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期,看守所是一个特殊的“社区”,因为这里空间相对局促,在押人员高度集中,病毒一旦扩散,将会很快蔓延。

  1月28日一早,温州市看守所二大队管教民警吴毓在监所值班,他突然倒下了……

  “他头上的冷汗像洗澡水一样倒下来,意识也开始模糊,我们叫他名字、问他问题,他都回答得很吃力。”副所长胡荣文看到吴毓的状况,发觉不妙,立马叫了120急救车,并安排民警随车前往。

  即使意识模糊,吴毓在救治途中仍呢喃着:“我没事儿的……休息一下就好……”随车的医务大队副教导员林荣则一边不断地轻拍吴毓跟他说话,让他别睡着,一边不停地催驾驶员开快点。

  争分夺秒!经过及时有力的抢救治疗,吴毓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术后于2月3日转到康复病房。医生说,吴毓由于劳累过度引起颅内出血,幸亏送治及时。

  在押人员如果感染了,那就是天大的事

  温州是目前浙江省内确症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人数最多的地级市,疫情防控任务形势严峻。全市公安民警坚守岗位、夜以继日奋战在抗疫一线。

  这几天,采访时,胡荣文几次提到如果在押人员有了疫情,那就是天大的事……

  “看守所内的疫情防控压力一点也不比社会面小”,看守所所长陈成跑说,为了确保绝对安全,在这特殊时期,温州市看守所按照上级要求启动“封闭式”战时勤务机制,全员实施上岗、隔离、调休“三班倒”模式,民警一次到单位要封闭上班1个月。

  吴毓37岁,从事监所工作10余年,是看守所里的骨干。他的工作主要是配合值班长完成非行政上班时间的窗口业务办理、业务单位提审加班时期的监督、夜间收押、电话咨询等工作。胡荣文介绍,这个岗位对民警的执法水平、综合素质要求都很高。

  事发当天,因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案情紧急,涉案人员较多,吴毓在配合做好监区消杀防疫工作的同时,主动协助其他值班民警共同带人提审。

  案件从中午开始办理,吴毓顾不上午休,并陪同办案民警加班加点,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当时有同事看到吴毓的脸色欠佳,提醒他要注意休息,吴毓笑笑说:“大概是昨天没有休息好,没关系的,这是我作为值班综合岗的职责,我没事儿。”

  直到当天提审工作结束,将最后一个被提审犯罪嫌疑人带回监室,吴毓才结束了在监区的忙碌,坐下来松了一口气。这时,已是晚上8点。

  吴毓没坐多久,就突然头晕,面色发白,直冒冷汗。他本想忍一忍继续工作,但随后呕吐不止。

  温州市看守所二大队大队长林礼丰当时在吴毓身边,见状连忙用对讲机呼叫正在监区的医务大队副教导员林荣前来看诊。他们赶紧扶吴毓去值班室的沙发躺下,给他测血糖、血压、心率,均发现无异常。可吴毓意识慢慢不清晰,反应也不敏感……

  早在春节前,吴毓就忙于各项准备工作——为了让在押人员可以安心过节,他每天工作近10小时,做好他们的节前教育以及心理疏导……“他本打算忙完这一阵后在春节期间休息下”,但随着疫情形势的日益严峻,他又第一时间返回岗位了。

  值班期间,每当有人员要进入监区,身处综合岗的吴毓都为他们准确测量体温,工作量是平时的好几倍。他陪同工勤人员对全所60多个监室现场消杀,并组织在押人员在监室内进行消毒打扫,确保消毒无死角、防疫不漏地;他配合医务大队对在押人员进行体温测量与健康访问,一切的一切,只为守护好在押人员的生命健康与监所的安全。

  比当事人自己还记得清楚

  “他是个工作非常扎实、细致的一个人。”身为吴毓的直属领导,林礼丰很清楚他的脾性和工作习惯,“他的抽屉里放着他自制的新入所人员情况登记表,桌子上贴满了记载着工作注意事项、在押人员所存在的风险隐患的小便笺,工作笔记中记满了每个在押人员的基本情况以及需要重点关注的事项。”“10点50分,医生给吴某量血压,下压94,上压158,下午加药,通知家人送病历。”这是吴毓为病号监室在押人员吴某记下的笔记。“吴某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身体状况差。医生交代一餐要吃7颗药,吴毓比当事人自己都记得清楚,还监督他一日三餐按时吃药。”林礼丰说。病号监室里有十多个在押人员,吴毓对他们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

  老同事郑烨清楚地记得吴毓曾管教过一个死刑犯,是个老奸巨猾的毒枭。每个死刑犯在临行前,都会有很大的情绪波动,毒枭也不例外。吴毓从了解对方家乡的饮食文化、风俗习惯、家庭状况入手,以真诚待人,让毒枭情绪平稳到执行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