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捂脚,请一定坚持到家。”

  7月20日,凯旋街道景秀社区书记魏文珠住进重症监护室的第15天。傍晚4点57分,社工王晨艳刷到她儿子的这条朋友圈,一时没敢问。

  直到晚上9点25分,魏文珠儿子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背景统统换成了一片全黑。所有的不可置信顿时在王晨艳心里化作了“咯噔”一声:“书记走了……

  阴了一整日的天,当晚突来一场急雨,好似也在为这一位居民与同事心心念念的社区好书记潇潇送行。

  魏文珠因急性脑溢血逝世,享年50周岁。惊闻此噩耗,每一个和她有过接触的人都表示难以置信,满怀唏嘘——

  “魏文珠书记——我们社区的‘小巷总理’,她一向操心操劳,我们左邻右舍的居民群众都会记住她的音容笑貌和贡献。愿魏书记一路走好。”

  病重仍记挂着社区大小事

  昏迷前一刻还在布置工作

  魏文珠一开始觉得不舒服是在端午节前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她说自己腰痛,腿也酸,怀疑是脊椎问题。”社区副书记陈玲玲说,“我还劝她正好趁着端午假期好好检查,好好休息。”

  6月30日,因社区有对小夫妻老是吵架,一吵就闹很凶,这天特地把他俩叫到了社区,想让法子多的魏文珠出面劝劝。

  “12点多,调解到一半,她就坐不牢了,说有股热流从尾椎一下子冲上了脑门,头晕得厉害。”于是,大家赶紧扶她进会议室休息,谁知她躺了一会又挣扎着起来,坚持参与调解,直到下午2点多才送走这对小夫妻。

  “傍晚4点左右,她脸色很难看,说坐也不行躺也不行,头晕、耳鸣、腿酸,我们就劝她早点回家。”陈玲玲低声道,“当时哪里想得到,这竟是最后一次见面……

魏文珠的办公桌魏文珠的办公桌

  魏文珠休息在家四处求医这段时间,也一直放不下工作,躺在床上还时不时发来线上指示。

  “别看她开口就笑,生活中很随和,工作起来却特别较真,她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社区副主任平如根说,最近社区正忙着拆违,景芳路一侧的房子朝北都有个小露台,多年前居民们就都搭了个小房间用作厨房,如今要拆掉这些屋顶上的违章建筑,阻力自然很大。

  前期,在魏文珠的带领下,社工们已分成4组,正一户一户上门做思想工作。“差不多一周没来社区,她估计放心不下拆违工作。7月6日,她在群里发来消息,让我们大家第二天不要调休,她要回社区来布置工作。”

  谁知次日,大家等了很久,魏文珠都没有出现。这是她从2012年到景秀社区任职以来第一次“迟到”。

  后来大家得知,原来6日晚上7点多,魏文珠在家中昏迷,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而这一睡,她再也没有醒来。

  如果没有疫情

  原本年初她就期满退休了

  “原本今年1月,她打算退休了,想回老家多陪陪父母……”一提起魏文珠,社区助残员赵玲就眼眶一红,共事7年,又是同岁,脾气相仿,她俩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哪里想得到就这个当口,疫情突然爆发了……”

  疫情来势汹汹,社区书记作为整个社区的主心骨,魏文珠又是一个凡事喜欢亲力亲为的性子,毫不犹豫地冲在了防疫一线。

  景芳一区分为东苑与西苑,中间隔着一条景昙路,这为社区采取封闭式严格管控带来了难题。2个门岗执勤,社工人力不够;魏文珠带头号召,组成党员志愿者队伍作为后援力量,一起轮岗硬抗。

  防疫形势最严峻的50多个日日夜夜,魏文珠一天都不曾休息过,每天早出晚归,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是常态。

  “有人夜班吃不消了,她就顶上,总是走得最晚,第二天又来得比谁都早。”王晨艳叹道,“她实在是太累了。”

魏文珠(左)生前工作照魏文珠(左)生前工作照

  疫情管控常态化后,紧接着忙复工复产,忙百日攻坚,今年上半年真是一刻不停忙得连轴转。

  社区工作非常纷繁复杂,看着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其实每一件事都需要花费很多心思和精力,甚至有时候连饭都吃不好。

  “有一次中午12点40多分,处理完上午的一个邻里纠纷,刚吃上两口饭,突然有居民跑过来说两个八九十岁的老人家在老年活动室吵起来了,吵得很凶。她二话不说,搁下饭盒就跟出去了……”赵玲忆起往事,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哑声道,“她就是这样的人,热心肠,爱操心。我知道她喜欢社区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她就是喜欢。

  前同事驱车4小时前去吊唁

  居民们在心中为她佩戴白花和黑纱

  魏文珠的后事是回江苏老家去办的,落叶归根。

  轻轻地,她走了,但却留下了重重的痕迹。很多人都会记得她。

  7月21日,凯旋街道自发前去送她最后一程的人中,有一辆车独自开了4小时,里面坐着隔壁景新社区的书记张敏和社工李双。

  在魏文珠调任景秀社区之前,她从2005年开始先后在景华、景昙、景新、华家池社区的多个工作岗位上留下过兢兢业业的身影。

  “她是一个温暖的大姐姐。”2009年,魏文珠在景新社区担任主任助理兼帮扶救助专管员,那一年李双刚进社区工作没多久,是热心的魏文珠不厌其烦地教她如何上手,“这么好的人,怎么这么年轻、这么快就走了……”

  而对张敏来说,“她是我工作上的好伙伴,更是生活中的好朋友。”她们同一年进社区工作,同负责过帮扶救助条线,儿子也差不多大,虽然不在同个社区,但平时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一定要道个别。

  景秀社区的居民更会记得她。在她的带领下,这几年,社区先后捧回“浙江省群众满意十佳社区——平安社区”“杭州市最美社区”“杭州市绿色社区”等荣誉。

  社区一天天变美,环境一天天变好——

  2016年,非机动车库统一整治,智能充电桩安装好了,私拉电线的乱象消失了;

  2018年,地势低陷,备受雨水倒灌困扰的小区大门口,在她的争取与努力下,被纳入景芳路整治工程改造,以后下再大的雨,水淹到膝盖的日子终成了历史;

  2019年,景芳一区13幢外墙弱电线突然冒火星,虽然居民表示用电正常,但她还是不放心,一个个打电话给各运营商,让他们来排除隐患;

  2020年,面对屡教屡犯的毁绿种菜“钉子户”,她苦口婆心上门劝导已数不清多少次……

魏文珠生前收到居民送来的十余面锦旗魏文珠生前收到居民送来的十余面锦旗

  所以突闻噩耗的第一时间,张一缨懵了,反问道有没有搞错。社区居民群里一片哀悼与痛惜,满屏惟愿“魏书记一路走好”

  “你家老爷子身体好不好,女儿学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帮助,居民的大小事她一向都很上心。”张一缨就住在社区边上,每天走进走出都经过社区,总能看到伏案工作或出去巡查的魏文珠,“好几次我都忍不住说她‘没日没夜地工作,好回去了,家都不要了?’她就笑笑,嘴里应着……”

  最近同样一连好一段时间没看到魏文珠的赵红,还特地跑去社区询问过,“社工们都不肯说,我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没想到竟是真的……”

  送行当天,她们俩,以及更多得知消息的居民,纷纷主动找到了社区,希望社区能捎去他们送的鲜花与心意,代送这位“可亲可敬的‘娘家人’”最后一程。

  诚如一位居民哀思所寄:“愿天堂不再有病痛,在心灵里为她佩戴白花和黑纱,遥遥地祈祷她在家乡一路走好,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