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假期第一天,河坊街景区车水马龙,十分热闹。

  下午5点20多分,清波派出所民警陈朝健突然听到对讲机里传来呼叫:“高银街137号门口有个女子突然晕倒,情况比较严重……”

  说来也巧,陈朝健当时就在事发地附近,他赶紧跑过去一看,一个40岁左右中年女人倒在地上,附近围了10多个人。女人脸色苍白,双眼紧闭,身边站着一个男子和两个男孩子,都不知所措。

  陈朝健上前蹲下,发现女人还有意识,能说话。她告诉陈朝健,自己突然发病,很难受,丈夫刚刚打了120,但是现在路上比较堵,急救车估计过来还要半个小时。

  “你们随身有没有带什么药?”陈朝健问。

  “我们没带。”女子丈夫十分焦急。

  “那赶紧去买啊!”

  “是处方药,医院开的,药店也没有……”

  天黑了,晚上风大,地上冰凉,女人无法站起,只能躺在地上。

  陈朝健想,最好先让女人去旁边饭店,里面开着空调,至少暖和一些。

  高银街137号是一家叫“百家鲜”的餐馆,老板也在店里。

  “老板,有个游客晕倒在外面,救护车还有一阵子才能到,现在外面太冷了,能不能让她进店等救护车?” 陈朝健问。

  老板丝毫没犹豫,“快进来吧,没问题!”

  几个人搭手,把女人抬进饭店。老板专门腾出一张长椅,让女子躺下。陈朝健还想问老板讨杯热水给女人喝,没想到早就准备好了。老板不仅让服务员倒了热水,还细心地拿了一根吸管,让女人喝。女人喝了些水,身上还是难受,双脚不停地动,发出“砰砰砰”的响声,陈朝健连忙向旁边一桌客人解释情况、赔不是,老板赶紧把这桌客人移到旁边一桌。

  陈朝健这时才注意到,这个时段正是饭店生意最好的时候,好几个本来想进店就餐的客人,在门口一看到有人躺在餐厅里,就纷纷后退离开了。

  陈朝健觉得很不好意思,向店老板道歉,“不好意思,影响你生意了,之前我考虑得不够全面。”

  “别这么说,跟做生意比起来,做人更重要,病人的安全最重要。”老板豪气地说,一边挥了挥手。

  女人老公听了,十分感动,向老板连声道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病人情况仍未好转,陈朝健再次拨打120,得知救护车还在路上,还需要一段时间。

  为不耽误病情,陈朝健当机立断,向值班所领导请示后,把病人抬到警车上,开着警车,直奔最近的市三医院。

  陈朝健帮家属办好就医手续,医生马上展开救治,病人情况逐渐好转。

  陈朝健见情况稳定,准备离开医院,回到岗位上继续上班。病人和家属连忙道谢,询问他的姓名,表示要送锦旗和表扬信。

  陈朝健摆了摆手,“我只是做了一个民警应该做的事情,这几天杭州比较冷,我们一定要注意身体健康。”

  女人老公激动地再次握住陈朝健的手。

  “百家鲜”老板汪伟彪,今年65岁,是个地道老杭州,说一口标准的杭州话,梳着背头,很有派头和风度。

  听我问那天的事儿,汪老板说:“其实不瞒你说,我20世纪80年代就入了党,这种救人的事情作为我一个党员,真的是应该的啦。”

  汪老板小时候住在城站旁边郭东园巷,读完高中去一家工厂上班,后来当上车间主任。24岁那年,他去一家乡镇企业做工业原料销售,差不多做了10年,后来起起伏伏,生意越来越窘迫,只得另谋出路。

  20世纪90年代的他正为自己的未来发愁,两个做厨师多年的伯伯说,“侄儿,要不你做餐饮吧,我们帮你。”

  老汪说自己一直看好餐饮行业,不管哪个年代,大家都会舍得在吃上花钱。于是心一横,东拼西凑加上自己的积蓄,花30多万在龙翔桥开了一家300来平方米的餐馆,主打杭帮菜。

  “那时候杭州餐厅不多的,我们生意还不错,又在市中心,都是回头客。”汪老板说。

  在两个经验丰富的厨师伯伯的帮衬下,“百家鲜”生意越来越好。

  后来龙翔桥房子拆迁,汪老板被招商引资,来到高银街。

  汪老板说,20年前高银街上的餐厅,不像现在这样多如牛毛。那时候每逢过年过节,顾客都要排队才能进店吃饭,他店里的招牌菜“脆皮大肠”“油淋鸡”,都是当天的抢手货。

  后来附近餐厅一家一家开起来,汪老板说,现在虽然不像七八年前那样门庭若市,但生意还是不错的,来店消费的大多还是回头客,老杭州人特别多。

  随着年纪一年比一年大,白头发一年比一年多,汪老板也想着差不多该退休了,是时候把餐馆交给儿子上手打理。

  但是做餐饮的苦,只有做过的人才能知道——每天早上九点开门,一直到晚上11点关门,没有节假日,没有双休日,一年365天,给自己放不了几天假,整个人的全部精力心思,全都要扑在店里,算账、记账、进货、盘算各个环节……高银街一带餐馆林立,竞争又极为激烈……

  不过汪老板说,儿子这么多年一直在店里打杂,也一直想要从他手里接班。但是他会把丑话先给儿子说透——班,肯定会让你接的,但是开店守店的苦和累,你也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记者 朱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