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第一个中国警察节。

  我跑公安线很多年了,采访中,认识了很多民警,有专破疑难案件的名探,也有在基层默默无闻大半辈子只做一件事的普通民警,还有夜半三更还在巡逻的民警……

  走进他们的世界后,我发现,他们和我们很多人一样,工作繁忙,生活中也偶尔会有挫折,无论多难多累,他们始终对自己的工作有一种情结,有一种骄傲。

  警察节前夕,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公安厅联合组织开展的2020年度“最美浙警”名单揭晓。获得“最美浙警”的有401个个人和集体,其中包括“最美浙江人·最美浙警”101个,21个年度最具影响力的“最美浙警”。

  他们是浙江警察队伍的代表。

  目前,浙江共有民警7万多人,辅警11万名。包括18个警种,有治安、刑侦、经侦、禁毒、反恐、巡特警、网安、交警、高速交警、法制、海关缉私、出入境、警务航空……2020年10月,浙江省公安厅成立食品药品环境知识产权犯罪侦查总队(森林警察总队),浙江警察队伍又增加了一道新的风景。

  全省有1178个派出所,最北的派出所是长兴夹浦派出所,最东的是嵊泗嵊山派出所,最西的是开化苏庄派出所,最南的是苍南霞关派出所,海拔最高的是百山祖派出所,海拔1138米,也是长三角海拔最高的。

  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浙江警察为了守护我们的平安,维护社会治安的神圣使命,献出了生命,在147名牺牲的公安英烈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6岁。他叫凌忠德,衢州开化县人,1951年因公牺牲。

  从2017年到2020年,4年里,有24名警察因公牺牲,因公殉职的辅警有24名,因公负伤的民警有323人,辅警405人。

  他们牺牲时,有的连刚出生的孩子也来不及看上一眼……他们的平均年龄是40-46岁,29岁以下和30-39岁,两个年龄段,渐渐有增加态势。

  天下顺治在民富,天下和静在民乐。

  浙江是富庶之地,也是平安之地,浙江连续多年成为全国最安全的省份之一。这是浙江老百姓的幸福。

  作为平安的守护者,浙江警方的努力将被历史记录,我们在享受平安的时候,我们不会忘记他们,在这里,我们向他们说声:辛苦了!

  暖男小张

  小张其实年纪也不小了,40岁,可辖区的居民们看到他,还像10多年前一样,这么跟他打招呼。

  小张,就是新昌县公安局澄潭派出所副所长张庆丰,在派出所呆了14年,做了14年的社区民警。

  社区民警的日常就是各种家长里短,干好这活,除了细心,还要耐心。

  比如帮施女士改年龄这件事。施女士找到他,“小张,我都快50岁的人了,这个身份证上足足把我写小了10岁!”

  施女士娘家在嵊州市三江街道桥里村,她说自己是1963年10月3日出生,但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为1973年10月3日。“我这个年纪,人家都可以领农村养老金了,我还要去快餐店洗碗,自己交养老金。”

  小张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找到公安局行政审批科了解,要改出生日期,需要提供能够证明真实出生日期的原始依据材料,比如原始出生医学证明、出生住院期间病历档案等医学文书或户口本等。

  但施女士是在家里出生的,那个时候也没出生证明。而她和丈夫的结婚证,当年还是手写的,施女士的年龄是1963年出生的,但名字写错了,所以这个结婚证也没有用。

  施女士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是1982年出生的,如果施女士是1973年出生的,不可能9岁就生了孩子,这也需要证明。

  可施女士大女儿的出生证明也没有了。怎么办?张庆丰找到施女士大女儿同村的同龄人了解,确定好大女儿的出生时间,同时给施女士和大女儿做亲子鉴定书,“这份鉴定书可以为她更正年龄提供法律凭证。”

  张庆丰再找到施女士娘家,找到和她同龄的人了解。施女士还有一个哥哥和妹妹,如果施女士出生于1963年,她哥哥比她大5岁,妹妹比她小3岁。

  张庆丰又找到施女士丈夫家的人了解情况……把这些证据都搜集好后,张庆丰交到行政审批科,施女士的年龄最终改了回来。

  施女士凭着新身份,申请领养老金,事不大,但对她来说是件大事,按照有关规定,她这个年纪可以每个月有2000多元养老金,如果拖过几天,她又得多等一年……

  生活中的“小张”,是隐藏在警界的好厨师,他喜欢做菜,这是他的唯一爱好。

  万能老傅

  傅进华,是金华市金东公安分局孝顺派出所辅警,在所里,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万能老傅”,因为他什么都会,会去厨房帮忙,会种菜,会修车……

  2019年12月23日晚上7点多,傅进华正在家中吃饭,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巨响,他赶紧起身出门,附近的池塘里,一辆越野车不知怎么掉进了池塘。

  池塘水深4米多,车上的人凶多吉少。傅进华迅速跑到门口自家车子旁,从后备厢取了一把铁锤冲到池塘边。

  此时,越野车只有尾部露出水面,且边下沉边往池塘中间漂。傅进华毫不犹豫地跳入冰冷刺骨的水中,游到越野车旁,抡起铁锤用力将车后窗砸开,接连救出两人,把他们带到岸边。

  傅进华转身从车里拉出第三名乘客,乘客是个女的,吓坏了,紧紧抱住傅进华不放,两人很快往水里沉。

  “你快松手”,傅进华双脚用力蹬水,单手拼命划水,最终把她救上岸。

  此时,又有两人爬到后窗边求救,精疲力竭的傅进华急中生智,抓住邻居递过来的一根长竹竿伸过去,将两个乘客救上岸。

  越野车驾驶员叶某是杭州人,因对路况不熟,又天黑雨大,一不小心开着车子冲进了池塘。

  落水后,叶某他们拼命推车门、摇车窗,都无济于事,人都绝望了,这时,傅进华出现了……全身湿透的傅进华回到家中后,累瘫在地上。

  老傅还是个孝子,82岁的老母亲中风行动不方便,他每天睡前给妈妈擦身体,提醒吃药,睡后为老人按摩疏通经络, “谁都有父母,谁都有老的那一天,我自己也有儿子,我也有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我现在要做出榜样来,好好孝敬老人,等我老了儿子也会和我一样,照顾我们。

  “黑户”终结者老沈

  获得年度最具影响力的“最美浙警”中,年纪最大的是沈云如,55岁,是长兴县公安局虹星桥派出所民警。

  老沈是“黑户”终结者。“黑户”指的是无户口人员,现在是大数据时代,没有身份,寸步难行,入学、就业、结婚、生育、社交、银行卡、出行……都需要身份。

  帮“黑户”正名,不是件简单的事。因为找到老沈的当事人年纪都挺大了,他们的记忆是模糊的,可以说明自己身世的信息也是模糊的,老沈既要从大海里捞起遗失的记忆,又得像拼图大师,把那些碎片记忆拼凑起来,还原一个人的真实身份。

  71岁的张奶奶,30多年前来到长兴,和当地人结婚生了女儿。2019年4月,女儿找到老沈,“我妈妈一直没户口”,在辖区,老沈因为帮人办户口,已经远近闻名。

  张奶奶记忆倒还清晰,她记得自己老家是贵州六盘水的一个村,家里有兄弟姐妹7个,她是老大。

  老沈联系上当地派出所,把张奶奶送上回家的火车。

  她因为没身份证不能买车票,他联系了铁路公安派出所的民警,叮嘱对方找个对接人,“千万要帮我把她送到目的地呀,”还关照张奶奶的兄弟去贵阳火车站接。

  3个月后的一天,张奶奶女儿来电:“我妈妈在那边待了3个月了,还没办好!”

  电话里,张奶奶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老沈跟所里领导汇报,提出要过去一趟,帮老人办好身份证再回来。

  张奶奶去的时候是夏天,老沈去的时候已是深秋了。要把张奶奶的户口落到长兴,需要先办老人身份证、落好户,再办结婚证,然后办婚迁、接收、迁入等一系列手续。

  老沈带上了张奶奶丈夫,他想一步到位把张奶奶的事办好。

  到贵阳的第一天中午,因为张奶奶老家在山区,要坐绿皮火车再转车,老沈打了车赶到镇上,先把张奶奶身份证办好。

  接下来,要办结婚证,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到婚姻登记处,可工作人员有事请假了,要三天以后才能上班。

  这时,回城里的车也没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找来找去找到当地一家卖棺材的店铺,店铺上面有间临时客房,老沈打算将就一晚。

  他放下行李也不闲着,四处打听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住哪里,有人给了个她娘家的地址,老沈打了辆摩的,找上门去,人家一看,从浙江这么老大远赶来,就为了给人办张结婚证啊,特别感动,赶紧给女儿打电话,女儿在电话里说让老沈第二天早上9点上班过去。

  第二天早上8点多,老沈带着张奶奶和她丈夫就赶到了,一番操作后,张奶奶终于领到了结婚证。

  到迁户口环节,长兴这边开出一张接收证明,但张奶奶家实在太远了,快递都没通,快件和“慢件”时间都一样。

  “城里通快递”,老沈火速往城里赶,从乡里到城里要3个小时的车程。他下午3点赶到,找到一家宾馆,把地址给长兴发过去,他一路“跟踪”快递信息,几点到哪了,他掐着时间,“明天就可以办好了”。

  到了次日中午,他看到快递已经到了安顺,盘算着到宾馆也就差不多一个来小时的车程,可等到晚上7点多,快件还没到。

  “等不了了,万一明天不到,又要多等一天”,老沈马上打车,往快递点赶,晚上9点多,冲到了快递点,拿到了快递——张奶奶丈夫家所在街道出具的同意迁入证明。

  拿到证明,老沈又赶回城里,已经是凌晨了。

  第二天早上6点不到,老沈又从城里往乡下赶,赶了3个多小时的路,到镇上,把张奶奶的户口迁出……

  老沈马不停蹄的4天,帮张奶奶把户口办好了。

  这些年,老沈解决的“黑户”多是来自云贵川偏远地区,很多花费都是他自己垫的。他觉得这没什么,“当自己做好事”,他说,“他们的确也很困难,因为没身份,社保、医保等国家福利都享受不到”。

  技术男小施

  当选的名单中,嘉兴港区公安分局辅警施群峰,是公安部“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专家组”成员,在全国205名专家中,他是唯一的一名辅警。

  施群峰(右二)

  2020年10月,公安部开展第二次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专项会战,施群峰是代表浙江“出战”的两位代表之一。另一位是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指纹室主任姚越武,他是复核组成员,是考官。

  这次会战,施群峰的战绩是破了一起12年前的命案积案。

  2008年12月4日凌晨,丽水市庆元县居民吴某在家中被害。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有反侦查意识,对案发现场进行了破坏,留下的有效线索很少。

  那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施群峰每天的日常就是早上8:30到晚上9:00,坐在电脑前看各种指纹。

  指纹,在刑警眼里,是“证据之王”之一。

  如今,浙江警方已初步建成一个宏大的现场勘查信息体系, 就像克服人类棋手的人工智能阿尔法狗。后者的“脑筋”里存下了上万亿份棋谱,任凭你出什么招,它都能立刻开动“记忆”想出应对之策。

  但所有的系统都只是辅助工具,最后还是要靠人的一双肉眼以及敏锐的判断力。

  这需要人十分的细心,在一丝一毫的差异里,在甚至是一微米的曲度、角度里寻找可疑点、相似点……

  经过两个多月的反复甄别,施群峰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叶某。经专家组复核后,叶某被抓。

  从事指纹比对的刑事技术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共同点就是细心、静心。

  施群峰就是很细心的人,这或许和他以前学会计专业有关,17年前,他进公安队伍后,开始接触指纹比对,对公安业务一点也不懂的他一下喜欢上了这份工作,“这需要静得下心来,这个工作很适合我”。这些年,他通过刑事技术直接认定犯罪嫌疑人300余人,协助破获案件500余起。

  和很多刑事技术员一样,施群峰讲话做事都很低调,连领导也说他“真老实”。

  17年过去,大家嘴里的技术男“小施”也人到中年,施群峰在业内名气不小,很多外省警方都慕名来找他帮助比对疑难案件。

  2020年5月,以施群峰名字命名的工作室成立,他成了带头人,还归纳整理了一套自己的方法,正准备推广。

  最美警嫂

  汪燕萍,杭州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主管护师,是建德市公安局大洋派出所的教导员唐文斌妻子。

  2020年2月9日,她作为建德市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增援武汉。

  在武汉辛苦52天后,她随第五批回浙的援鄂医疗队回来,在高速口,她和丈夫拥抱的照片,曾让很多人瞬间泪目。

  “作为警嫂,辛苦却又自豪”,汪燕萍从小对警察有情结,对警察充满了好感,觉得警察是正义的代名词。两人谈了4年恋爱后,2011年结婚。

  结婚9年,汪燕萍说,虽然他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和孩子,但他给她的感动,她一直记在心里,“工作累了的时候,就想想他对我的好,就不那么累了”。

  前年,她生二胎,出产房时,坐着轮椅出来,“他一看到我,一个大男人居然就这么哭起来了,抱着我,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这一吻,让我觉得经受的所有苦痛都是值得的,心里特别暖。”

  “两次坐月子,都是他帮我擦身、切水果、给孩子泡奶换尿布……能遇上这么有耐心又细心的警察蜀黍,是我的幸运,所以我要用余生来好好珍惜他。”

  陈健是慈溪古塘派出所所长潘孟挺妻子,去年,抗疫期间,潘孟挺24小时待在派出所,她一句怨言也没有,生活还是如常,家里还是照料得妥妥当当,让潘孟挺没有后顾之忧。

  陈健以前是护士,2004年,有了孩子后,“因为两人的工作性质,我有夜班,他的工作也很忙,时常无暇照顾孩子。本来想要坚持一下,但感觉这样不太有利于孩子成长,所以我就辞职了。”

  那时候开始,无形中形成了她主内、丈夫主外的家庭模式。作为一名警嫂,这些年,毫无怨言,悉心照料父母,用心教育孩子。

  不过为了追赶丈夫不断向前的脚步,等孩子大一点,陈健自学会计,又重新工作,并努力学习,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给孩子做好榜样,让儿子明白,幸福生活是要通过努力奋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