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雨,赶跑了“秋老虎”,杭州的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昨天,市区最高气温仅24.8℃,比前天降了8℃。微凉的天气仿佛已经有了秋天的感觉。而接下来几天,这种感觉会愈发强烈。

  不止杭州,今整个浙江都很凉快,中午11时的气温,相比昨天同一时刻,全省大部下降了5-7℃,部分地区甚至下降了10℃左右。

  杭州市气象台说,受冷暖空气交汇影响,昨天下午到夜里出现了中到大雨,局部暴雨,雨量最大的站点是临安昌化镇孙家村106.4毫米。今天雨水减弱,下午到明天会迎来一个难得的降雨间歇,不过天况不会太好,云系较多,偶尔还会出现些小阵雨。

  这之后,雨水又会卷土重来。预计13-14日以下下停停的阵雨为主。到了15-17日,随着水汽输送增强,将会有一场明显的降雨出现,请注意防范小流域山洪、山体滑坡及城市内涝等灾害的不利影响。

  气温方面,相比前一段时间已经明显减低,最高都会在在26-30℃,最低21-24℃,总体来说,未来七天都会是比较舒适的温度。

  现在在这段时间开始,天气舞台会发生大转换,“秋”的话语权越来越重,夏热渐消,秋意渐浓,温度会回落到“2”字头居多。

  根据以往气象资料,杭州常年入秋的时间是9月29日,不过近几年都是在10月。如,2016年是10月7日入秋;2017年为10月11日;2018年10月2日;2019年10月12日。对了,去年入秋时间可是破了历史最晚纪录的,不知道今年会不会也一样晚?

  天气凉下来,如果是不下雨的日子,很适合去户外走走。不用跑多远,光是我们身边的世界文化遗产杭州大运河,就已经足够好好荡一圈了。

  前几天,我路过凤山门,看到古老的水城门边上立着一块碑,上面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运河-凤山水门。

  说老实话,作为杭州人,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跨在中河上的凤山门,原来跟大运河有关系,而且还这么密切。

  可能很多人也跟我一样,经常坐公交车路过“凤山门站”,但对这个城门遗址并不熟悉,对它的唯一认知,大概只有一句“凤山门外跑马儿”。

  往后倒退800多年,在这座城门的前面,曾是一座辉煌的宫殿。王朝早已消失,所有的宫殿也随之灰飞烟灭,但这座水城门还在,留到了今天。

  凤山门最早修建于南宋绍兴二十八年,宋高宗赵构在绍兴二年逐步在杭州稳定下来,到了绍兴二十八年,政局稳定,于是赵构在凤凰山一带筑皇城,修建了一座城门,就是凤山门的前身。

  南宋的政府机关三省六部,就在凤山门内的大马厂一带。三省六部,现在只剩下了一座“六部桥”和“大马厂巷”了。

  在清代,大马厂四十几号前的地块,是清军骑兵的营房。“厂”说的是北方人养马的棚舍。那时,“厂”内骡马成群,四蹄腾处,风啸马嘶。后来,日本人进杭州,骑兵占了马厂。马多了,范围大了,当年这一片全是日军养马遛马的地盘。

  不过,现在你看到的古凤山门遗址,是元代重新修建的。南宋灭亡以后,元朝拆毁了杭州的城门,起义军领袖张士诚组织重筑杭州城时建造了凤山水城门。

  那么,它跟大运河是什么关系?

  我找到了杭州市京杭运河(杭州段)综合保护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我,在历史上,中河是沟通钱塘江与运河的城内运河,扼守江南运河通往钱塘江的水道。

  杭州古代五水门中,凤山水城门是现在唯一尚存的一座。凤山水城门具有历史地标作用,是研究杭州城池变迁的坐标。

  杭州段运河河道线型、尺度及驳岸等元素,都随着城市变迁和航运发展而改变,只有凤山水城门下近二十米的河道保留元明时期原状,十分可贵。

  2014年,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杭州段一共有11个遗产点段,其中有6个遗产点和5段河道。

  除了凤山水城门遗址,还有建于光绪年间的富义仓。它与北京的南新仓并称为“天下粮仓”。它是杭州运河沿岸保存较完整的古代城市公共仓储建筑、杭州现存唯一的古粮仓,以及目前申报的元明清运河中仅有的仓储设施遗存,现在,富义仓的大部分仓廒保存着原有格局。

  剩下的几个世界遗产点,大家就相对熟悉了,桥西历史街区、西兴过塘行码头、拱宸桥和塘栖的广济桥。

  还有5段河道,分别是江南运河的杭州塘段、上塘河段、杭州中河、龙山河、浙东运河。

  想要去大运河几个遗产点段玩的朋友,可以在小程序上搜“云游运河”,上面有每个点的坐标,会帮你规划好游玩路线,还有一键导航功能。

  记者 余夕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