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4点多,海宁大尖山的滑翔伞训练基地上,68岁的潘金梅刚刚结束一轮斗伞(意思就是地面训练,练习对伞的控制),夕阳照在她的脸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

  和巨大的滑翔伞相比,潘大姐的身影显得特别瘦小,但看着她,却能感受到一种力量。

  潘大姐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在家里刚住了半个月,昨天中午看到微信群里“伞友”们的召唤,她又忍不住跑去了海宁。

  “前段时间冷空气来了,风大,没法飞伞,这两天回暖了,我就过来了。”潘大姐说话慢悠悠的,但语气坚定,和人聊天时总带着淡淡的笑意。她开玩笑说,海宁现在已经快变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了。

  从去年9月开始,她在滑翔伞基地附近租了一间民房,18平方米大小,月租金500元。天气好的时候,她就住在民房里,每天早上八九点起床去训练基地训练,中午和“伞友”们在农家乐吃顿饭、休息,下午继续训练到四五点,然后回房看看电视、刷刷手机,洗漱休息。

  生活规律又充实,她觉得很满意。

  一直保持着运动的习惯

  “我这个人就是闲不住,有新鲜的东西,都愿意去尝试。”潘大姐年轻的时候,在工厂做过工,自己也做过小本生意,但不管做什么工作,她一直保持着运动的习惯。游泳和散步是她最喜欢的,因为家离西湖近,住在杭州的时候,她几乎每天吃过晚饭都会到湖边走走逛逛。

  老伴因病去世,潘大姐消沉了一段时间。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常常对着房间发呆:“以前照顾老头子,陪陪外孙女,忙起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后来剩下一个人,空闲时间多了,一下子有点不适应了。”

  和滑翔伞结缘,是因为表弟。潘大姐的表弟是滑翔伞资深爱好者,已经有15年的飞伞经历了。

  一次聊天的时候,表弟推荐了这项运动,潘大姐的第一反应和大多数人一样:“都快70岁的人了,还在天上飞,能行吗?”

  “怎么不行?比你年纪大的都还在飞呢,你身体条件好,肯定没问题!”表弟的鼓励让她有点动心。

  之后一段时间,她去了几个训练基地,了解了滑翔伞的基本知识和飞行情况。她下定决心:学!

  教练听说她要学吃了一惊

  她在海宁大尖山的滑翔伞训练基地报了名,去年9月,课程正式开始。

  在“飞伞”之前,必须经过地面训练,学习如何起伞和控伞。

  伞头和坐袋等装备加在一起总重量近25斤,对身高1.5米、体重只有87斤的潘大姐来说,并不轻松。

  “刚开始练的时候,两边大腿肌肉都拉伤了,很痛;伞绳勒在身上,全身都是淤青。”潘大姐说,好在自己心态乐观,“万事开头难嘛,辛苦是辛苦的,不过每天进步一点就很开心,来都来了,不好随便放弃的。”

  有些年轻的学员练了一个星期就开始“单飞”了,潘大姐看了也不着急,她说,自己这个年纪,跟健壮的小伙子们是不好比的,凡事还是得按照自己的身体条件来,不勉强,不逞强。

  潘大姐的教练孔东林说,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说实话,大姐个子挺小的,滑翔伞也确实是项需要体力的运动,听说她要学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惊讶的。”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孔东林发现,潘大姐着实很有毅力,很多时候别的学员都休息了,她还一个人在场上来回地跑。

  孔东林说,来学滑翔伞的以三四十岁的男性居多,女性本来就少,像潘大姐这样的更少。

  不过,滑翔伞作为一种休闲运动,在年龄上并没有太严格的限制,只要身体健康,没有高血压、心脏病、恐高等,其实都可以尝试。

  迎来自己的首次“单飞”

  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月枯燥的反复训练,潘大姐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首次“单飞”。

  她清楚地记得,那是去年11月1日,海宁晴空万里。教练评估了当天的天气状况,鼓励她试一试“单飞”。

  “前前后后练了这么久,基本功还算扎实,心里也有点底了。”潘大姐按照训练时的步骤,俯身、起跑、起伞,“飞”了出去。

  “刚离地的一刹那,肯定还是有点恐惧的,但是真的到了天上,我就什么都不想了。”潘大姐说,自己很享受在空中俯瞰风景的感觉,虽然整个过程只有5分钟,但落地的时候,成就感满满。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潘大姐信心大增,开心地发了一条朋友圈。

  没想到,女儿随即就打来电话,表示反对:“哎哟,妈妈,天上这个人是你啊,我晕了,你悠着点,我小心脏受不了的。”

  还有不少年龄相仿的朋友,也留言劝她,不要去参加这么“危险”的运动。

  潘大姐倒是不以为意:“他们不了解这个运动,可能觉得危险,但我学过练过,我会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负责的。”

  想去全国各地“旅飞”

  从去年9月至今,潘大姐已经飞了44次,她依然经常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练习滑翔伞的照片和视频。

  渐渐的,朋友们的留言从担忧变成了钦佩;女儿也不再坚决反对,而是叮嘱她注意安全,“开心就好”。

  潘大姐说,像自己这个年龄来学滑翔伞的,确实很少,但她喜欢这里的氛围:“年轻人多,跟他们在一起,感觉自己也变年轻了。”她打趣说,基地最小的学员只有13岁,飞得特别好,还是她的“师姐”。

  潘大姐学这个,最大的开销是每年1.2万元的学费,另外,初期还需要自己购买滑翔伞等装备。她说,自己的这把伞是表弟给的,如果买买估计也要两三万元。

  此外就是上山的交通费了,如果要从山顶飞伞,得先坐车上山,费用是15元一趟。

  目前,潘大姐已经拿到了滑翔伞飞行执照A证,接下来,她还想继续学习,考取B证。

  有了B证,就可以到全国各地的滑翔伞基地去飞伞。潘大姐说,自己的目标就是在身体条件还可以的时候,去各个不同的地方“旅飞”,多看看不同的风景,开心地过好后半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