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4日早上9点,俞骏和同事一起,来到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

  他是余杭公安分局临平派出所的刑侦民警,这次到医院,是因为刚抓获了一个盗窃嫌疑人,按照规定,嫌疑人送押之前要进行体检,抽血、B超、心电图检查、核酸检测……一套做下来,差不多要1个多小时。

  没想到在医院里,他遇到了把“一切都好”挂在嘴边的母亲,母亲穿着病号服。

  在医院偶遇穿病号服的母亲

  那天,医院里人来人往,俞骏和同事一左一右,带着嫌疑人从一个科室跑到另一个科室。

  在心电图室门口等待时,俞骏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头发花白,穿着一件深色棉夹克,正探着头朝检查室里看。

  俞骏即将在心电图室偶遇同样排队等检查的父母

  “那不是我爸吗?”俞骏说,自己当时还没想太多,只是单纯地好奇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家人。

  他叮嘱同事看好嫌疑人后,走上前跟爸爸打招呼:“你怎么在这儿?大清早干吗呢?”

  俞爸爸显然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见儿子,愣了两秒才回答:“我陪你妈妈来检查呢。”

  俞骏侧过头,这才看到旁边椅子上的妈妈,穿着一身病号服斜靠在椅背上,脸色憔悴,正眯着眼休息,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妈怎么了?”这段时间,俞骏一直忙着办案、抓捕、提审,几乎天天都在加班,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去看过爸妈了,偶尔发微信问候,妈妈也总说“一切都好”,可眼下看来,爸妈显然有事瞒着他。

  俞妈妈听到儿子的声音,睁开了眼睛,却没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你怎么来医院了?哪里不舒服吗?”

  俞骏说自己当时心里很难过。

  听说儿子是来工作的,俞妈妈轻轻摆了摆手,赶他走:“这样啊,那你管自己忙吧,我没什么事……”

  俞骏追问之下,爸爸才告诉他,是因为宁波老家的外婆在抢救,亲戚打来好几个电话,妈妈急得一夜没睡,早上起来血压飙到200多,医生说要住院检查。

  “我妈妈今年68岁了,平时就因为高血压一直在吃药的,心脏也不大好……”他看得出来,妈妈当时的状态不大好,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但这一切,谁都没有和他说过,如果不是在医院偶遇,他根本不知道外婆在抢救,母亲住院了。

  同事也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让俞骏先留下看看,自己带着嫌疑人回车上等着。

  警车停在急诊大厅门口,但没过几分钟,俞骏就步履匆匆地出来了。妈妈进了检查室,爸爸一直催着他回去工作,毕竟还有任务在身,他只能叮嘱爸爸,等检查结果出来了,务必告知一声。

  同事说,回派出所的路上,俞骏一直沉默。

  父母说不想拖孩子后腿

  昨天下午,俞妈妈刚刚从医院回到家,头还有些发晕。

  “这个病真的是太可怕了,我昨天还躺在床上,头很重,很难过,稍微动一动血压就上来了。”俞妈妈说,在医院碰到儿子那天,已经是住院第二天了,情况还不算很严重,要不是在医院碰到,他们原本也不打算告诉儿子的。

  11月11日晚上,她血压又飙升到200多,整个人抖得控制不住,情况比上一次更严重。

  “平时一些小事情,小毛病,肯定不会去跟他讲的,讲了他要分心,工作的时候不能三心二意,出事了就是大事情。”但特别不舒服的时候,俞妈妈总还是会想着,儿子在旁边就好了,“年纪大了就是这样的……”

  “那天我是真的很想儿子能过来帮一下,看一下。”那天正好轮到俞骏值班,俞妈妈想给他打电话,但被老伴拦住了。老伴说,值班任务重,就怕万一有点什么事,还是不要影响儿子工作了,自己叫个车去医院吧。

  “我那时候甚至还在想,要么干脆打个110,如果正好是他出警过来,也不耽误工作。”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最后二老还是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俞妈妈说,那个司机小伙真当好,为了让她少走点路,一直把她送到急诊大楼的门口。

  俞妈妈说,自己和俞爸爸退休前都是司法警察,年轻时候也是一样过来的,理解警察这份职业的不易,知道儿子肩头的责任很重,自己不能拖孩子后腿。

  父母和儿子不约而同报喜不报忧

  俞骏今年43岁,是家中独子,按理说儿子应该是父母的依靠,可他这个年纪,要负担的实在太多——15岁的女儿上初中,学习得抓紧;2岁半的儿子还没上幼儿园,也需要大人时时照看;妻子为了照顾孩子全职在家,家庭开支自然全落在了他的肩上……还有警察的工作,加班、出差都是常事,忙起来连睡个整觉的时间都没有。

  其实俞骏和爸妈住得并不远,两个小区只有两三公里路,周末有空的时候,俞骏会去爸妈家吃个晚饭,陪爸爸喝点小酒,陪妈妈聊会天。平时则隔几天通个电话。

  两代人在一起,聊得最多的还是孩子,大女儿在学校怎么样啦,小儿子最近胃口好不好啦。再就是互相问问身体状况,这一点上,双方回答都差不多:“蛮好蛮好,放心。”

  俞骏很少跟爸妈提起自己的工作,只有需要长时间出差的时候,才会提前打一声招呼。

  “一般加班我都不说的,省得他们担心。”报喜不报忧是俞骏的习惯,但他没想到父母也是这样的,“他们跟我只会说好的事情,自己有点什么事从来不说。”

  这次妈妈住院,俞骏在单位连轴转忙了两天,直到6日上午,结束了通宵值班,他才有空带着老婆孩子奔去医院。

  看着病床上的妈妈,俞骏说,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也做不了什么,就是给她买点吃的,倒点水,安慰几句……”

  虽然心里难受,但俞骏还得尽量表现得“轻松”,他知道妈妈长期身体不好,心里容易有疙瘩,所以总是笑嘻嘻地鼓励她:“没事的,日子还长着呢,以后还要喝你孙子的喜酒呢!”

  俞妈妈也表现得很豁达:“你爸爸在,我没事的,你管好自己就行。”

  其实就在前两天,俞妈妈又因为血压升高进了一次医院,俞骏还是事后才知道的。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两字

  虽然很少问起儿子工作方面的事,但并不代表俞妈妈不了解。她也知道,儿子经常要加班,常常睡眠不足。

  “他血压也高的,血糖也不好,有时候加班到晚上肚子饿,吃了东西就睡觉,生活没规律,身体就差起来。”俞妈妈说,今年上半年,儿子还因为肝功能不太好,住院20多天,他也是个倔脾气,硬是不把病房号告诉爸妈,不肯让他们去医院探望。

  说不心疼是假的,可再多的担心,也只能藏在肚子里。俞妈妈知道,他们能为儿子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帮他带带孩子,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俞骏觉得很愧疚,也想多照顾爸妈一些,可如今反倒需要年近七旬的爸妈帮他带孩子,分担压力。

  小时候经常说,长大了要给爸爸妈妈买最好的东西,可是现在长大了,却连照顾生病的母亲都需要抽空,人到中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下周,俞骏又要出差了,心提在半空中,一边是要办的案子,一边是妈妈的身体,他说打算让老婆搬回父母家住一段时间,上有老下有小,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要辛苦老婆了。

  记者 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