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知道他的警号是054507”。

  李伟是湖北襄阳人,是武汉一家物流公司货车司机,最近,湖州市公安局长夏文星收到他写来的一封信,想让夏局长帮他找一个人。

  在信里,李伟提到了警号“054507”时,他写道:“我真的很想感谢他,是他让我一个在外漂泊的湖北人,感受到了看到家人的感觉……”

  这个故事和李伟这次出的任务有关——除夕夜,他接到公司派单,要从成都运送一批新车到杭州。

  原本3天就可以完成的任务,李伟走了近一个月。

  这一路,李伟有过无奈、疲倦,几近崩溃,也有感动。

  警号“054507”是谁?李伟又遭遇了什么?

  年初二装完货从成都出发

  过完年,李伟也到而立之年了,两个女儿也慢慢大起来,他想着给孩子们攒点钱,所以今年过年前,他就打算不回老家了,趁着过年出车,多赚点。

  李伟开大货已经好几年了,一年到头,李伟在全国各地跑,回家也回不了几次。他所在的公司专门承接运输新车的业务,除夕前,他刚在天津卸完货,就接到新任务,年三十夜里,就赶到成都。

  他从新闻里知道武汉已经封城了,但当时,在外地,他觉得情况还好,在成都装车的时候,“他们给我们车子消毒,问我有没有去过湖北,登记好了让我走了”,李伟想着也许过几天,疫情就过去了。

  1月26日正好是年初二,李伟买了点泡面、饼干和零食,开着装着8辆新轿车的大车上路了。

  按照行程,大约三天就可以到杭州了。他没想到,这趟运货会如此漫长遍布周折,成为自己记忆最深刻的一次。

  1月27日晚上,他开到了江西境内,到九江服务区休息时,他发现才过了一天,情势突然变严峻了,公司很多同事回家过年了,剩下几个和他一样跑在路上的,都在群里说现在下不去高速了。

  李伟在服务区停了一晚上,“打算在服务区呆几天,等疫情结束了,路就顺了。”

  没想,第二天中午,服务区工作人员来敲车门,“让我走,后来民警也上来跟我说,湖北牌照的车不能停在服务区”。

  江西过来就是浙江,李伟跟4S店的人联系,“我们都被关在家里,不知道能不能通车,你来看看吧”。

  李伟也想试试运气,“等也是一回事,不等也是这回事”。

  李伟开着的超长货车长达20多米,车上装着8辆新车

  超市关了服务区封了

  七个多小时后,1月28日晚上7点多,车子到了临安龙岗服务区附近,高速上有规定,长途司机开四个小时,需要休息20分钟,李伟想歇会。

  “刚下车的时候没人注意到我的车是湖北牌照,等过两三个小时,就发现”,李伟发现了这个规律,所以一到服务区,李伟马上跳下车拎着开水瓶去打水。

  测好体温,进去打完水,又去超市买东西,回车上泡了泡面。

  正吃的时候,有人来敲车门。

  听李伟说明情况后,工作人员也没办法,“你是湖北牌照的车,现在规定是不能进的”。

  “不让我进,我能去哪里?”

  “从哪里来要回哪里”,李伟一听,急了,“现在全国各地情况都不差多,武汉我也回不去了,成都也回不去了。”

  已经是晚上了,工作人员同意他暂时待一个晚上,“你把车停到停车场后面吧”。

  这是个车流量大检测繁忙的点,第二天早上,见工作人员一直在忙碌,没找上门,李伟松口气,“我想在这个服务区呆几天等情况好转了再上路吧”。

  就这样过了两天,2月2日,该来的还是来了,交警跟李伟说:“这里不能停了,我带你下去,你去前面调个头,到对面服务区停吧。”

在车上呆着没事,李伟有时也发抖音在车上呆着没事,李伟有时也发抖音

  就这样,李伟又到了对面车道的服务区。

  他打好热水和去超市买了点方便面和饼干,就回到车上,看看手机刷刷新闻和视频,“我也不敢下车,感觉人家一看我是湖北牌照的,都躲着我似的”,当时李伟觉得,他这辆湖北牌照的车停在那,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大家看到都很敏感,所以他就一直呆在车上,他就刷视频,发抖音朋友圈,过一会儿,又把内容删了……

  李伟出门的时候,没买口罩,在江西九江服务区的时候,服务区已经展开防控措施,下车人员必须要戴口罩才能进。

  他问一个停留的私家车车司机哪里可以买口罩,“司机人很好,给了我两只”。后来,李伟到龙岗服务区时,在监测点上的工作人员见他口罩旧了,也给了他两只。

  第二天早上醒来,李伟发现服务区超市关门了!

  这下,他原本储备了两天的量——四桶方便面不够了,“我本想着反正人在服务区,第二天再去超市买。”

  李伟只好省着点吃,“早饭就省了,中午一桶方便面,晚上吃点饼干对付一下,有时就吃一餐”……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吃的存粮一点也没了。

  这天,工作人员上门,“你不能停了,服务区要关闭了”,李伟知道自己又得上路了。

  可他能去哪里呢?

  漂在高速上的第十三天,继续上路

  李伟跟公司打电话,公司让他往江苏走,“我们在上海有个点,想着让上海派车把我车上的货导下去”。

  李伟又往江苏方向开,到了无锡境内,接到公司电话,上海安排不出来人,“他们都在家出不去,如果出去一趟回来要隔离十四天”。

  李伟在无锡服务区呆了一晚,“我不敢下车,怕被发现”。

  在那呆了两天后,工作人员还是找上门来,毫无意外的,李伟想在服务区多蹭一天的计划又落空了,他又得再次上路了。

  这已经是李伟在高速上漂着的第十三天了。

  跟公司打电话,公司领导也没办法,他们也都在武汉家里居家隔离,只能在微信上安慰安慰他。

  家人电话打来,李伟也不敢说实情,“我们跑长途的,都有个习惯,对家里人都是报喜不报忧,怕他们担心”,李伟就说自己挺好的,正在服务区休息。

  此刻,李伟已经很后悔出这趟车了,“干什么不好偏要出来?”李伟把手机摔了,跟自己发着脾气,又心疼地捡起手机,“还好手机经摔,没摔坏”,昨天,他回忆起这段经历,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一摔,手机导航语音响了,按照提示,是往杭州方向,也是这次运输任务的目的地。

  也许是天意吧?李伟又往浙江方向开。

  再次进入浙江境内

  再次进入浙江境内已是2月7日晚上,他打算在德清服务区休息一晚。

  迷迷糊糊间,有人敲车门,是服务区保安,“你不能在这停车。”一看时间,凌晨1点多。

  李伟发动车子上路,过去不远就是杭州南庄兜出口,车才过口子,李伟被拦下。

  这有个检测点。

  李伟跟工作人员说了情况,但工作人员摇摇头,“没办法,进不去”。

  “我说了很久,没用”,李伟只好调头,前面是S13练杭高速德清服务站,人很困了,他想休息一晚再说,“无论如何,我不走了”,他有点憋闷。

  在车上迷糊了两个小时,天就亮了。

  服务区的工作人员一早就看到这辆超长的湖北牌照的货车,看叫李伟走他不理,叫来了检测的民警。

  李伟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我能去哪里,我实在没办法,这里不行,那里赶的,我到哪里都是在高速上漂着,我去江苏这一路的油费都是我自己贴的,我已经贴了1000多元油费了……”,这一趟路跑下来,李伟百感交集,又累又心疼又后悔……

  “我半个月没洗澡没换衣服,我自己都闻不下去了,也没什么吃的了”,昨天李伟在回忆那段日子时,说自己“头发粘嗒嗒的,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服务区洗手池那,用冷水冲下,洗澡一点办法也没有,也不敢洗,怕冻着感冒了”。

  “我不走了,我被逼得没办法了”,李伟看着眼前这个民警,他警服上的警号是“054507”。

  “那你先呆两天,你跟公司尽快联系”,“054507”听李伟说完,让人给李伟打来了开水,还送来了泡面和水果,李伟忍不住哭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当时也控制不住得哭了”。

  在写给夏文星的信里,李伟写道,“这位民警在服务区陪了我一天一夜,给我送吃的,还给我打开水……”

李伟写来的感谢信李伟写来的感谢信

  当时,在李伟面前没有选择,让公司派车来接力把货送出去?公司一时半会调动不了车,让李伟把车上的新车卸掉管自己走?他也不放心。

  “你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你把车留在这,我联系看看你是不是可以去隔离点暂时隔离”,第二天,“054507”找到李伟说。

  在高速上漂了这半个月,李伟太累了,“看这个情况,现在货是送不了了”,李伟觉得是个办法。

  2月9日吃过午饭,120车来接李伟,李伟被送到德清禹越镇临时医学隔离观察点。

  隔离点设在当地一家宾馆,“我到宾馆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冲了个热水澡”,李伟笑着回忆,“在那,我的吃住问题也可以解决了”,在隔离点,李伟吃到了半个多月来吃的第一份快餐,高兴坏了,“以前我们跑车,有时也去服务区吃饭,觉得不好吃,可这次,觉得盒饭味道也很香!”

李伟漂了半个多月后吃到的第一份盒饭李伟漂了半个多月后吃到的第一份盒饭

  “在隔离点14天理,这位好心民警给我打来电话,关心我吃住,怕我吃不好,还给我送来零食和关心……”李伟在感谢信中写道。

  说到自己之所以写感谢信,李伟说:“我到隔离点后,那个民警还经常问我好不好,还买东西来看我,像家人一样关心我,我问他名字他一直不肯告诉我,我很感谢他,太感激了!”

  14天隔离观察结束了,2月22日中午吃过午饭,“054507”送李伟到服务站,李伟跳上车,发动车子,再次到南庄兜口时,拿着健康证明和绿色健康码,很快地就通过了。

  “没想到这么顺畅”,李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054507”到底是谁呢?

  快找人了解到,他是禹越派出所副所长江洁宁,当时在高速服务区附近执勤。

  “我当时看到他,感觉他很无奈,很无助”,江洁宁回忆。

  “疫情发生后,我们常常提及‘隔离’二字,但是我们‘隔离’的是病毒,并非是人”,江洁宁说,虽然李伟户籍身份、车辆信息都来自疫情地区,但他们当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李伟的安全。

  李伟的超长货车长达22米长,上面又装着8辆新车,他辗转在高速上跑来跑去半个月,人已经到了极度疲累程度,“他吃的什么都没有,很不安全,信息也核对了,他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想帮帮他”。

  李伟去隔离点后,江洁宁去看过他,给他带了点生活用品,“隔离点都是我们本地人,他们是从外地回来,像他是外地人,一个人在这里,这么无助,我们应该关心下”,比李伟大几岁,也算是一种大哥的关心吧。

  “他一直说谢谢,我就跟他说没什么的”,李伟写信的事,瞒着江洁宁。

  李伟把货送到杭州后,在等公司新任务的时候,他特地去快递公司寄了信。

江洁宁送李伟到服务区江洁宁送李伟到服务区

  采访他的时候,他人在河南,这是他接到的新任务,从台州运车去河南。

  “浙江健康码是不是在河南也可以用?”采访时,李伟问我。

  当他确定后,很高兴,“现在开车顺畅了,情况好起来了”,他说,这趟路,是他一辈子里最难忘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