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疫情期间,小孩子在家里上网课,但是楼上住户今天开始装修,噪声这么大,没办法上课呀。我找了物业,物业也上门协调过,可是没有规定说白天不能装修,儿子上高二,明年就要高考了,现在功课这么紧,我们这些家长怎么办?”

  黄女士2008年和老公来到杭州,打拼多年,在城北菊香苑买了房子,安家立业。来杭州时儿子还小,现在已经17岁了。孩子蛮争气,高一就立下目标,将来要考政法大学,学法律专业。

  “虽说目前他的成绩距离他理想大学还有些差距,但他能很自觉地学习,我们做家长的就是多鼓励他,现在努力还来得及,想方设法为他创造好的学习条件。”

  今年过年,一家人没回老家,疫情期间没出过门。

  前几天,浦江老家的父亲犯了病,黄女士带儿子回老家看望父亲。

  “我哥哥家有个小子,比我儿子小两岁,上初三,马上中考。兄弟俩从小感情很好,晚上睡一起,两人吵吵闹闹大半夜还不睡觉。我觉得这样不行,会影响学习,在老家住了两天就回杭州了。再说学校安排,每天还要在家上网课。”

  黄女士前天回的杭州。昨天上午,楼上开始装修了。

  网课早上8点到11点半,下午2点到4点,有时一天5节,有时6节。儿子学习很认真,楼上噪声刺耳,他一句也没埋怨,把耳机扣在头上。

  “他不说,但我想肯定是有影响的呀。装修才刚刚开始,肯定要很长一段时间。”

  情急之下,黄女士投诉到物业,还打了110。警察来了,物业主任也来了,但是楼上施工合规合法,经过了流程审批,孩子网课要上,装修也不能强制停止,真的不好处理。

  “我实在没办法了,甚至想过实在不行,是不是到外面住个酒店……”黄女士电话里说。

  昨天13:10,我赶去菊香苑的路上,又接到黄女士打来的电话,语气听去舒缓多了。

  “刚刚,楼上小夫妻来过了,还提了水果。他们说,没想到打扰了孩子上课,真是不好意思,他们会去跟装修师傅讲,尽量避开孩子上课的时间……”

  我赶到小区时,小夫妻已经回去了。我打通女主人小王的电话。

  小王30岁,和老公都是千岛湖人,老公做物流,小王有了宝宝后,全职在家。夫妻俩也在杭州打拼多年,在菊香苑买了房子,去年年底着手装修,该走的程序一级一级都审批报备。年前工人回家,原打算过完年接着干,小王也算好了,顺利的话那边租期一到,这边就能搬进新家。没想疫情原因,工人师傅回不来,施工也一直拖着。

  最近各行各业都在复工,小王再次问了物业、社区和相关部门,答复是可以开始装修。装修师傅正好前天从衢州回到杭州,昨天就上门开工。施工也严格按照规定时间,上午8点半到11点半,下午2点到5点半。但是这个时间正好和网课时间重合。

  昨天上午接到物业电话,小王意识到自家装修给邻居带来了困扰。

  “我作为一个妈妈,很能理解黄女士的心情,况且我们还是新邻居,以后还要长期相处的。”

  昨天中午,小王和老公买了一袋水果,去了楼下。黄女士正在厨房烧饭。

  “姐,我是楼上的邻居,实在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王给黄女士解释租的房子快要到期,把水果塞到黄女士手里。黄女士连连摆手,“不用的,不用的,你装修房子合法合规,只是我们儿子上高二,现在开不了学,每天要上网课。”

  “这样吧,姐,我们调整一下施工时间,尽量和孩子学习的时间避开一些,我让师傅上午10点到12点,下午3点到5点干活,干活时候尽量把窗户关着,减少噪声,你看怎么样?”小王说。

  看小王夫妻俩态度这么诚恳,黄女士也蛮感动,答应了。

  昨天下午2点多,我来到小王正在施工的新房,屋里灰尘弥漫,窗户只开了一点儿,一个师傅正在切割。

  师傅是衢州人,年前回老家一直在村里待着,前天刚刚回来,昨天第一天开工,对调整施工时间很有意见。

  “我是打工的,听包工头的,早上10点上工,下午3点上工。要真是这样,我也不干了!一天做不到4个小时,工期完不成,赚不到钱,还是不干的好!”师傅说完,继续蹲下干活。

  物业姚主任昨天一直跑来跑去,两边做工作,想办法。

  他来菊香苑才2个月,刚接手就遇到疫情,每天都忙。姚主任52岁,老家安徽合肥,来杭州17年,孩子都在老家,他在余杭勾庄租房住,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路上要花40多分钟。

  姚主任说他还想过,让孩子去物业办公室上课,但办公室只有窄窄一个小房间,两张桌子,两个工作人员,桌子后面仅能通过一人。每天物业事情也多,孩子肯定不能专心上课。

  怎么办?

  后来黄女士笑着说,算了,大家都不容易,她已经想好办法,让儿子去小区另一个亲戚家学习。亲戚家有孩子上初三,马上要中考,两个孩子学习压力都蛮大,也都蛮自觉,应该不会让大人操心。

  昨天下午,黄女士儿子带着平板电脑,到亲戚家上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