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老“市长”苏轼,据说有个习惯,不管到了哪,都要去当地的寺院问禅。不信你看,他留下的三千多首诗词里,有多少是在寺院里写的?

  其中有两首,《宿临安净土寺》《自净土寺步至功臣寺》,并不出名,但说的都是同一所寺院——净土禅寺。

  话说,900多年前的某一天,不知道是不是临时兴起,天刚蒙蒙亮,苏轼就起了个大早,从余杭出发,坐上小船儿,从水路往临安赶。

  “鸡鸣发余杭,到寺已亭午”,花了半天工夫才赶到净土禅寺的苏轼,当晚就干脆住了下来。

  也不知道苏轼是不是晓得,他当晚留宿的净土禅寺,再往前推大约200年,当时还不叫净土禅寺,而是叫光孝明因寺;而这个光孝明因寺,修建它的人可不一般,是当时的吴越国王钱镠。

  千年易过,不管是光孝明因寺,还是净土禅寺,早已在人们的视线里消失得无影无踪。经过两年的抢救性考古发掘,现在,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把它找了出来。

  光孝明因寺为啥建这里

  这是钱镠曾经住的老房子

  当年,苏轼有官船,一路“畅通无阻”,也要花个半天,才能从余杭到临安。这位老“市长”可能想不到,900多年后,我们这些普通市民,开车只要一个小时,也就到了。

  它的位置,在锦桥村吴越街南侧。

  它的北面,一墙之隔,紧挨着新晋“网红”临安博物馆;南面靠着的是一座无名小山头,临安当地有人叫它钱坞垄;右前方是大名鼎鼎的功臣山,山顶上的功臣塔,抬眼可见。

  所以苏轼诗《自净土寺步至功臣寺》是“步至”,两个寺院离得很近,抬脚上山,走走就到了。

  千年后的今天,真的站到这个地方,说实话,我连一丝寺院的痕迹也没看到。整整4000平方米的考古工地,一眼看过去,一片荒芜。只有一格格的探方痕迹,还能依稀看出,过去的这两年,它都经历了什么。

  考古工地航拍图

  2018年4月,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临安工作站工作人员翁彦博,和他的同事们一起进场,开始寻找光孝明因寺(净土禅寺)的遗址。

  两年之后,收获喜人——

  一共发现三组遗迹。第一组年代最早,是吴越国光孝明因寺和宋代改额的净土禅寺;第二组,是南宋时重建的净土禅寺,宋末元初毁弃;第三组,是明代重建净土禅寺。

  出土的文物也蛮多,比如莲花纹瓦当、宝相花纹砖、脊兽、筒瓦、板瓦、抄手砚和越窑青瓷残片等。

  吴越国·阿育王塔尖

  吴越国至宋·汤瓶

  五代至宋。莲花纹瓦当

  我请翁彦博带着在考古工地里,一点点辨认了这些遗迹,并以此来推断,它曾经在历史中留下的模样。

  从年代开始说,最早是吴越国时的光孝明因寺。

  找到了什么呢?两个大殿,以及连着两个大殿的东西廊房。房子也蛮大,最大的有7个开间。

  开间,古代民间建筑一般是三开间(俗称一明两暗);五开间、七开间,那就是宫殿、庙宇、官署常用的规格了;再往上,九开间,那就是特别重要的建筑。

  有廊房,你可以试着想象一下,哪怕下雨了,进了寺院大门,不管你往哪里走,头顶都有廊,是不用打伞的。

  大殿边上有散水,也就是我们说的排水沟;台基用的是大个头鹅卵石,偏方形,这是临安在吴越时的特色。临安溪多,就地取材,常用大鹅卵石打底。还有水井、两个砖砌灶,水井毫无疑问是打水的,灶是不是专门烧饭的就不知道了。

  911年,已经封吴越王的钱镠,“舍宅为寺”,拿了自家老房子出来,要建光孝明因寺。对,在建寺院之前,这个地方实打实是钱镠的老家。

  别家寺院坐北朝南

  它为啥反过来,坐南朝北?

  既然是吴越王要建的寺院,自然是很大。以目前找到的遗址来看,翁彦博说:“只是找到了寺院的一小块,很可能连大雄宝殿都没找到。”

  有水井,有灶,推测目前找到的,只是寺院后半部分的僧人生活区。要是继续找的话,就要往北面继续挖,很可能寺院的大雄宝殿、山门等,都“躲”在了吴越街的地下。

  说到这里,你可能也发现了,寺院南面是无名小山头,北面是临安博物馆。那么,寺院竟然是坐南朝北的?

  对,光孝明因寺是目前杭州发现的唯一一个坐南朝北的寺院。

  为什么?别家寺院都是坐北朝南,为啥它偏偏反过来?现场我也问了这个问题。翁彦博说,很大的原因,和钱镠的老房子有关。

  911年,钱镠“舍宅为寺”,至于为什么,史料里只提到了这个词,却没说原因,也只能推测了。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钱镠建下的寺院,有很大一个原因,是希望它面向衣锦城。

  889年,钱镠营建衣锦城,四周有墙垣及壕沟,并设了迎薰、惠政、望锦、拱辰四门。考古界对衣锦城的定义,是一座始建年代非常明确,而且沿革有序的极为重要的唐宋时期地方城市,从考古上来讲,属于古今重叠型城址。

  当时,钱镠应该是怀着要在这里长长久久住下去的念头,建了城,又拿出自家老房子,建了一个可以望向衣锦城的寺院。

  既然选了自家老房子,那位置就定了下来,它一面是山,把山门开到山顶,从上往下走,那自然是不合适的。所以,它就成了独一无二的坐南朝北。

  建这样一个寺院,钱镠是怎样想的呢?史料里也没有说到。只知道,吴越国是非常敬重佛教的,在临安前前后后兴建或是重修了40多个寺院,除了功臣塔、功臣寺、光孝明因寺,还有诸如塔亭院、竹林寺(海会寺)、宝林院(双林寺)等,可以说,当时的佛教是很兴盛的。

  换了名字:净土禅寺

  两口井里捞出很多宝贝

  考古界对光孝明因寺的定义,是经过考古发掘,极为少见的五代寺庙遗址,对佛教考古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它的出现,进一步揭示了吴越国在临安“一城护三陵,佛寺星罗布”的布局。

  只是哪怕是钱镠建的寺院,毕竟它也只兴盛一时,算不上一个非常大且有名的寺院,所以史料中也只是简简单单记了一笔而已。

  到了宋朝大中祥符元年,改朝换代已数十年,就把名字改了,叫净土禅寺。

  《咸淳临安志》里有记载:“在临安南二里……吴越王建,号‘光孝明因寺’,大中祥符元年改今额。”

  叫净土禅寺,也是有讲究的,它是我国已知最早的以“净土禅寺”为名的实例,反映的是汉传佛教净土宗与禅宗的变迁与融合。

  按时间推算,改名净土禅寺的第二年,杭州老“市长”苏轼的爸爸苏洵才出生。

  后来,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一把大火,净土禅寺烧毁了。到了南宋,原址重建。重建后的净土禅寺,就变小了。

  这是依据考古遗迹来判断的。翁彦博说,大殿很明显缩小了,和廊房组成了一个“回”字。建寺的方式也变了,以前用的是大鹅卵石,宋代改用了香糕砖,台基、井……都用砖垒得整整齐齐。

  有两口宋代挖下的大井,一层层砖抬升上去。其中一口井,一直到现代还有当地人用。

  宋代回字形台基及排水沟(局部)

  考古时,这两口井简直是“宝井”,在井底挖到了好多好东西,砚台、铁刀、铜筷子、铁钥匙、铜钱……都是井下找到的。

  “井下找到八个完整器件,最好的就是一个黑釉兔毫盏了,相当精致。”市考古文物研究所考古领队王征宇说,这个黑釉兔毫盏,釉色黑青,盏内有黑色放射状条纹,光泽亮丽,哪怕在当时都是盛极一时的精品,到现在又保存得这样完好,可以说是极珍贵的文物。

  “黑釉兔毫盏”。

  高4.1厘米,口径12.2厘米,底宽3.8厘米。

  为什么在井底?可能是不要了,随手扔下去的;更可能是取水时不小心掉下去的。不管怎样,正是因为落在井底,才能保存这么好。

  寺院古井里,找到的黑釉兔毫盏,是干什么用的?斗茶。

  都知道,宋代时流行斗茶,自古至今喜欢琴棋书画的寺院僧人,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黑釉兔毫盏用来斗茶,黑白相映,便于观察茶面白色泡沫汤花。

  净土禅寺里的僧人,饮茶用的茶具竟然这么好?

  可能是善男信女捐的,也可能是僧人几经流转买来的,起码证明了当时临安一带的生活还是很富足、安逸的。

  可惜的是,到了元代,净土禅寺又毁了。

  《临安县志》里记载:“……元末毁,明洪武十五年重建。”而考古到的遗址,基本和文献记载是相吻合的。

  只是,再次重建的净土禅寺,又更小了。翁彦博说,前两次建寺应该都是官方拨款,还是比较富裕的;最后一次重建,感觉是地方上凑了点钱,随便建了建。

  明代找到的遗迹不多,比如台基,又用回了鹅卵石,但是个头小了,路面也从香糕砖又换回了鹅卵石路,而文物一样也没有。

  明代时的道路

  可以说,明代开始,净土禅寺就已经没落了。

  钱镠生活过的这片土地

  将变成一个大公园

  一千多年前,临安是钱镠的地盘。哪怕一千多年过去,如今的临安,也处处可见钱镠留下的痕迹,比如衣锦街、衣锦小区……

  钱镠,在战乱频繁的晚唐时期,生于临安,盐贩出身,成名于杭州。

  说他成名,是因为896年,钱镠灭董昌,割据两浙;907年,封吴越王;923年,封吴越国王。从盐贩一路做到了吴越国王,现在都喜欢说励志,比起来,那他绝对是励志的代表啊。

  功成名就后,钱镠怀着对故乡临安不一般的感情,先后几次改名——在890年至907年间,临安县不停改名,先后叫过安众营、衣锦营、衣锦城、衣锦军。

  这些年,临安一直在寻找钱镠在这里留下的遗址、遗迹,已经陆续发现了吴越国王陵墓葬、寺址塔幢、衣锦城、太庙山东南侧建筑遗址、潘山建筑遗址等,吴越国文化遗产在临安区“一城护三陵,佛寺星罗布”的面目,渐渐清晰。

  现在,处处都有钱镠痕迹的临安,将要打造一个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

  根据规划,临安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规划范围84.76公顷,分为太庙山区块、功臣山区块和塔山路沿线三个区块,呈“两区一轴”哑铃状布局,共有钱王祠修缮、太庙遗址、吴越国文化展示中心、净土寺遗址、塔山路商业街等39个项目。

  而光孝明因寺(净土禅寺),就在功臣山区块,以后将可以看到功臣寺、净土寺、净度寺三处吴越国时期寺院遗址,还会有吴越佛教研学营地景观建筑。

  功臣塔区块文物遗存图

  目前,太庙山区块一期已开工建设,主体工程建设时间1年左右;功臣山区块计划2020年10月开工建设,主体工程建设时间2年左右。整个项目预计到2025年全部建成。

  历史上的杭州,曾经是什么样子的?也许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都有好奇和想象。

  在过去的2019年,市考古所在杭州完成17个考古发掘项目,其中有479座墓葬,出土了文物标本6532件(组)。

  2020年,我们和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共同开设《杭州宝藏》栏目,来一个个讲讲考古背后的那些生动有趣且有历史温度的故事,带你认识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