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疾控中心17日发表的一份新冠肺炎研究报告,截至2月11日,共有3019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包括确诊病例、疑似病例、临床诊断病例及无症状感染者),其中确诊病例1716名。

  2月19日,浙江又派出277名医护人员出征湖北。至此,在武汉、荆门等湖北疫情一线奋战的浙江医护人员,总数达1990人。每次出征前都会反复强调一个词,只有医护人员安全了,才有能力去救治病人,才能让后方的家人和同事们放心。

  那么,在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是如何做好自我防护的呢?在院感流程设计、措施改进等方面,有哪些讲究?

浙二援汉医疗队第一组组长张斌与同事们一起,为患者进行支气管镜引导下的气管插管操作浙二援汉医疗队第一组组长张斌与同事们一起,为患者进行支气管镜引导下的气管插管操作

  [医护案例]

  一个班次手消毒300次以上

  出病房要过四道关卡

  2月15日,由171人组成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医疗队,整建制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重症监护室(ICU)。这个ICU是由普通病房改建而成的,条件艰苦,防护尤为重要。

  王丽竹是ICU的护士长,我们来看看她在防护方面一天的流程——

  上班前,至少预留出100分钟作为车程和防护装备的穿戴。

  戴好口罩,从驻地酒店出门,走医护人员专用通道(与其他客人分开)下楼。一楼酒店外,搭建了两个帐篷,先进第一个“清洁区”,将酒店房间里穿的衣服、裤子和鞋子等换下来;再进第二个“半污染区”,换上去医院路上穿的衣服和鞋子。脱和穿,每一步都要进行手消毒。

  10分钟的车程,到了医院1号楼,进入工作人员清洁区6楼专用房间,换下路上穿的衣服和鞋子。在清洁区进行手消毒,换上专用工作服,戴医用防护口罩、帽子、护目镜、手套、穿防护服;戴医用外科口罩,靴套和第二层手套;根据工作需要,再戴一层帽子、鞋套、隔离衣、戴上面屏、第三层手套。

医务人员在清洁区相互检查口罩佩戴情况医务人员在清洁区相互检查口罩佩戴情况

  采用同组队员两两结对模式,穿戴过程有队员监督,组长和感控护士再次审查,如果没做到位,会马上被纠正。这一互相监督的穿戴过程,需要约45分钟。

  通过医疗区专用电梯到达一楼,通过一楼医务人员专用外通道进入2号楼,再通过专用电梯到达3楼ICU病房。进入病房前,门口有院感班护士再次对其进行检查,确认无误后进入。

  在病房公共区域,站在指定位置,与上一个班的护士交接班,彼此保持1米以上距离。

彼此间距1米交班彼此间距1米交班

  工作中,手消毒必须做到“两前三后”,即接触患者前、行无菌操作前和体液暴露后、接触患者后、接触患者周围环境后。说简单点,每接触一次患者或器械前后,都要做一次手消毒。一个班次6小时,要做300次以上。

  下班出ICU,要经过“四道关卡”,每个区域有人员监督,并有提示牌——

  第一道,污染区。走出ICU病房,脱下外层隔离衣、面屏和外科罩、、帽子、鞋套、外层手套,每步进行手卫生。

  第二道,潜在污染区。走医护专用通道,到二楼潜在污染区,脱掉防护服、靴套、护目镜等,医用防护口罩不脱。脱防护服时,帽子要往后拉下来,从里到外卷下来,动作一定要轻柔,防止造成自我污染,每次进行手卫生。

  第三道,缓冲区。进入2楼连廊缓冲区,去往1号楼,在进入1号楼缓冲区前摘掉医用防护口罩,做手卫生,更换外科口罩。然后,再进入1号楼缓冲区6楼的沐浴间,脱去专用工作服。

  第四道,清洁区。沐浴后换上自己的干净衣服,进入清洁区房间。

  出ICU病房脱防护装备,需要20分钟以上,每个人间距1米,如果遇到下班的人多,需要排队等候。每脱一个口罩或帽子等,都要进行一次手消毒,要消毒20余次。

  坐班车返回驻地,在进入酒店的第一个帐篷内(半污染区),换下路上穿过的衣服、裤子和鞋子;走到第二个帐篷(清洁区),换上在酒店内穿的衣服。

  酒店的走廊和房间里,都有手消毒液,方便大家接触物品后随时消毒。

  [区域划分]

  设计上把好第一道关

  尽全力分离出“三区二通道”

  作为我国医院感染管理专家,浙大二院感染管理科主任陆群在大年初一,独自乘坐高铁抵达武汉。将近4周时间以来,她几乎参与了武汉协和的所有定点医疗机构和“方舱医院”的设计,包括协和肿瘤中心。

  在医护人员眼里,陆群是他们的“守护神”。有护士在日记中写到,到协和肿瘤中心的第一天,看到陆主任也在,“顿时感觉心里踏实多了。”

  陆群认为,要控制院感必须深入临床一线,去发现可能风险点,尽最大努力做好感控流程。

  首先,在医院设计上就要把好第一道关,“原则上,要求有‘三区两通道’,但现实中大部分武汉定点隔离医院,病房都是临时改建的,没办法去改变大建筑结构,那只能在流程上进行优化,最大程度将清洁区、潜在污染区和污染区分离出来。”

  三区,是指清洁区、潜在污染区和污染区;两通道,是指医务人员通道和病人通道。她说,我们可能没办法在每个病区都设计好“三区二通道”,但至少整个流程上保障工作人员的安全。

酒店门口的医护人员通道,分污染区、缓冲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酒店门口的医护人员通道,分污染区、缓冲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

  2月3日晚上11时30分,陆群突然接到电话,要紧急筹建“方舱医院”。20分钟后,到达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后,工作人员给她看了原先的场馆设计图纸,图纸上,医护人员清洁区、潜在污染区与医疗区一起,同被划分在场馆内。

  她强烈建议,在展览馆外的广场上搭建板房,作为医护人员的清洁区与潜在污染区,展览馆内均为医疗区。医疗区内分区放置床位。同时,要求病床间距要在1米以上,床与床相对的通道距离至少保持2米。

  在协和肿瘤中心,住院1号楼被腾空,作为工作人员区域,住院2号楼被作为医疗区域,通过二楼连廊,两栋楼之间可互通。ICU病房由普通病房改建,没有负压,建议安装排风设施,增加空气外排;医护人员有专用电梯,进入医疗区域;病人有专门通道,进入病房;物流通道,和医护人员也是分开的,这样可以减少物流人员转运的污染;还有一个电梯,是专门运输医疗废弃物的。

  另外,根据陆群主任等感染科专家的建议,当地政府也在医护人员的驻地酒店门口,用帐篷搭建了两个区域,即清洁区和半污染区。对进出人员,再次进行“把关”,防止病毒带入。

  [人员培训]

  每位医护培训5次以上,还配备院感监督

  须欣,是浙二医疗队第八医疗组组长。

  “针对院感防控,怎么穿脱防护服、日常注意哪些细节等问题,在出发前医院就组织了一次强化培训,在飞机上又紧急培训了一次。”他说。到了武汉后,又参加了几次培训,前后加起来,现场培训5次左右,“这还不算线上培训,陆群主任会把院感防控要点放网上,供大家学习和交流。”

医护人员在交流医护人员在交流

  作为随队的感染管理科医生,严继承的主要任务就是守护好医护人员。他介绍,医疗队员们不是所有人都有隔离病房工作经验,即使在医院曾经接受过多次培训,但与真正上“战场”还是有不同的,“战场”上不容忽视每一个细节。

  “我们到武汉三天内,就组织了5次现场院感防控培训。有的同事是上岗一两次后,带着问题来参加的。”他说,培训次数再多都不为过。

医护人员给自己鼓劲加油医护人员给自己鼓劲加油

  有个女护士脸比较小,戴常规的医用防护口罩兜不住,会漏气,怎么办?严继承给她选了几款其他型号的医用防护口罩,让她尝试与选择。

  也有人提出,防护用品要不要越多越好?严继承认为:“这是没必要的,科学防护最重要,一是会影响医疗护理操作,二是脱时增加污染自己的几率,三会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在院感人员安排上,浙二在ICU病房专门每班次安排了两名院感监督护士,负责做好病区消毒、防护监督。另外,协和肿瘤中心感控科也派出28名监督员,监督每名医护人员在穿脱防护服时是否规范。

  甚至,陆群主任还拍起 “方舱医院”内保洁人员的“马屁”:“阿姨,你辛苦啊,做得非常好。”然后,再指出可以改进的地方。因为保洁做得好,可以减少污染,让医护人员安全得到更好保障,患者更快康复。

  [流程规范]

  一天换衣9次左右

  每一步操作都有规矩

  除了做好医护人员的防护培训,在操作流程上,也必须要有规矩、有监督。

  比如穿防护装备,口罩、帽子、防护服、护目镜,每一步操作的先后顺序,都是有讲究的,因为会影响防护效果。脱的时候,也一样,每步按照规定流程来做,才能最大程度保护工作人员。

  另外,病区内还有很多规矩。比如,护士交接班,要站在相距1米的指定位置;穿脱防护服时,必须两两一起,做到互相监督;医生和护士错时下班,避免出隔离时过于拥挤;脱防护服时,必须要间距1米以上,人多时必须排队等候……

医护人员进入隔离病房,门口有院感班护士再次对其进行检查,确认无误后进入医护人员进入隔离病房,门口有院感班护士再次对其进行检查,确认无误后进入

  做好手卫生是最基本的,要求操作或接触一次都消毒。“仅在ICU里面,我一天就要做100多次,护士就更多了,是我们的3倍以上。”须欣说。因为长时间戴手套,基本每个人的手部或多或少都会起疹子、泛白。所以,回到酒店后,就赶紧用护手霜或者抗皮炎、抗过敏的药膏,擦一擦。

  在防止职业暴露方面,也有完整的预案。比如手套破了要及时换,做抽血等操作时要防止针头伤到自己,如有口罩污染必须中断工作,马上换洗,备班的人顶上。

  严继承粗略地统计了下自己一天的换衣次数——

  1、房间出来前,换上在酒店公共区域穿的衣服;

  2、到酒店楼下清洁区(帐篷1),脱掉衣服;

  3、进入半污染区(帐篷2),换上路上穿的衣服;

  4,进入医院清洁区,换上全套防护;

  5、隔离病房出来,脱掉防护服;

  6、沐浴后,在清洁区换上下班路上穿的衣服;

  7、到酒店门口半污染区(帐篷2),脱掉路上的衣服;

  8、在清洁区(帐篷1),穿上酒店公共区域的衣服;

  9、到房间内,换上自己的干净衣服。

  浙二脑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第六医疗组组长张颖,平时习惯风风火火走路,但在这里,院感护士在旁会随时提醒他们,慢慢走、轻轻走,把自己当“太空人”,避免搅动空气,造成气溶胶播散。

  陈城洋是一名重症监护医生,于1月25日首批驰援湖北,在武汉市普爱医院工作。“除了工作中做好防护,在酒店房间内部,也要做好个人防护。”他说,他会对酒店内物体的表面,进行清洁消毒;带到过医院的外套,要用泡腾片泡半个小时后再洗。

  [物资保障]

  用上正压头套等新装备

  防护品紧张正想方设法筹集

  截至昨天,浙二医疗队已对多名危重症患者进行气管插管,并开展支气管镜检查。气管插管操作、支气管镜检查需要开放气道,医生与患者的头部距离近至20厘米,可能会有大量污染物喷溅出来,危险性可想而知。操作中,医生都“外置”了特殊装备——正压头套。

  这次驰援武汉,医疗队带了4个正压头套,已经使用掉了两个。一般来说,这类医疗器械使用后是由设备科或厂家负责消毒的,但在武汉特殊情况下,做不到。这几天,严继承正在专研不同厂家的正压头套的消毒方法:表面可用消毒液擦拭,内部擦不到,需要浸泡。但是,有的头套电源部分是可以浸泡的,有的又是不能的。

  ICU病房内,还有一个消毒机器人,它有三种消毒方法:有人情况下等离子空气消毒,无人情况下的紫外线和过氧化氢空气消毒,对病房进行自动消毒。浙二医疗队还配备了7台等离子空气消毒机,用于不同工作区域与病房的空气消毒。另外,还有紫外线消毒灯、过氧化氢空气消毒机、臭氧消毒机等,在不同的医疗环境中,可使用不同的消毒方式。

  “目前,前线的防护用品还是比较紧张的,防护衣、隔离衣、长靴套、眼罩等都比较少,医用防护口罩也很紧张,我们把每一件都用刀刃上。”陆群说,对于社会捐赠的口罩,他们要进行甄别筛选,哪些可以在隔离病房内使用,哪些可以在办公室区用,都要一一明确。如果使用不合理,就会可能增加感染风险。

  陆群介绍,“打仗”,“子弹”必须充足,现在浙江省卫健委、浙江大学、浙大二院、武汉协和医院等,都在想方设法为医疗队提供支援与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