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离婚,人们脑海中总是那些影视作品和新闻报道中,夫妻相互推卸责任、相互指责的画面。但本案的被告人黄某却不同。当婚姻走向尽头,他不仅“一力”承担起所有债务,还把孩子和房子都留给了前妻。他以为前妻会对自己感念在心,却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在曾经的“家”中偶遇前妻的现男友…

  近日,萧山区检察院办理了一起寻衅滋事案,检察官在依法处理案件的同时,还一并了结了黄某家中难断的“家务事”。

  当前夫遇上现男友

  理论不成划车泄愤

  黄某和妻子李某结婚多年,有个可爱的儿子,生活本应简单而幸福,但却因为黄某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打破了原有的平静。老话说得好:“十赌九输”,渐渐地,上门向黄某及家人索要赌债的人越来越多,妻子李某不堪其扰,向黄某提出了离婚。黄某虽然伤心,但是想到自己还有几十万的赌债没有偿还,这样下去只能拖累妻子和尚在读书的孩子,于是表示了同意。黄某和妻子在离婚协议中达成一致:孩子由妻子抚养;住房记在孩子名下,留给妻子和孩子一起居住;而所有的外债则由黄某一人承担。

  离婚后,黄某带着一身债务离开了家。八年的时间过去了,黄某回家看望孩子时,发现孩子和前妻的生活越来越好,自己却越来越潦倒,心里难免不舒服,但想到这也是自己“付出”的结果,黄某又有些欣慰。而这种复杂的情绪,在见到前妻现男友的那一刻崩塌了。

  一天,黄某听同村人说起前妻交了男朋友,家门外还经常停着一辆陌生的车,黄某打电话问前妻情况,在得到肯定回答后,黄某瞬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有我当初的成全,怎么可能有你这么舒服的日子!”放下电话,黄某立即前往前妻家中理论,称当年的欠债中并非都是赌债还有一部分是共同债务,理应由前妻一并承担,房子也是其和前妻一起购买的,要求前妻赔偿经济损失,但对方并未予以理会,还将黄某赶出了家门。

被害人的车辆被黄某泼油漆被害人的车辆被黄某泼油漆

  此后一年内,黄某隔三差五前往前妻家要说法,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还数次采用喷油漆、割油管、划车等方式对前妻男友吕某的车辆进行毁坏。一天,黄某再次上门理论时,暴力将卷闸门拉开后进入室内,以拳打脚踢的方式对房内的吕某实施了殴打,造成吕某面部、左上臂、背部等多处挫伤,经鉴定已构成轻微伤。

被害人车辆油箱管被割断被害人车辆油箱管被割断

  2020年3月,公安机关以黄某涉嫌寻衅滋事罪依法将该案移送萧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以情感打动

  前夫低头认错

  “检察官,这个事情会不会对我儿子造成影响?”

  提审过程中,黄某辩解离婚时自己和前妻李某未协商过财产分配,且不断强调着自己对家庭的付出。而当检察官话锋一转,谈及黄某犯罪对家人尤其是儿子的影响时,原本振振有词的黄某沉默良久,问出了上面的问题。

  “家里的外债多数都是你在外赌博欠下的赌博款,理应由你承担,这也是你为什么愿意协议离婚的原因,如果当初你不染上赌博的恶习,今天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发生。”检察官指出了事情发生的根源,并对黄某的行为进行了严肃地批评教育:“你们既已离婚8年,法律上你就没有干涉前妻交友的权利,划车、打人,还触犯了法律,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行为对家人、对孩子的影响?”想到正在读大学的儿子,黄某低下了头。在检察官的引导下,黄某表示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愿意主动联系对方赔礼道歉并且赔偿对方损失。

  “检察官,他不理我怎么办?”几天后,黄某焦急地向检察官打来了电话,开口就是遇到了困难。原来,提审结束后,黄某多次主动联系吕某想要道歉和讨论赔偿事宜,但却发现吕某一肚子怨气,很难沟通,最后甚至拒接他的电话。

  考虑到黄某和吕某间存在较大心结,检察官主动拨打了被害人吕某的电话,果不其然,吕某向检察官倒起了苦水,说起了黄某多次闹事给自己的家人、生活带来的不良影响,检察官一直耐心聆听,在了解到吕某和李某在案发后仍在交往过程中时,检察官顺势劝到:“他毕竟是你女友儿子的亲爸爸,以后你们可能或多或少都会有来往,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可以尝试坐下来谈谈,你也可以看看他的态度。”

  一番劝解之下,吕某终于答应抽空与黄某见面。

  以法理说服

  两人握手言和

  “检察官,我们谈不好了。”原以为事情处理已告一段落,但没多久,检察官再一次接到了黄某打来的电话,反映二人对赔偿金额达不成一致,在赔偿标准上又一次产生了分歧。

  “光按照鉴定价格来赔肯定不够。”检察官又一次联系被害人吕某时,吕某说道。价格认证中心认定车辆的损失价值是2000多元,但事发后吕某已自行联系维修店进行维修,已花费的费用高于鉴定的价格,他认为中间的差价不应该由他承担。而黄某认为鉴定价格是最准确的,坚持按照该标准赔偿。

  “鉴定出的损失和实际的花费有差距是正常的,因为价格认证中心认定的损失是一种综合各种情况预估出来的损失,而维修产生的是实际费用,是实际的损失,更何况你还有伤害吕某的事实,人身损害难道不用赔偿?”得到检察官的“官方”解释后,原本坚持按照鉴定价格赔偿的黄某松了口,但又提出了新的顾虑。

  “我怎么知道他找的维修公司有没有猫腻?”

  “你们可以一起随机找一家两方都不认识的修理店,把车辆损坏的情况反映给他们,评估一个价格,这样两边都会心服口服…”

  接受检察官的建议,黄某和吕某一起找到第三方修理店,评估了维修价格,在达成一致后,黄某当场向吕某交付了赔偿款7000余元。

  2020年9月,吕某和前妻李某向黄某出具了谅解书,表示对黄某的行为予以谅解。

  近日,萧山区检察院依法对黄某以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经萧山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黄某任意毁损公私财物,情节严重,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但考虑到黄某有坦白、赔偿被害人损失并获得谅解等情节,依法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判处被告人黄某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结语

  “谅解达成后,被害人吕某特地打电话和我确认,他和李某的谅解书写的对不对、能不能对黄某减轻刑罚起到作用时,我感觉到两人的‘积怨’是真的化解了。”承办本案的检察官朱丹说到,实际办案过程中,因为家庭、婚恋纠纷产生的案件不少:“在办理这类案件的过程中,我们关注的不仅是案件本身,更关注背后的矛盾纠纷,借助办案的平台为双方搭建沟通的桥梁,促进矛盾真正化解,实现案结事了人和,这也是检察机关的职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