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参过余姚水灾、菲律宾台风、丽水山体滑坡、利奇马台风等救援一支出色的队伍,今天,又一场硬仗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浙江省人民医院副院长、赴鄂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长何强发出出征令。

  2月7日上午7点,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按指令进入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上岗,进入江汉方舱医院投入紧张的救治工作。

  据了解,安营扎寨在江汉方舱医院的救治团队由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等武汉当地医院和浙江等多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组成。江汉方舱医院分东区、中区与西区,按要求,浙江国家紧急救援队与兄弟省救援队医生护士共同负责西区350多个床位的病人救治。

  今天下午,快报记者连线何强副院长及第一批进入江汉方舱医院的浙江医生费敏,他们介绍了进入江汉方舱医院后的主要工作。

  今天收治患者超过1200人

  医生一天排4班轮流值班

  浙江国家紧急救援队队长何强介绍,“现在我们浙江救援队已经进入到方舱医院开始相关的工作,今天还是主要在进一步的收病人,截至下午16:00,已经收治了900多位患者,预计今天可能还会再收300多位患者,到明天(2月8日)估计会收治1200多个患者。”

  方舱医院一共1800张床位,分为4个区,浙江救援队主要负责方舱医院西区的救治任务,大概350多张床位。目前这里的总体情况,医生力量还是非常不足。

  按照初步计划,平均是5个医生一组,来进行相关的一些分管工作,每位医生具体需要管60—70个患者。医生采取轮班制,基本上是6小时排一班,一天一共排四班。从早上8:00到下午14:00,下午14:00到晚上20:00,晚上20:00再到后半夜2:00,那么再后半夜2:00到第二天早上8:00。

  虽然是6小时一班,但医生们实际上付出的上班时间远远不止,因为他肯定要从住宿的地方赶到方舱医院,还要穿戴防护服,做一些准备工作。这个时间实际上肯定是至少8个小时了,而且在里面的工作量也是蛮大的。

  何强说,医务人员在里面主要是两块工作,一个是要评估病人的病情,要把这些重症患者找出来,及时进行转诊。第二个,对病人每天的基本情况,要进行相关的一些基本的诊疗、登记,了解他们的病情变化。从明天开始(2月8日),可能就要根据病人的情况,开始进行相关的检查以及复查等等。

  “有些患者他可能已经患病时间比较长了,比方说10多天以上了,那么经过复查如果已经转阴性,评估符合出院标准,就能够准备出院了。”

  何强介绍,我们也设计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简化的工作表单,重点关注这些轻症患者的病情变化,也进行了一些规范化的诊疗、用药和检查的一些方案,也都开始制定,同时也安排了医生的分级分层管理。安排一部分高年资的医生在舱外通过远程指导进行会诊,另外,舱内也有一些高年资的医生进行相关的抢救。

  “国家对疫情防控工作非常重视,调动能力也非常强,各方面的生活保障措施也跟上来了,当然我们医疗的力量也在逐步增强。今天我们在开会,对很多医疗方面的一些流程进行了进一步的梳理,进一步的优化。我相信再过不久,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

  方舱医院里基本生活条件都有

  还给患者准备了电热毯取暖

  首批进入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包括主任医师李亚清、副主任医师费敏、副主任医师徐良及主治医师邬盛昌,都是专门为应对此次疫情而选拔的经验丰富的医务人员,而且全是党员。他们在方舱医院除了进行医学治疗,还将对病患开展心理疏导,防止病情加重进展,降低病重率及病死率。

  “虽然我以前在急诊科工作,也是比较忙,但是在这里,我们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里三层外三层,然后还要戴好眼罩、口罩,整个透气都很困难,走路也不太方便。”

  浙江国家紧急救援队临时党支部副书记费敏说,最困难的还是因为穿了这么厚的防护服,没有办法上厕所,也没有办法吃饭喝水,否则一套防护服就毁了。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会穿着成人尿不湿,因为基本上穿上防护服后,就是不吃不喝也不拉,直到工作结束,才能脱下防护服。

  今天,费敏上的是白天的第一轮班,从早上8:00到下午14:00点的早班。这个班的主要任务负责查房,他们是负责西区这一块区域,这里有350多张床位,目前已经收治满了。

  方舱医院内的条件怎么样?一般的检查都能做吗?

  费敏介绍,这里的条件应该说还是相对比较艰苦的,不过基本的生活条件都能满足,住院必须的床铺、被子、枕头等一应俱全。因为武汉这段时间的气候还是比较寒冷,方舱医院还为每位患者提供了电热毯取暖,接下来,还会增加一些取暖的设施设备。

  “早上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工作人员给每个患者都发了早饭盒饭,中饭也是工作人员把盒饭发到每个患者的手里。”

  相比常规的医院,方舱医院主要收治轻症患者,这里的检查设施相对简单,以临床观察为主,可以测血氧饱和度,血压、体温、心率、呼吸频率,这些生命体质监测都是可以的,其他的化验检查等目前还不能做。

  总体来说,这里的患者还是比较配合我们的工作。在自己的床位上,有些在看书,大部分人则是在刷手机,微信聊天、刷微博、看各种新闻和视频的都有,还有一些患者在追剧打发时间。

  当然,也有会一些比较焦虑紧张的患者,看到医生经过,会叫住医生询问,问得最多的是“什么时候可以核酸检测?”“什么时候能够出院?”

  一个上午,至少有20多位患者询问费敏这些问题。

  一个人管理66个患者

  一早转诊了3个特殊患者

  “我们的查房任务,主要是把西区的病人全部仔细查一遍,我一个人负责管理66个病人,年龄最小的18岁,最大的65岁。”

  因为方舱医院主要是收治轻症病人,有的病人如果病情有变化,正在进展为重症或者危重症的,要及早把他们筛选出来,联系指挥部,把他们转到有救治能力的相关医院去。

  早上查房时,费敏就发现有三名患者需要转院治疗。

  一位63岁的男患者,他是一名轻症患者,同时也是一名多年的尿毒症患者,需要长期的血液透析治疗来维持他的肾功能。他最近一次做血透是在三天前,住进方舱医院后,这里没有条件做血透,因此我们及时帮他联系,马上要转到有血透治疗的救治医院。

  还有两位患者都是男性,一个40多岁,一个50多岁。他们都是同样的情况,血氧饱和度比较低。一般情况下,血氧饱和度指标如果低于93,就达到转院的标准了。这两个病人的血氧饱和度都已经低于93,而且出现了呼吸急促的症状,这是一个危险信号,说明疾病可能朝着重症发展,因此我们及时联系转院。

  有很大一部分工作是心理疏导

  除了筛选出需要转院的特殊病人,方舱医院里的医生们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做好患者们的心理安抚工作。

  这么多病人住在方舱医院里,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心理压力,所以还是要靠医护人员来给他们做一些主动的心理安慰,这样可以让患者们放松心情,更配合医护人员进行治疗和隔离。

  这里的患者,比较普遍的心理问题是感觉到孤独。毕竟要在这里隔离治疗一段时间,家属不能来探视,再加上在陌生的环境中,刚开始也不太习惯,也会加重心理上的孤独感。

  年轻人可能相对好一点,可以玩一玩手机打发时间,即使在这里隔离治疗,心态上也会好一点。而一些年纪相对大一点的患者,他们更迫切地想回家,心理上更容易焦虑不安。

  医生们会和患者积极沟通,尽可能地安慰他们,和他们聊聊天,减少他们焦虑不安的情绪。告诉他们,在这里好好配合医护人员治疗,经过评估符合出院标准才可以出院,千万不要着急。

  6辆功能不同的救援车

  相当于一所二级医院的医疗水平

  据了解,由浙江省人民医院副院长、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长何强带队的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是2月4日一早从浙江出发,经过10个小时的长途跋涉,2月4日晚上6点多到达武汉。

  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由21位队员全部来自浙江省人民医院急诊医学科、重症医学科、呼吸内科、肾脏病科、感染病科、神经外科、放射科、检验中心、重症监护室、血液净化、麻醉复苏等临床医技科室和护理单元,其中有15位党员,2位入党积极分子,另外救援队配备12位后勤保障人员。

  何强副院长介绍,本次救援队依托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与浙江省急性突发传染病防控队的车辆进行远途投送。车队由应急指挥车、救护车、检验车、水电油保障车、应急物资保障车和运兵车等6辆特种车辆组成,满载5万余件防护用品和常规药品以及部分生活用品,将为提高当地疫情防控技术水平和检测水平积极贡献力量。

  “我们的救援队以往主要参与到自然灾害及突发事件的救援,重点在于急诊创伤救治、开展手术等。这次针对传染病防治的特点,对医疗功能进行了相应调整。” 何强副院长表示,这次驰援武汉,主要提供传染病防治相关医疗服务,在防护方面做了充分准备。配备的专家包括呼吸科、感染科、肾内科、急诊医学科、重症医学科等相对应的学科专家。

  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是2011年由浙江省人民医院承建的华东第一支国家级应急医学救援队,可承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急医学救援、大型活动医疗保障、应急技能培训、实战演练等重大任务,曾参与余姚水灾、菲律宾台风、丽水山体滑坡、利奇马台风和G20保障等多次医疗救援和保障任务,队员临床经验丰富,业务能力过硬,配备X线、B超、检验和手术等诊疗设备。救援队移动医院全部展开后,其服务能力等同于一所二级医院。

  在遭遇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时,救援队将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建起一个“移动医院”。在完全断电的情况下,水电一体车可连续供电最多72小时。相当于一个二级医院的救援水平,并具备医院检查的所有功能,能够在野外提供10-15天的救援,甚至在海拔3500米、零下20℃的高原环境中,也能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