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师傅是摄影爱好者,最近几乎天天去西湖边拍鸟。前几天一大早,程师傅天不亮起床,到西湖边时,天边微微泛光,太阳露出一角,然后,一小块,半块,大半块,一整块……红通通跃出地平线,一点也不刺眼。程师傅兴奋地把长焦镜头对准太阳,按下快门,又拍了一段视频。两三分钟后,红光开始变黄、发白,阳光也刺眼起来。

  程师傅在西湖边拍初升的太阳 

  程师傅放大照片,清晰地看到了一大片通红中有几颗黑点——太阳黑子。这些小黑点像是小黑痣,让太阳看上去有点可爱。

  为什么可以拍到太阳黑子?这种现象很罕见吗?

  我把程师傅的照片给杭州市天文学会副理事长董庄勇看,他观察星空20多年,一看就指出有3颗黑子。

  “太阳黑子是比较常见的天文现象,一年中有30多天可以看到。今年是太阳黑子的平静期,相对活跃期来说数量偏少,太阳黑子周期性是11年,上一次活跃是在2014年。”

  董庄勇几年前拍的太阳黑子清晰图

  “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一般在日出日落,太阳光芒较小的时候,较大的黑子肉眼可以看见,白天用加了太阳膜的望远镜也能观察。

  “太阳黑子为什么是黑的?主要是这个区域的温度从6000摄氏度降到了4000摄氏度,会以暗点的形式出现在太阳表面,黑子中心最黑的部分叫做本影……”

  董庄勇,1978年生,萧山人,目前在一家建筑公司做结构设计。他从小从爷爷奶奶那里听到牛郎织女的故事,看银河、观察北斗七星,对天文产生浓厚兴趣,这个爱好一直保持到现在。

  “我买的第一台天文望远镜是在1999年,那时候没有网购,一般实体店也都没有卖天文望远镜的,我打听到义乌小商品市场有卖,专门坐了绿皮火车去义乌,花1000多块钱买了牛反望远镜(牛顿反射式望远镜),从此看星星看月亮……”

  董庄勇说,相比其他天象,太阳黑子太普通了,这两年他也就没有特别留意。和大多数天文爱好者一样,留意的都是重大天文现象。

  “比如2020年,可以说有四大天文现象,日环食、流星雨、彗星、土木相合。对于我们这些天文爱好者来说,每一次大的天象就像过节一样,到处赶场子。”

  杭州市天文学会有100多位会员,去年全球天文爱好者都在追的“四大天象”,杭州的这群爱好者们一个也没错过,他们远赴天南海北“追星”,拍到了非常不错的天文影像。

  日环食

  6月21日,日环食。陈捷摄于厦门白城沙滩

  6月21日,董庄勇专门跑去厦门追日环食。

  “上一次日环食肉眼可见还是在2012年5月,下一次我国境内看日全食预计要到2030年。那次杭州天文学会10多个会员结伴去了厦门,杭州那天下雨,看不到太阳,厦门当天晴朗无云,是最佳观测地。”

  “海滩上到处都是人,我带了一台日珥镜,盯着显示器,看到初亏、食既、食甚、复圆,天亮天黑又天亮,太令人兴奋了!”

  新智彗星

  7月23日,新智彗星。陈捷摄于德胜小区

  新智慧星 陈捷摄于德胜小区 

  7月23日,新智彗星到达离地球最近点——大约1.05亿公里。董庄勇带着日珥镜,赶到钱江三桥去拍新智彗星,“因为高度角有点低,虽说有点糊,但还是很开心”。

  有天文学家测算,一个人一生最多能看到4颗彗星,而去年7月23日出现的这颗新智彗星,根据美国宇航局的数据,下一次出现要再过6800年。那一天,全世界天文爱好者都把目光盯在了这颗彗星。那天杭州天文学会理事陈捷在自己德胜家的阳台上,也拍到了清晰的新智彗星图片。

  流星雨

  英仙座流星雨,陈捷摄于内蒙古阿拉善。

  为了追英仙座流星雨,8月份,陈捷专门休了年假飞到阿拉善地区,沙漠里光污染少,空气好,利于观察和拍摄。陈捷说:“流星稍纵即逝,很多人会联想到美好的愿望,能记录下流星雨,实在很幸运。”

  双子座流星雨 陈捷摄于湖州长兴五通山

  12月12日双子座流星雨。陈捷摄于湖州长兴五通山。

  12月13日,当时杭州天气预报显示后半夜多云。为了更好地拍摄双子座流星雨,陈捷又跑到湖州长兴五通山,在山上守候大半夜。

  土木相合

  土木相合是指土星、木星两颗行星互相贴近,近乎合体。这种天象虽然平均20年就有一次,但像如此之近的“同框”现象堪称“大合”,这次“大合”是自1623年7月17日以来最接近的一次,下次再这么近的“大合”,就要等到2080年3月15日了。

  12月21日,土木大合。陈捷摄于拱墅自家阳台

  12月21日下午6点,陈捷在德胜小区自家阳台早早架好望远镜,做好测试。6点多,拍到理想的“大合”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