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季刚过去,昨天,一头小野猪从山上跑了下来,闯入了复兴南苑小区,被人发现后很慌张,开始四处乱窜,发出的号叫声,吓到了不少周边居民,最终,公安及时赶到现场,结束了它的“猪生”。

  被击毙的小野猪

  昨天,我来到复兴南苑小区,入口处2号门的保安严师傅正在执勤。我向他打听早上野猪的事,他来了兴致,领着我往车库走。车库就在小区入门左手边一幢房子的一楼,从铁门进去,里面停着许多电动车,光线有些暗。

  严师傅向我模拟早上的情形,“6点20分不到,我到车库拔电源(电动车在充电),听到‘哼哧哼哧’的声音,吓我一跳,回头一看,好家伙,黑乎乎的,是一只野猪。”

  严师傅用手比画着,“也就百来斤的样子,尖尖的嘴,没有獠牙,显然还未成年。我和它对视一眼,回过神来,朝着门口跑去,它拔腿就跑,嗖嗖的,像射箭一样,我倒不是想捉它,当时只想把门关牢,这样好叫人来捉。”

  当时,野猪距他只有五六米的样子,“我估计外面太亮了,它感到不安全,所以往暗的地方钻。”

  见野猪跑出去,严师傅在后面追着跑了五六十米,“它速度太快了,直接往公园里钻了。”

  复兴南苑是个20多年的老小区,植被丰富,严师傅说的公园在2号门进去的西南方向,里面有凉亭,有健身器材,很热闹。夏天,有蛮多大伯大妈围在一起打牌,纳凉消暑,但早上人还不多,公园西南是一块空地,一般没人过去。

  廖师傅是小区保洁员,早上在打扫卫生,看到一条黑影窜出来,接着就看到严师傅追上来,“咋啦?”见严师傅停下来喘气,廖师傅问。一听是野猪,廖师傅也跟着追了一阵。

  公园西边就是小区外围,围墙外是教育学院附属小学,西北边有一道5号门,因为疫情管控,一直关着。“它贴着围墙跑,想从铁门里钻出去,但缝隙太小,只能折返,速度太快了,一转眼钻进楼幢背后的灌木中。”廖师傅追不上,只能放弃。

  廖师傅说,他是衢州开化人,来杭4年,头一次在杭州看到野猪,蛮开心,“稀奇事啊。”

  他说,在老家的山区,野猪蛮多见,2017年他种了6分田,快收割时,被一头200多斤的野猪糟蹋了,一晚上,它在稻田里打滚,压倒一片一片,第二晚廖师傅去田里,见稻丛还在动,他一声吼,野猪就嗖一下跑掉了。

  “现在的人都不上山打柴了,山林被保护起来,野猪活动范围大了。”廖师傅说,野猪一般不攻击人,只要你不撩拨它。

  这边,小野猪到处乱窜,那边,小区居民报了警。

  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接警后,立即派南星派出所和巡特警大队赶赴现场,并联动森林公安、杭州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杭州动物园及区规划资源局、城管、街道工作人员一同前往处置。

  经过一番搜索,民警发现野猪藏匿在小公园内。现场判断野猪,直接抓捕难度非常大。因野猪皮太厚,一般麻醉枪对其不起作用,经杭州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动物园工作人员评估,如对居民安全产生隐患,建议民警必要时采取严厉手段。

  公安民警围剿小野猪

  10时30分许,上城区公安分局特警队员将其击毙。随后,森林公安和杭州动物园工作人员对其进行了无公害处理。

  小区居民孙女士早上出门买菜,下楼时听到好多人讲野猪的事,她又惊又奇,“据说野猪先跑进了旁边的学校,然后再进的我们小区,后来我到菜场,有两个摊主告诉我,早上野猪到那边也光顾过啦,还拱了摊上的冬瓜、鸡蛋。”

  孙女士就在物业上班,有业主问她,野猪进小区物业怎么不管,孙女士又好气又好笑,“野猪外来的,又不听我的话,怎么管呢?”

  后来听说野猪被击毙,孙女士觉得蛮感慨:“唉,那么小小一只,估计是饿到了才下山……”她说,“也是没办法,实在抓不牢啊,它跑起来又快,万一撞到老人和小孩怎么办。”

  在小区生活了20多年的王奶奶猜测,野猪可能是从玉皇山上跑下来的。小区往西北方向,就是西湖景区的连绵群山,“比方说,玉皇山边上有一座将台山,山上有高压电线,上山的路都被封牢的,不让游人上去,上面就比较野。”

  随着杭州的生态越来越好,这些年野猪进城的事常有发生。杭州人对野猪的感情蛮复杂,可以说是爱恨交加,既好奇又害怕。

  这些年在杭州出没的野猪

  其实,野猪是怕人的,在杭州发生的所有野猪和人的对峙中,野猪的败率达到99%以上。

  去年10月,6只野猪冲进转塘之江一号小区,随后进了旁边的幼儿园,被公安、特警、交警、消防二十几个人制服。

  2012年6月12日清晨,六公园的广场舞刚开始,一只小野猪慌兮兮冲进晨练队伍,被人们拿着扫帚、木棍、铁管、羽毛球拍赶得慌不择路,散步的赵师傅说:“小野猪也蛮可怜。逃命时,它前腿死命刨地,大理石有水,后腿打滑了,摔了两跤。下巴磕在地上,爬起来继续逃命……最后,被一个晨练大伯用铁管打死了。”

  2015年11月26日,一只野猪跑进了上城区紫花苑,被保安拿着棍子一顿赶,最后躲进了地下车库,蜷缩在角落里。居民们很兴奋,把地下车库围得密密实实。最后特警出动微型冲锋枪,连开7枪,把野猪当场击毙。

  ……

  这两年,复兴路一带多次爆出野猪出没的新闻,据一位经常在杭州跑山的朋友说,“拿紫花苑来说,离小区最近的就是凤凰山,野猪很有可能是从金家山、乌龟山下来,因为从太祖湾到笤帚湾这边居民很少,又是土路,野猪愿意走。然后从南复路过铁路,这个地方有立交,可以跨越铁路上的栏杆,最后沿着老复兴路,过海月花园、美政花苑等小区,到达紫花苑。全程约5里路,中间要跨铁路、穿隧道、跑公路、过小区⋯⋯”可谓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野猪们也是相当不容易。

  记者 刘抗

  首席记者 蒋大伟

  通讯员 陈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