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当空,前几天西湖边又热络了起来,大家都在慵懒地散步拍照。

  难得惬意的时间点,有位女士边跑步边向清洁工派送口罩,送完一个立马又跑向另一边,一通追赶下,记者才追上了这位大姐。

  西湖边跑步送口罩的大姐,是谁?

  路边环卫工没有口罩,她花了两万,送

  大姐名叫申屠妮娜,52岁,小名叫‘小红’,杭州人,大概是因为她仗义大气的性格,朋友们都喊她‘红姐’。

  红姐年轻时去了香港打拼,前两年才回到杭州,现在和老公经营着一家食品超市。春节前后,红姐留意到疫情趋势的严重化,便向朋友买了一些口罩,开始注重日常的防护。

  可当她‘全副武装’地下楼后却发现小区里有很多人都没口罩,连门口保安的口罩都已经用了好几天。“所以我就五个五个的分给保安,又放了100个在小区门口让居民自己领,让他们领完了再联系我,但后来门卫也没再找我要过。”

  可没多久红姐又发现问题的关键——环卫工的口罩也很紧缺,“环卫工每天要处理这么多垃圾,口罩肯定要每天换啊,几天一换怎么行呢?”

  于是红姐开始加购口罩,找朋友买也好,加价买也好,不同价位的,国内外的,最后零零总总买了近四千个,花了差不多两万块。把小区的口罩问题解决了之后,她又在亲友群里说:“你们没买到口罩的就联系我,我给你们。”

  从拱宸桥一路送到西湖边

  还发动了朋友圈闺蜜

  年过得差不多了,红姐就开始在家附近徒步走,她发现运河沿岸有很多环卫工,她就顺着运河给环卫工发口罩,一般是每人两个,一天发五十个左右。

  发了没几天,红姐觉得一个人发有些冷清,就又叫上了几个闺蜜好友,“一起来送口罩啊,钱我出,就当健身了!”

  大伙都觉得红姐的这个想法特别好,纷纷响应,好友郑女士看到红姐的‘号召令’后,立马就加入了进来,第二天就来和红姐一起“环西湖”,“环卫工人们真的都很辛苦啊,我们很愿意去给他们送口罩,就是那天红姐带我直接走了十公里,我腿都酸了,但她好像习惯了没啥事。”王女士拍了拍大腿苦笑着说。

  于是红姐的‘口罩小分队’就这样成立了。她们从米市巷送到拱宸桥,从拱宸桥走到武林门,那头送的差不多了又来到西湖。她们时而三两搭伙,时而分头行动,边走边逛,时至今日,二十多天里,红姐的‘口罩小分队’已经送出一千多个口罩了。

  “他们基本上(环卫工)都很感动的,就一直谢谢我们,我们看到年纪大的也会多给一些。”

  除了给环卫工送口罩,红姐也经常碰到一些在路上不戴口罩的人,她也会尽力地劝导他们戴上,“一次我碰到一个不戴口罩的人,我说你没口罩的话我可以送你,他却说外面空气那么好为什么要戴呢,送给他也不戴,我就和他说你这是在害人害己,最后他还是经不住我烦,只好戴上了,哈哈。

  “我们在做这件事情,大家都在用心,都出了力,就是希望疫情尽快结束,而只有大家都有口罩戴,疫情才会尽快过去。”红姐认真地说道。

  老朋友说:认识她十几年,一直是这样的

  艺人郑女士和红姐是相交多年的老友,“认识她十几年了,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朋友啊或者是小区阿姨、保安,有困难了她都会尽力去帮忙的,我们以前也经常一起去收养救助流浪猫狗,碰到一些病了的,就会带它们去看病,找领养人。疫情这段时间我们也会一起去给流浪猫狗送吃的,她就是善良,有爱心,也很有同情心。”郑女士细细回忆着,眼神里流露着满满的赞赏。

  “把这些送完,今天就差不多了。”红姐和郑女士拿出手里的口罩,数了一下就又小跑着出发了,一旁的环卫工人还和她们挥手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