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傅在工作中李师傅在工作中
 李师傅向蔡警官求助寻找失主 李师傅向蔡警官求助寻找失主

  6月14日下午2点左右,一位穿收费员制服的中年男子匆匆跑进古荡派出所。

  这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他戴着一顶鸭舌帽,脸上汗涔涔的,衣服湿透了。

  “警察同志,打扰了,我想请你们帮帮忙,帮我找个人。”男子气喘吁吁,说话口音有点重。他说,他是在附近收停车费的,刚刚有位车主开车走了,他没追上,只知道车牌号,想请民警帮忙联系车主。

  当天的值班民警蔡雨生,见他这么着急,以为是车主没付钱,或是双方发生了什么矛盾。没想到,还没开口细问,男子便从口袋里掏出4个一元硬币,摆在派出所的接警台上:“这个钱,我要还给他。”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杨熠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收费员师傅姓李,在西斗门路一带上班。他说,当天中午1点左右,他去不远处的食堂打饭,就招呼另一个点位的同事帮忙照看一下收费事宜。

  就在打饭时,他手边的收费机器发出提示音,显示有个车位使用了免密支付,收款4元。

  现在很多车主都开通了这个功能,李师傅也没当回事。可等他回到岗位上,同事竟又塞给他四块钱,说,刚刚有辆车开走了,开车的人付了现金。

  细心的李师傅又看了眼机器,其间只有一辆车离场,这车不是自动扣款成功了吗,怎么又付一遍钱?

  他赶紧去找同事:“刚才那车走了多久?”

  “有一会了。”

  “他不知道多付钱了吗?”

  “没啊,他们说扫码扫不出,给了现金,就开走了。”同事说。

  系统里只能查到车牌号码,没有车主联系方式,手里捏着四块钱,李师傅心里有疙瘩,饭都吃不下了。

  他想来想去,还是找派出所帮忙。

  古荡派出所距离李师傅工作的地方只有四五百米路,因为还在上班时间,他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过去的。

  听李师傅讲完事情原委,蔡雨生很感动,事情虽小、诚信可贵。通过车牌号,蔡雨生很快查询到车主联系方式,给对方打去电话。

  对方是位姓徐的女士,回家后,她才发现停车费多交了。

  “我们中午是去那边附近吃面的,车子就在西斗门路边上的车位里停了40分钟左右。”徐女士说,停车时前挡风玻璃处有张单子,本可以扫码付钱,但她扫了之后,显示“支付失败”。她老公也试了,还是没有成功。

  “不付钱走掉不好意思,我们就想找收费员问一下。”徐女士说,他们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后,看到一个收费员,简单说明了情况,就用现金支付了四块钱停车费。

  到家后,徐女士查看手机,发现停车费已经自动扣款成功了,也就是说,付了两次钱。

  因为钱不多,徐女士也没当回事,直到下午2点多,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

  徐女士说,对方问她中午有没有在西斗门路停过车,她以为自己违章,被抓住了。直到民警提起“停车费”,才反应过来。

  “这么点钱,没关系的,要么算了。”徐女士没想到民警会为这事打电话过来。

  “收费员师傅都找到我们所里了,钱也拿来了,一定要退给你。”民警说,不用特地跑一趟,给个支付宝账号就行。

  “哎哟,他们真的太认真了……”徐女士蛮感动的,把账号告诉民警。

  李师傅说,自己不大懂支付宝具体操作,就请民警帮忙把钱转过去。

  蔡警官接过李师傅手机,一边操作一边跟他说明,给徐女士转去了四块钱。

  李师傅如释重负:“好了,这下我好安心上班了。”临走,他连连向蔡警官道谢。

  下午2点半,李师傅回到了工作岗位。

  我了解到,李师傅叫李玉春,47岁,老家河南南阳,做收费员三四年了,今年过年后刚调到西斗门路这边。

  西斗门路两侧有18个公共停车位归李师傅管,平时从早上9点半做到晚上8点,做二休一,每月收入3000多元。

  说起退钱的事,李师傅笑得憨厚:“不是钱多钱少的事情,大家赚钱都不容易,不该收的钱,一分也不能多收,肯定要还给人家。”

  李师傅说,类似的情况两年前也碰到过,当时是打114求助,流程很麻烦,找车主找了很久。原本这次他还担心,为了四块钱让民警帮忙会不会“小题大做”,得到民警的肯定以后,心才放下来:“我觉得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