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央视春晚舞台,明星云集,然而站上C位的,却是一件终于“回家”了的国宝。

  漂泊海外近一个世纪的天龙山石窟第八窟北壁主尊佛首,在除夕夜第一次和我们见面,成为2020年回归祖国的第100件流失文物。

  山西天龙山石窟,虽不及云冈、敦煌等石窟知名,但其历史却是最令人唏嘘的,破坏程度在中国石窟寺中最为惨烈,史称“天龙劫”。20世纪20年代,在日本古董商“山中商会”驱动下,耗时四百年开凿的天龙山石窟,遭到大规模盗凿,超过240尊雕像被盗。几乎所有造像头部,甚至造像全身被盗运到境外,现多收藏于日本、欧美博物馆以及私人手中。

  这次回归的佛首出自天龙山石窟第八窟。第八窟修建于隋开皇四年(584年),是天龙山石窟唯一有明确开凿纪年,且规模最大的石窟。据鉴定,这件佛首在1924年前后被盗凿并被盗卖出境,从此下落不明。它也是近百年来第一件从日本回到中国的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雕,意义非凡。(相关报道:国宝回家!山西天龙山石窟佛首在春晚舞台首次和全国人民见面)

  “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当舞台上,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杭侃哽咽地讲述国宝回家的故事,很多观众鼻子一酸。

  微微含笑的千年佛首,相隔山川大海,历经坎坷归来,那一抹浅笑,依旧如此平静、安详且笃定,仿佛洞穿世间万物。不少网友评价,《国宝回家》大概是今年春晚最泪目动人的节目。

  不知道大家注意没,节目中主持人张国立提到,这尊千年佛首由海外华侨张荣无偿捐赠,于2020年12月12日正式回到祖国。

  这位海外华侨“张荣”不是别人,正是我们杭州人,一位在日本生活了20多年的古董商、杭州旅日华侨。他自掏腰包,买下这尊千年佛首,再无偿捐给国家,才有了这段除夕夜“国宝回家”的佳话。

  土生土长的杭州人

  曾经做了很长时间医生

  “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事,让国宝回家。”昨天,都市快报记者拨通了张荣的越洋电话,他语气很平静,“我想我做的是承前启后的事,以后有更多的海外遗失文物可以回到中国,有更多人关注它们。”

  因为疫情,张荣待在日本东京家中,这次很可惜,没法回国参加春晚。节目播出后,大年初一一整天,他的电话响个不停,有朋友问候,也有不少媒体找上来采访。低调的张荣一一礼貌婉拒。但一听到都市快报是家乡杭州的媒体,他欣然同意。和他交谈,你会发现,这位1964年出生的杭州张先生,有着浓浓的家乡和爱国情结。

  张荣告诉我,他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小时候家住体育场路一带。有意思的是,在去日本之前,张荣是位医生。

  “我年轻时学的就是医,在杭州做了很长时间医生。”张荣透露。

  1998年他跑去日本求学,读的是“情报处理专业”,那是日语字面意思,其实是类似IT的专业,“上世纪90年代末,改革开放带来社会巨大变革。那会儿年轻人总想着多学点先进的东西,就跑去日本读了这个。没想到,后来就留在了日本。”

  结果毕业后,IT没做成,医生也放弃了,张荣慢慢进入了日本古董圈。

  从小学画热爱收藏

  如今是古董界资深专家

  从医生跨界到搞收藏的古董商,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

  张荣还在杭州时,打小就跟着知名画家许竹楼学画。许竹楼曾任江南画院首任院长,幼年受过吴昌硕指点,和张大千、唐云等名家都是朋友。而且这个许家不简单,曾在广州被称为“广州第一家族”。跟着许竹楼学画,老师家中有着太多眼花缭乱的藏品,张荣天天耳濡目染,顺带对古玩收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可以说是最初的“古董启蒙”。

  “我记得第一次买收藏品才15岁吧。在杭州的一家地摊上,无意间发现一个韩瓶,被它那种古朴的美吸引,就挪不动脚了。”张荣回忆,当时一个月学徒工的工钱也就17元,他不惜拿出5元钱买下这个瓶子。从少年开始,他就自己摸索着玩起了古董收藏。

  后来,因为痴迷,他在杭州城南丰乐桥一带开了间很小的古玩铺子。“开的时间不长吧,平时要从医看病,我也就业余时间玩玩。后来去了日本,古董铺就关了。”

  在杭州关了古董铺的张荣,到了日本后,却开花结果。20多年来,他接连在东京开出了荣和堂、关西美术竞买以及东瀛国际拍卖株式会社,成为日本古董界的资深专家。现在张荣已经收藏了数万件藏品,在东京拥有两个400多平米的古董仓库。

  张荣和他的东京古董仓库合影

  这次的天龙山石窟流失佛首,便是2020年9月14日,国家文物局从日本东瀛国际拍卖株式会社监测到的。经鉴定研究判断是隋代文物后,国家文物局启动追索机制。

  “其实当卖家找到我们拍卖行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就希望它能回国。一个中国人把流失在海外的中国文物带回国内,我想这是很自然的。”张荣透露,“当卖家想出售后,全世界已经有很多买家盯着这个佛首。国宝出现在市场上,聚集全球目光。买卖真的是刀光剑影瞬间的事,需要买家马上做出判断。这个时候,公家层层审批再去购买,太慢了,常常会错失良机。我当时的想法,得争分夺秒把它买下来。我不买,卖家可以随时高价卖给日本任何一家博物馆。”

  一年回杭州四五次

  每次都要买南方大包解馋

  除夕当晚,浙江博物馆工艺部主任范珮玲在电视上看到《国宝回家》节目提到的华侨张荣,第一反应就猜到是自己熟知的这位杭州人张荣。“我们博物馆漆器宝贝很多都是他帮忙牵线的。这几年就陆陆续续从日本回归了近30件流失文物,甚至有好几件是国家一级文物。”

  在范珮玲眼中,张荣非常低调,“很为家乡着想,这些年可以说是不计个人利益得失,想方设法帮助我们,让流失文物回到国内。照理,他开拍卖行是要赚钱的,但他用了很多办法,在日本尽量不让文物拍卖出去,或者我们资金一时来不及,他都会想办法帮忙先拍下,赢得文物回归的良机。去年10月,浙博推出宋元明清漆器展,很多同行来看了后,都羡慕不已,说你们怎么找回了这么多宝贝。其实是因为我们有一位大功臣张荣。”

  提到这段经历,张荣依然很淡定,他说,“杭州是我的故乡,浙博是杭州的,这是一位杭州游子在日本应该做的事。”

  我问他,这份情怀究竟来自哪里,是年少时学国画的经历吗?张荣笑笑:“我想是父母吧,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爸妈都是老杭州人,上世纪50年代的共产党员,他们爱国爱家乡的情怀,从小在我心中就留下了烙印。”

  如果没有疫情,张荣一般每年都要回杭州四五次。一来,快90岁高龄的妈妈仍然住在体育场路附近,他还有个姐姐,在杭州照顾妈妈。“我妈年纪大了,怕她激动,所以捐赠的事,我一直没告诉她。除夕夜她和我姐一起看春晚才知道这个事,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她们的电话。我妈和我姐都很支持,说这是很好的事。”

  二来,异乡待久了,常常想念家乡的美景和美食。每次回到杭州,张荣都会打个的,让司机开到西湖边停下来,啥也不干,他在长桥那,安静地待个五分钟,看够了就走。还有杭州大肉包也是他每次回乡必吃的,“小时候妈妈会带我去羊坝头一带买肉包,就是那种儿时的味道。现在回来,我都会去南方大包买几个解馋。”

  在日本做古董生意的张荣,习惯穿西装,但每次回杭州买了包子,西装革履的他也顾不上形象,一屁股坐在店门口的花坛边啃起来。“真的就馋这个味道,好几次把身边朋友看得目瞪口呆。”提到西湖和包子,东京电话那头的张荣,终于不淡定,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