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干区笕桥街道黄家社区,64岁的沈乃祥家里,租住着8户外来务工人员。

  疫情期间,他不光给租客送上自家菜园子里种的蔬菜,还自费买上豆腐干、里脊肉,给他们搭好配菜。

  因为这件事,沈乃祥被大家称为“杭州好房东”。  

  杭州好房东?我做得还不够

  对于这个头衔,沈乃祥笑着说:“做得还不够,送蔬菜这件事情,平常都在做的,只是疫情期间增加了频率。”

  沈乃祥所在的黄家社区,在笕桥最东面,最开始,村里人住的都是直筒草舍,后来日子慢慢奔着小康跑起来,房子也先后改建成了茅草屋、平瓦房、二层楼房。20世纪90年代,村民收入提高了不少,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盖起了三四层的小别墅。

  进入21世纪,笕桥城市化步伐加快,吸引了大批的外来务工人员,村民开始把多余的房间租出去,增加收入。

  说起种蔬菜的事,在笕桥有着很长一段历史,杭州民间有这样一个说法:“东门菜,西门水,南门柴,北门米”,老底子的杭州蔬菜,大多产自城东。

  而笕桥蔬菜种得最多的地方,黄家社区绝对排得上名字,很早以前,这里还叫“黄家村”的时候,就是一个蔬菜基地,蔬菜都是通过笕桥火车站发往上海等地去卖的。

  老沈家也有一个菜园子,离房子就100多米,站在路边,就能看到几只小蝴蝶在里面飞。

  菜园子里,一年四季都会种着十多种蔬菜,现在占据C位的是地瓜、韭菜、茄子、玉米、葫芦、丝瓜、花生、包心菜、小番茄。

  这一亩菜地,从老沈的爷爷辈开始就有了。“那时候,爷爷会摘了菜拿去卖,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早就不需要靠卖菜来补贴收入了,都是自己吃的。”

  对沈乃祥来说,种菜这件事,现在是一种休闲,就像是对过往农耕生活的向往。

  “闲不下来的,手痒痒的。”他说。

  今年疫情期间,沈乃祥在社区做志愿者,在门岗执勤,帮居家隔离的人跑腿买生活用品。

  “租客住在我家,就是我的客人,如果大家都把自己的家管好,社区工作就好做多了。” 沈乃祥一直这样觉得,外地人来了杭州,在这里打拼,就是新杭州人了,我们帮着点也是要的,他们也给杭州的建设出了很多力啊。

  于是,就有了“好房东送蔬菜”的故事。

  在杭州住了16年 没遇到过这样的房东

  沈乃祥家的一栋房子里,租住着8户外来务工人员。有的从江西来,有的从安徽来,时间最长的,已经在这里住了10多年了。

  在他们眼里,沈乃祥是怎样的一个房东?

  “真的是好得没话说的。”赵大姐说。

  赵大姐47岁,老家河南信阳,上个月刚搬到黄家社区,现在一家单位做保洁。6月16日上午,她又吃上了房东刚从地里摘来的新鲜蔬菜:玉米、冬瓜、韭菜、包心菜。

  这已经不是赵大姐第一次吃到房东送来的蔬菜了“我不在家的话,他就放到我家门口。”

  每周都能收到这份新鲜的蔬菜,是一种什么体验?

  “热辣辣的。”赵大姐说。

  赵大姐的邻居,是67岁的张可凤。

  张阿姨老家山东临沂,她和老伴在沈乃祥家里已经住了两年多了。儿子和女儿都在杭州上班,老两口也就跟着过来了。

  张阿姨说:“在杭州住了16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房东。真的很好的。”

  “我的初心,就是为人民服务”

  沈乃祥40岁入党,“是24年党龄的老党员了。”这个数字,老沈记得很清楚。

  谈及入党的初衷,他说,是为了提升自己,更严格要求自己,为人民服务。24年过去,对他来说,党员的初心,依然是“为人民服务”,“凡事都要起到带头的作用,通过自己的一言一行,影响大家,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沈乃祥门口的墙上,挂着一个“党员家庭户”的牌子,除了老沈,老伴也是一名老党员。去年6月底,儿媳也成了一名预备党员。

  老伴黄根娣,是1991年1月入的党。“我入党的初心,是想更好地学习党的方针路线,再向群众做宣传,带领、鼓励大家,共同为社会服务。”

  沈乃祥和老伴为人民服务的带头作用,首先影响到了儿媳胡莉敏。

  胡莉敏说,他们平时在为居民做志愿活动,都以党员的身份要求自己带领大家。我也想像我公公婆婆一样,为居民多做一点善事。走在前面,做好一个先锋。

  眼下,沈乃祥的菜园子里,有部分玉米已经被推倒了,有几块地,也已经空了出来,但这些地不会空很久的,会种上新的菜。

  沈乃祥和他的租客们,用不了多久,就能吃上新鲜的黄瓜、毛豆和长豇豆。

  这就是这个城市里的生活味,也是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