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 王华卫 记者 郭婧

  昨天,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全省法院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2019年,全省法院共计审结各类一审毒品案件4309件、4815人,与2018年的4823件、6207人相比,继续回落,但利用互联网贩毒案件有增多趋势。而且,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的有738人,重刑率约15.3%,高于其他犯罪。

  浙江高院刑三庭庭长梁旭东介绍,2019年,毒品犯罪案件在全部刑事案件中占比5.8%,排在盗窃、危险驾驶、诈骗、赌博之后位列第五。毒品犯罪群体集中在25岁以上至60岁以下,且女性和青少年占有一定比例。

  在涉案毒品种类方面,除氯胺酮(K粉)、甲基苯丙胺(包括冰毒及片剂)、海洛因占主导地位外,还出现了涉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案件,毒犯贩卖的是国内外企业依法生产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如酒石酸唑吡坦片、阿普唑仑等药品,未用于正当医疗用途而构成贩卖毒品罪。

  父亲筹集300万元

  给儿子贩卖毒品

  这是一起发生在我省的特大贩卖、运输毒品案件,共计贩卖、运输氯胺酮372.9公斤。

  丽水遂昌的吴某因赌博欠下巨额高利贷,提出由他出资金买毒品,贩卖交由毛某、葛某。同时约定,每贩卖1000克氯胺酮,吴某给两人各2000元至3000元。其间,吴某父亲筹集300万元给儿子买毒品。

  本案共计判决1人死刑、2人死缓、6人无期徒刑、3人有期徒刑15年、1人有期徒刑12年、1人有期徒刑8年。其中,吴某被判处死刑;毛某、葛某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除查获100公斤氯胺酮外,其余的270余公斤氯胺酮已流入社会。如此巨量的毒品在不长时间内被迅速销售,说明在部分地区存在巨大的氯胺酮吸毒群体。

  外省缉毒民警结伙他人

  在浙江山区生产制毒物品

  在浙江大量制造毒品或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的案件极其少见,这是浙江禁毒工作的成效。但下面这个案件的发生说明个别偏僻地方仍有可能被犯罪分子利用。

  程某原本是福建某公安局缉毒民警,在办理涂某非法生产麻黄碱案的过程中,发现利润丰厚,经不起诱惑,便与其商谋合作生产麻黄碱。

  程某负责寻找生产厂房,其余事项均由涂某(另案处理)负责。

  程某到老家浙江常山县找到徐某等人商定办厂制毒。厂房建成后,共非法生产麻黄碱约12.7吨。两人非法获利各100多万元。

  麻黄碱是制造冰毒的主要原料,离制成冰毒仅一步之遥,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药品原料,国家对麻黄碱严格实行定点企业依法许可生产。

  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生产、运输制毒物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徐某、程某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十万元。

  在境外论坛学习大麻种植术

  并怂恿父亲种植

  卞某是新西兰留学生,注册加入一个神秘的境外论坛,成了论坛的版主。

  这是一个专门从事大麻种植经验交流、大麻种子及种植设备肥料、吸食用具及大麻成品买卖等非法活动的网络论坛。

  之后,他以“吸食大麻可以带给他灵感,在国外这是一种文化”“留学费用昂贵,种植并贩售大麻可以挣点零花钱”等为由,怂恿父亲代为种植大麻。

  他共计贩卖大麻294克,获利至少13530元,其中部分由父亲通过快递寄给相应买家。

  诸暨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卞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25000元,犯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并处罚金30000元。其父亲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25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