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阿尔茨海默病的俗称就是我们熟知的老年痴呆症。

  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变性病,起病隐袭,病程呈慢性进行性,主要表现为渐进性记忆障碍、认知功能障碍、人格改变及语言障碍等神经精神症状。

  据统计,2019年全球共有约50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其中我国就有1000多万,占了世界的五分之一,是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相当于全球发达国家患者数量的总和。因患病率逐年上升,且随着年龄增加而增大,预计到2050年,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将增至2800万。

  记忆化作流沙,亲人变得陌生,心智有如孩童,世界重新归零。在浙江省立同德医院老年病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不在少数,老年三科主任陈杏丽和老年四科主任张滢向我们分享了几个病例,令人唏嘘。

  “我来接我女儿回家”

  两年前,家人发现78岁的赵大伯记性变差了,做事丢三落四,自己放的东西转身忘记,还怀疑别人偷走了。

  最近一年,赵大伯经常开始往外跑,家里人一不留神他就自己跑出去,却不知道回家的路。有一次,赵大伯再次“出走”,家人找遍了附近也找不到人,都很着急,便叫来一众亲戚朋友帮忙,结果还是没找到,最后只能打电话求助警察。

  在警察的帮助下,大家在一所小学门口找到了赵大伯,只见他全身脏污不堪,一只脚踝红肿,嘴巴干得起皮。

  女儿急红了眼,忙问他:“爸爸,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赵大伯倒是不紧不慢,笑眯眯地答道:“我来接我女儿回家呀!”听到这,一家人责备的话语咽在了喉中,女儿拉着爸爸的手,沉默良久。

  那次之后,女儿带赵大伯来到省立同德医院老年病科检查,赵大伯被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病。陈杏丽主任说,由于阿尔茨海默病的认知功能障碍常常悄悄地出现、悄悄地进展,因此早期识别尤为重要,像赵大伯其实发现得已经算晚了。

  陈杏丽主任提醒,60岁以上老年人及其家属尤其要警惕,可以按照以下信号自查:

  1。 记忆力衰退,影响日常起居活动

  2。 处理熟悉的事情出现困难

  3。 语言表达出现困难

  4。 对时间、地点及任务日渐感到混淆

  5。 常把东西乱放在不适当的地方

  6。 情绪表现不稳及行为较前变得喜怒无常

  7。 性格出现转变

  8。 失去做事的主动性

  9。 判断力日渐减退

  10。 理解力或合理安排事务的能力下降

  当出现以上任何一条时,都不应忽视,建议及时到医院就诊评估。

  “我要把这些宝贝留给女儿”

  82岁的张大伯虽年逾八十,但精神矍铄。退休前,他是一名高级工程师,高学历、高收入,一直是人人羡慕的对象。退休后赋闲在家,平时和朋友钓钓鱼,身体康健。

  然而,近一年张大伯开始出现异常的行为,喜欢把纸箱、饮料瓶、破旧的鞋子、衣物等带回家,堆在房间里,甚至每天要到小区垃圾桶里翻拣垃圾。没过多久,这些破玩意几乎堆满了整个房间。

  家人要把东西清理掉,张大伯坚决不同意,他说,“这些都是宝贝,我要留下来传给女儿。”谁劝说都不听。

  家人以为张大伯生了什么怪病,便带着他到省立同德医院检查。经过老年三科主任陈杏丽主任医师仔细的询问和检查,确诊张大伯患了阿尔茨海默病,其实很早之前老人家就已经有了记忆衰退的痕迹,只是他的异常行为掩盖了他记忆力减退的症状,所以难以早期发现。

  每每提及这些例子,陈杏丽主任难免有些感慨,当疾病切断了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与世界的正常联系,唯一不能割断的是与儿女间的血缘。尽管他们大多认不出眼前的孩子,心里却一直有一个牵挂。

  80岁的她“任性”得不肯吃饭

  护理员写了封表扬信“哄”她

  阿尔茨海默病还不能被彻底治愈,但有些药物可以改善患者的认知功能,提高生活质量。因此一旦确诊,需要进行积极的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经典用药包括胆碱酯酶抑制剂和兴奋性氨基酸受体拮抗剂,目前较新的药物还有国内上市不久的“九期一”。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老年四科主任张滢认为,阿尔茨海默病除了药物治疗,一些非药物康复治疗也非常重要。在张滢所在老年四病区,有这样一位“有趣”的病人。

  80岁的董阿姨出生在老上海的知识分子家庭,退休前是一名工程师。7年前,她记忆力开始下降,自己讲过的话一会就忘了,所以会反复讲同样的话。

  去年夏天,她迷上了买保健品,不停地买,谁都劝不住。她还变得敏感多疑,怀疑有人偷她的存折,经常把存折东藏西藏,藏到自己都找不到。

  今年6月,董阿姨出现了幻听、谵妄等症状,晚上不睡觉,吵吵闹闹,家里人实在照顾不动了,便将她送到了省立同德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董阿姨被诊断为中度阿尔茨海默病,同时伴有高血压、糖尿病,住进了医院。

  董阿姨年轻时饮食比较考究,喜欢甜食和宁波菜系。患高血压和糖尿病后虽然吃上了相关药物,但仍不太注意饮食,导致血压和血糖时常波动,刚入院时测试血糖竟高达19mmol/L。入院后,医生和护士每日给她安排低糖、低盐饮食后,她的血糖、血压得到了控制,再辅以治疗痴呆的相关药物,董阿姨的意识渐渐清楚了,睡眠好了,讲话也比较有条理了。

  看到董阿姨日渐好转,张滢主任又特意叮嘱护理员多和董阿姨聊天,多聊聊她家里的事情,免得她住院一段时间后把家人给忘记了。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董阿姨突然有点不太开心,80岁的她变得像个任性的小姑娘。长期吃不到自己喜欢吃的重口味和甜食,老太太生气了,她开始挑剔饮食,早餐花样较多,她还能多吃一些,中晚餐虽然营养丰富,但她却没了胃口,经常吃几口就推开。

  张滢主任和家属无奈,只好给她备了杯面,她实在不要吃饭时给她泡一杯。

  有一天,张滢主任在劝她吃饭时,夸了几句她的家世,老太太绽开了笑脸,为此多吃了几口饭菜。张滢灵机一动,就让护理员在之后董阿姨吃饭时多多美言,果然,这个方法很奏效,董阿姨每次都会多吃几口。

  后来,护理员为了让董阿姨食欲更好些,索性给董阿姨写了封表扬信,极尽溢美之词:“……董无忧1935年出生于上海,自幼在上海这片土地长大。妈妈是一个聪明能干、贤惠善良的人,家里家外由她一个人承担所有家务,她总是默默无闻支持丈夫的工作。她的丈夫工作于上海的报馆,由于有一个支持他的妻子,再加上他本人兢兢业业、认认真真地工作,所以他的工作也很出色。他们俩有一个宝贝女儿名叫董无忧,从小聪明、活泼、可爱、漂亮,读书也很用功,在班级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正因为她学习很用功,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浙江大学,由于爸爸妈妈给女儿作出了好榜样,所以女儿也很优秀……”

  董阿姨看了这封表扬信,非常惊喜,问:“这是谁写的?好像很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嘛,写得真好!”就这样,护理员不用费口舌多夸奖,董阿姨开心了,吃饭也变得更有味道了。

  每次看到这些信件,董阿姨都像第一次看到,每次都很惊喜,不光笑了,胃口开了,对自己的家史也记得更牢了。

  张滢介绍,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一般会对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做一些认知康复训练,包括智力拼图、单词卡片、数字计算、与人交流等,还可以借助回忆疗法,引导老人回忆以往的生活,重新体验过去生活的片断,并给予新的诠释。

  “在和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沟通的过程中,要尊重他们,耐心解释,尽量多谈论熟悉的人或事,鼓励他们尽量自己完成饮食起居等日常活动,及时奖励和鼓励,不急于纠正错误观点,倾听、接受,并给予确认。协助老人了解自我,减轻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