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父亲节。

  “32年前,是爸爸给我了第一次生命。

  32年后,他又给了我第二次活下去的机会,我非常感谢他。。。。。。”

  在浙江宁波,年过而立之年的小汪,拉着父亲的手,眼眶湿润了。

  一张大病初愈后的父子合影,深深打动了很多人……

  今年32岁的小汪是一个“新宁波人”,在宁波打拼了几年小有成绩。

  然而,“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那个会先到来”。

  20天前,正在家中休息的小汪突然出现了乏力、纳差、尿黄等症状。

  到医院一查,竟然是“慢加急性肝衰竭,肝性脑病”,这可是要人命的毛病啊!

  小汪的父母得知他的病情后,第一时间从安徽老家赶来宁波。

  他们看着儿子化验单上高高低低的化验结果和日渐虚弱的身体,一家人的心情也跟着起起伏伏。

  经过一段时间的护肝、降血氨、抗病毒等内科治疗,病情并无改善,黄疸持续升高,且很快出现头痛神智不清等肝性脑病的表现。

  此时,要想把小汪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唯一可能就是肝移植,且必须与时间赛跑。

  “抢救方案”:活体肝移植!

  带着一家人的希望,小汪很快转院到了宁波和浙东地区唯一能实施肝移植的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东部院区,并马上住入重症监护室(ICU)。

  患者已进入半昏迷状态,病情紧急!

  在首席专家陆才德教授和吴胜东主任带领下,李惠利医院肝移植团队立即组织多学科专家(MDT)对他的病情进行了讨论,制定了先行人工肝支持及综合治疗暂时缓解病情以争取时间,同时积极筹备肝移植的抢救方案。

  抢救方案确定后的关键问题,是供肝来源。

  根据以往经验,如在患者进入昏迷状态72小时后仍无肝源就几乎等于死亡。

  72小时后,即使能换上肝暂时保住命,也由于大脑损伤,智力难以恢复,或出现各种严重并发症,最后人财两空死亡。

  尽管我国在2011年就开始实施公民逝世后志愿捐献器官的政策,但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我国的器官捐献率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

  宁波地区的器官捐献率,近几年一直徘徊在每百万人口2~3,而需要接受肝移植患者则在每百万人口30以上。

  因此要在短短几天内等到合适的“肝源”,几乎比登天还难。

  另一种则是亲属间的活体肝移植,只要匹配很快就可进行,且具有供肝质量好,费用低,血缘相近排异轻等优点,但技术要求高,国内仅少数顶尖的肝移植团队能够进行。

  幸运的是,李惠利医院肝移植团队在陆才德教授带领下,早在一年前就掌握了此项技术,自2019年5月以来已挽救多名肝衰患者。

  为救儿子,父亲捐献了一半肝脏

  为了尽快救儿子,小汪的父母双双找到了医生,表达自己愿意把肝脏给儿子。

  经过全面祥细的检查评估,发现汪爸爸身体健康,和儿子血型相配。

  其肝脏经人工智能虚拟分割后能满足二个人的要求,最终制定了汪爸爸捐献右半肝行活体肝移植的手术方案。

  “不要说我的肝脏,要是我的命可以用,拿去救他我也情愿。。。。。。”

  已年近60 的汪爸爸,在听到医生的治疗方案后,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了。

  6月11日,对于小汪一家而言意义非凡,不仅是汪爸爸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更是小汪重获新生的日子。

  当天早上9点整,汪爸爸的供肝切取手术率先开始。

  在吴胜东主任和黄静主任医师的共同合作下,经过5小时40分钟的艰难奋战,终于完成了供肝切取手术。

  与此同时,由陆才德教授主刀、房炯泽副主任辅助的病肝切除、新肝植入手术也在进行当中。

  历经了整整9个半小时,小汪的活体肝移植手术顺利结束,最终移植团队从汪爸爸身上切取了重达663g的肝脏(近50%的肝脏),成功植入了小汪的体内。

  术后,汪爸爸回到了普通病房。

  而小汪因病情需要,被送往ICU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4天后,小汪也顺利的转回了普通病房。

  汪爸爸平时是一个不善言辞的父亲,但是在孩子需要自己的时候,也沉甸甸地给与了他们最深的那份爱,给了小汪这个小家庭新的希望。

  经过12天的治疗,汪爸爸终于等来了可以出院的好消息,小汪知道这意味着自己离出院的日子也不远了。

  “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把身体养好,会用余生好好报答父母的爱。。。。。。”

  在病床上,小汪拉着父亲的手动情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