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电修理员沈超从油烟机管道里救下来的4只小猫,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是流浪猫里最常见的小狸猫,带回家的时候还不会走,连眼睛都是半睁的。“其实本来并没有计划加入‘养猫大军’,但那窝小猫看起来实在太可怜了。而且我记得那年冬天天气很冷……”沈超说,故事的开始总是有很多的机缘巧合。

沈超和他的猫  摄影 | 楼金靖沈超和他的猫  摄影 | 楼金靖

  沈超出生的时候,世界刚步入20世纪90年代。虽然是杭州本地人,但眼下沈超还是选择了独居,房贷才还了十分之一。他在网络上看到过“空巢青年”的定义:在大城市打拼,背负着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缺乏情感寄托。他认为自己是一名标准的“空巢青年”。

  近年来,养猫成为很多像沈超一样的“空巢青年”排解孤独的方式。近两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宠物猫市场规模每年同比增长都在15%以上,养猫人数的同比增长也在10%以上,而养猫主力军正好是“空巢青年”指向的主要人群:90后。

  “养着养着,就越养越多了”

  2016年3月,北部地区冷空气强势来袭,浙江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请市民们多添衣物,加强防寒保暖工作……”沈超扭头看了一眼客户家中正在当成背景音播放的新闻节目,搓了搓快要冻僵的双手,埋头继续手上维修油烟机的工作。

  这时,油烟机里传出的一阵阵细碎的叫声,引起了沈超的注意。征得客户同意后,沈超拆开了排风管,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油烟机管道,摸到了里面毛茸茸的一只、两只、三只……足足四只手掌大小的小奶猫。

  从此,沈超就成了令不少人羡慕不已的“有猫一族”。几个月之后,还是在出外勤的时候,沈超又捡回了一只蓝猫。

  沈超是个比较“闷”的人,用现在流行的话来形容,是“二次元宅”,喜欢看漫画,追番剧(即日本连载动画电视剧),话不多,比较慢热,还有些许“社恐”。

  “为了照顾它们,都没时间追剧了。”沈超无奈地笑了笑。猫咪的到来,给沈超日常生活增加了新的“可能性”。

  以前,沈超的休息日一般会和电子设备相伴度过,也不出门,经常一躺就是一整天。

  虽然有了猫之后,沈超还是很少出门。但为了更好地照顾“主子”们,沈超加入了同好的圈子“偷师”养猫的小技巧,打扫卫生的频率也提高了不少。

  渐渐地,沈超对于养猫的热情变得一发不可收。除了收养流浪猫,沈超偶尔也会买猫,而且运气都挺好。两年前,沈超花了500元,买了两只样子长得很好看的非纯种渐层猫,很多人以为是纯正的渐层猫。

沈超养的银渐层  摄影 | 楼金靖沈超养的银渐层  摄影 | 楼金靖

  沈超还说,他曾经以3000元的价格买到了一只雄性三花猫。内行都知道,三花猫基本为雌性,雄性三花猫在繁育遗传中出现的概率仅为三万分之一。“如果按照正常售价出售,大概要10万元人民币吧。”提起这只猫,沈超觉得自己很幸运。

  “养着养着,就越养越多了。”现在,沈超家里的猫咪数量超过10只,每一只猫的性格、脾气他都了如指掌,如何给每一只猫最合适的照顾是他眼下最关心的事。

沈超养在猫咖的猫咪  摄影 | 楼金靖沈超养在猫咖的猫咪  摄影 | 楼金靖

  随着猫咪数量的飙升,沈超花在养猫上的费用也成倍增长,有几个月他过得捉襟见肘。“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月薪是浮动的嘛,刚开始养猫的时候,要给它们做驱虫、打针的工作,开销就比较大,工资不太够用了。”沈超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稳定下来之后就省得多了,再加上我现在自己开了‘猫咖’,算是让猫给自己赚了一些口粮。”

  一年半前,在朋友的建议下,沈超在小区边租了一个不大的门店,做起了“猫咖”的生意。自此以后,每天下班,沈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到“猫咖”喂粮、铲屎,检查每一只猫咪的健康状况,天天如此。

  不过,由于营业时间和地点的限制,“猫咖”的生意始终不温不火。“要说不发愁肯定是假的。”沈超说,“我有想过辞掉工作专心把生意做起来,但无奈工资是咖啡厅运营资金的主要来源。”

  为了把“猫咖”生意做起来,沈超打算在今年着手做一些规划,“我会画一些漫画、插画,打算之后画一画猫的日常发在网上,也算给自己引流;咖啡馆的布局也需要改造一下,让路人在外边就能看到猫咪……”

  从没有养猫的计划,到把猫咪列入未来生活的规划中,对于沈超来说,不过也只有四年的时间。

  “别看猫咪平时高冷,它其实在用自己的方式在爱你”

  养猫是周行从小的愿望。自从参加工作拥有了独居的“自由”以后,周行就一直在寻找养猫的机会。

  一年半以前,了解周行的朋友送给他一只3个月大的布偶猫,周行高兴坏了,忙前忙后地置办了很多东西。“刚开始养开销会比较大,猫砂盆、猫食盆、指甲刀、营养膏、猫爬架、逗猫棒,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加起来起码也要一两千块。”周行说,“稳定下来会好一些,月均500块左右,主要花在猫砂和猫粮上。”

  但是没过几周,周行的猫就病倒了,“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第二天突然就难以站立,还吃不进东西。”周行急坏了,连忙把猫送去了宠物医院,“当时为了治病花了很多钱,每天光住院费就要500块,住了一个多星期,还是没能救过来。”

  说起这件事,他至今还是很难过,“我养了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周行说,本来以为一直以来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屋子里重新变得安静下来,周行很不适应,不久以后他还是给自己买了一只布偶猫。“我好像习惯了下班回家有它蹲在门口迎接我的日子,突然没有了,心里空落落的。”

  周行说,一开始会把现在养的这只猫当成之前那只的替代,慢慢地,他发现每一只猫都有自己的性格,怎么可能是替代品那么简单。

  “现在养的这只啊,很自我,而且脾气还挺大的。”周行说,“有一次家里有人来修空调开过窗户,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我的猫了。我还以为它从窗户跳下去摔死了,吓出了一身冷汗。很久之后才发现,原来它把沙发抓了一个洞,钻进去睡觉了。”

  “虽然它平时不太爱搭理我,但晚上我需要加班的时候,它都会窝在电脑旁,边睡边陪我。”周行把猫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从猫的身上收获了很多慰藉和成长,“猫和人很像,别看它总是一副高冷的样子,但你需要的时候,它总会出现。它其实在用自己的方式在爱你。”

  由于工作原因,目前周行把猫咪送回了老家父母的身边。“每天爸妈都会在群里发很多猫咪的视频和照片。”周行说,“我一开始还担心他们会不喜欢,没想到相处得还挺好的。”因为猫,周行和父母之间有了更多的交流。

  记者观察

  猫不再仅仅是宠物那么简单

  沈超和周行都很享受有猫的日子,“一开始是为了陪伴,但时间久了,情感联系似乎也从单向变成了双向的。”他们自己也说不清猫咪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总之不再是宠物那么简单。这一点,大部分宠物主人应该感同身受。根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的数据显示,59.1%的宠物主把宠物视作自己的孩子,27.8%的人把它们当作是自己的亲人。

  宠物和主人之间越来越人性化的关系,与养宠人群的年轻化趋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在一线城市中,养宠人群逐渐由80后转变为90后、95后。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离开家乡,前往大城市独自打拼,对于孤独感他们有着更为深刻的体验。

  而与之相匹配的是,在年轻人中间,英短、布偶和金吉拉猫等性格更加亲近人的品种猫的受欢迎程度,目前已经超过了长期占据“顶流”的中华田园猫。记者在走访过程中,从杭州某宠物店获知,在杭州的宠物猫圈子中,最受欢迎的种类是蓝白猫和蓝猫两类,它们都从属于英短这一大类。

蓝白猫蓝白猫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英短在内的品种猫,市场价格并不便宜。在杭州,蓝白猫的价格基本在3000元左右,而布偶猫的价格更高,血统纯正、品相较好的,价格甚至会高至万元。而且,淘宝最新的销售数据显示,近年来,宠物消费呈现出越来越精细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宠物主愿意在健康、训练甚至美容上为宠物投入更多的金钱和精力。

  “就像是父母养孩子,我们也愿意花钱给自己的猫更好的生活。”沈超和周行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