧丽

  通讯员 方序 童小仙 王意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