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1日傍晚,外婆带着6岁的外孙在运河东路菲力伟健身游泳馆学游泳,当时教练和外婆都不在身边,孩子跑到深水区跳进池里,从挣扎到沉没超过3分钟,先后有三个人从孩子身边游过,没有发现。救生员就坐在两三米外高凳上,也没有觉察。后来外婆回来发现后大喊,孩子才被捞起急救,并送进市儿童医院PICU(儿童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多亏发现抢救及时,孩子没有生命危险,但还需要住院观察。

  男孩在医院观察2天后转到普通病房,接受肺部感染的治疗,并于8月21日康复出院。孩子妈妈告诉记者,他们最担心孩子因窒息缺氧带来其他后遗症,也担心从此可能产生畏水等心理问题。

  “游泳馆方面也上门道歉了,至于追究责任的问题,他们让我走法律诉讼程序。”

  昨天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菲力伟健身游泳馆。营业正常,但顾客很少,游泳馆很空旷,健身区也只有一个人在训练。

  事发后游泳馆负责人曾对记者说过,关于男孩溺水事故的调查和处理情况一出来,他们会马上联系记者,并向社会报告。

  昨天记者联系这位负责人,电话始终无人接听,留言也一概未回。

  前台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他们不接受采访,也禁止记者进入场地。

  8月25日,孩子妈妈钟女士写了一封感谢信,信是写给安徽池州学院下属体育学院院长的,孩子妈妈说,孩子能救回来,他们全家都要感谢游泳馆的另一位教练——“李义涵”同学。

  尊敬的林院长:

  您好!

  很冒昧以这种方式和您交流,我想用这种方式来感谢与温暖池州学院2018级社会体育指导与管理一班的李义涵同学。

  我是一位来自杭州的妈妈,我的儿子钟××今年6岁,暑假我给儿子在杭州市江干区运河东路菲力伟健身馆学习游泳。

  2020年8月11日下午6点09分,教练员准备教具的时候,孩子处于无人看护的状态,从浅水区进入深水区,从深水区跳下后在水面上上下起伏,最后沉底。

  当时正在上课的李义涵教练听到外婆在叫喊,感觉事情不对劲,第一时间冲了过去,进行施救,及时做了控水和心肺复苏,孩子还是没有反应。

  当时情况特别紧急,李义涵教练到场地取AED,由于AED放在柜子里没有钥匙,李教练用拳头砸了几下没有反应,最后用杠铃片将玻璃砸碎,由于李教练当时正在给别的孩子上课,所以赤着脚。一地的玻璃碎片导致手背及脚底多处受伤,当时就已经鲜血不止。但是李义涵教练依然继续拿取担架将孩子固定好,直到将孩子送到救护车上。后来才得知李义涵教练手部缝了六针、脚底也进行了包扎。麻醉过后,其间的痛苦可想而知。万幸的是,我儿子在医院治疗了一周后,也在慢慢恢复中。目前,与健身房也在走诉讼程序。

  随着孩子慢慢康复,我也开始逐渐缓过神来。我是一个妈妈,我也以身作则地教育我的儿子什么叫知恩图报。李义涵教练并不是我儿子的教练,但是紧急关头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救了我儿子。8月18日晚上,我给李义涵教练发了800块钱红包,想让孩子去买点吃的补补身体。李义涵教练拒收了我的好意,告诉我这是他应该做的。

  我真的被他感动了。后来得知,李教练受伤期间一个人在宿舍躺着,开始的几天伤口太疼了根本吃不下去饭,后来就点外卖吃。同样作为孩子的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他告诉我,他不后悔救了我儿子,那是一个生命,也是他们体育人的精神。私下打听了一下,李教练的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想着暑假锻炼自己的技能的同时给爸爸妈妈减轻点负担。李教练是个好孩子,我不想让他觉得社会很冷漠,人与人之间应当是充满爱的。

  林院长,感谢池州学院,感谢体育系,感谢所有李义涵的老师们,培养了这么好的孩子。再多的谢谢都值得我说。这封感谢信,除了感谢,更多的是温暖。温暖一个孩子的心,让李义涵明白社会充满爱。

  祝林院长阖家安康,工作顺利!

  钟××全家

  2020年8月25日

  记者联系上这位李义涵同学,他是运河东路菲力伟健身馆的游泳教练(不是溺水孩子的专职教练)。

  李义涵是合肥人,1999年生,安徽池州学院大三学生,专业是社会体育指导与管理,主要学习的体育项目是武术和游泳。大一他和同学就一起报考了游泳教练的职业资格证书。

  因为疫情,大二下学期没有开学,李义涵5月份来到杭州,在菲力伟找了游泳教练这份工作,为期3个月。

  李义涵的右手现在还结着痂,伸不直,对当天救人的经历他记得很清晰。

  义涵说,那天傍晚6点多,他正在泳池教一个孩子游泳,注意力都在那个孩子身上,“后来看了新闻报道才意识到,当这个小孩溺水时,从他身旁游过的人好像就是我,我是真的没看到。”

  李义涵说,他领着小学员从深水区游到浅水区,后来听到一个老太太大声喊叫,意识到发生事故,马上上岸跑过去。

  “当时离孩子最近的安全员已经把孩子抱上岸,孩子没有呼吸,身上有些发紫,安全员把他放平,当即就做心肺复苏,按照‘1001、1002、1003’这样的节奏,按了二三十下,孩子没有反应。

  “我看安全员手在发抖,显然有些慌,就上去换下他,我把孩子先倒过来,伏在我大腿上,给他拍背控水,孩子吐出了不少水,接着又翻转,平躺,继续按压,孩子眼睛睁着,脸色很不好,我试了试颈动脉,没反应。

  “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形,以前也有孩子溺水,从水里捞出来一般都没事了,这还是我学了急救之后第一次现场应用。看孩子没反应,我脑袋都是蒙的,我记得泳池入口更衣室附近配备有AED(自动体外除颤仪,有救命神器之称),我把孩子交给安全员继续按压,自己跑过去取。

  “AED装在柜子里,平日没谁用过,我试着打开柜子,打不开,一看还需要扫码注册才能取出来,我从泳池上来的,身上也没手机。

  “人命关天,我当即就用拳头砸,砸了两下,手砸破了血直流,玻璃柜也没什么动静。我又转身找了块杠铃片,再砸,玻璃碎了一地,我取出AED就往回跑,没注意脚下,地上很多玻璃碴,脚底板也扎破了。”

  前后不到2分钟,李义涵带着AED赶到现场,这时孩子已经睁开眼,醒了。“我当时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120到了,李义涵又跟着其他人一起把孩子送上救护车。他的手和脚都在流血,“当时也不晓得痛。”

  后来游泳馆经理看他受了伤,带他去了医院,手缝了6针,脚底也做了包扎。

  李义涵说,受伤后他就一直待在宿舍,没能上班,他的学员蛮多的,手上有伤打不了字,语音和家长聊天又怕说不清,就扛着痛到前台,给学员家长一一解释。

  李义涵说,他在游泳馆干了3个月,7月份最忙,每天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提成加课时费,当月拿了1万8工资,8月如果不出那个意外,估计也有一两万的收入。游泳馆出了医疗费,又给了他4000块钱算是误工费。

  “孩子救回来了,比啥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