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冬天,杭州萧山警方突然接到一起报警。家住瓜沥的毛大伯突然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原因不明,报警的是毛大伯的儿子。

  萧山交警大队瓜沥执勤中队民警丁科伟接到警情后,马上联系报警人了解事故原因。毛大伯的儿子说父亲毛大伯当天早上4点多就起床,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念佛,后来在寺庙里跟一起念佛的人说自己在半路上被电动车撞了,有点不舒服,随后同伴就通知了他,并把父亲送到了医院,当时毛大伯身上没有明显外伤。

  然而送到医院没几个小时,毛大伯就抢救无效去世了。

  突然死亡,原因成谜

  现有的线索只有毛大伯自己说被电动车撞了,老人早上出门,到了中午就突然死亡,而且身上没有明显伤口,真的是电动车撞的吗?

  为了寻找更多的线索,找到死亡原因,也为了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丁科伟踏上寻找真相之路。

  他赶到毛大伯家中查看事发时所驾驶的自行车,看到自行车后轮变形后,丁科伟根据多年交通事故处理的经验判断,不是电动车碰撞形成,而是三轮车或者货车等车厢部位造成。在死者家属的陪同下,找到事故发生地萧山区三益线瓜沥镇国庆村地方,经现场勘查,现场没有找到有效痕迹。由于案发时间为凌晨5时许,事故现场非常偏僻,附近只有厂房,没有公安及社会监控,没有目击证人,天很黑,路段人流、车流量都比较少,没有一点有效线索。丁科伟也把情况告知了毛大伯的家属。

  知道这一情况后,毛大伯的家属也知道侦破希望渺茫,不报任何希望,反而主动跟民警说,如果侦破不了,他们家属也没有怨言,并要求警方撤案,是他们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老人,只想安心办理死者身后事宜。

  丁科伟从警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家属,对老人的死亡没有怨言这一句话,让丁科伟总感觉心里不是滋味,想想自己当初选择交警这一职业的初心和使命,肇事者逍遥法外,自己却不能给死者一个交代,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虽然家属这么说,但丁科伟还是决定继续追查下去,他连夜调取和分析沿路监控视频资料,走访附近居民,寻找蛛丝马迹。

  整整调了三天监控,丁科伟盯死了屏幕,不放过任何一辆可疑的车子,看不清的就一遍遍回看。直到半夜,看着屏幕上的一辆白色货车,红着眼睛的他一拍大腿:“找到了!”

  丁科伟找到肇事者,他承认了自己的肇事行为,得知老人去世,他懊悔不已,并向老人家属忏悔。

  原来,当天凌晨他开车不小心追尾了老人,但老人当时说自己没事,就离开了。等货车驾驶员返回家中,越想心里越不安,毕竟被撞的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他报了警要求警方备案,事后曾返回现场找老人未果。他不知道的是,老人随后感到身体不适,当天中午去世了。

  虽然家庭并不宽裕,肇事者仍积极借款筹集赔偿金,还主动到老人坟前祭拜。受害人家属并未为难肇事者,在知道了丁科伟付出的努力后,专程为丁科伟送上一面锦旗表示感谢。

  秉公执法,将心比心

  丁科伟,36岁,从警9年,自2015年成为事故民警以来,先后荣获个人三等功1次,优秀公务员2次,被分局评为2019年度闪光民警等荣誉。

  萧山瓜沥片区是空港新城、经济强镇、交通重镇,含3镇1街道、130个村(社区)。因为位置特殊性,片区内新城与农村交错、厂房与市场密布、高速国省道与农村道路交织、本地车辆与“两外”车辆混行,道路拥堵,秩序混乱。近年来瓜沥多次被列入重点乡镇挂牌整治,是全市道路交通安全形势最复杂的地区。

  作为瓜沥交警中队的民警,丁科伟把瓜沥的交通安全作为己任。他处理了大大小小万余起交通事故,其中简易程序处理的交通事故,没有一起因当事人的投诉复核而被杭州交警支队撤销责任认定。

  今年开展百日交通安全攻坚战以来,杭州交警支队成立专班组织“百警进乡村”活动,走进瓜沥100多个村,社区大礼堂开展交通安全知识讲座,丁科伟先期前往各个村落、社区进行辅助工作,从联络村干部、治保主任,到确保每一位村民都能听到讲课、学习安全知识,丁科伟都一一做好安排。

  特别是村里60周岁以上骑电动车的老人,这个群体往往交通意识薄弱,事故高发,丁科伟叮嘱对村民的宣教工作一定要抓好这个群体。

  同时他还在路面开展纠违工作,并负责坎山辖区,成虎路、坎红线、八柯线等三条主干道周边的安全隐患排查。路口有没有设置减速坎、警示柱、让行标志?这个路口有没有做到设施齐全?

  他一个路口一个路口排查跟踪,并将杭州交警支队提出的海淞系列工作法运用于农村道路上,对农村道路大型信号灯路口进行优化,使得交通事故发生率明显下降。

  同时,每起交通事故之后,丁科伟还在中队召集事故双方当事人,宣教听课,预防以后类似的事故再次发生。

  丁科伟每天不是在处理事故的现场,就是在办公室接待当事人,作为处理纠纷的“老娘舅”,始终保持着热情努力做着解释、说服工作,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对交警工作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