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犯什么法了,你们凭什么拷我?我说过我过几天会还的。”被执行人老何赖在地上大声呼喊。

  “现在法院是对你进行强制执行,不是和你儿戏!法院传唤你到庭,你拒不到庭,现依法对你采取强制措施,刚才已经向你发出拘传票,你仍然抗拒,我们是依法执行!” 执行法官将老何扭送上警车。

  老何是桐庐法院某案件的被执行人,经法院判决,其应支付申请人傅某人身赔偿款17万余元。执行中,法院依法处置了老何名下一辆浙A号牌的轿车,共计3.7万元。因老何名下暂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将其纳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发出限制消费令。

  近日,老何私下与申请人商议:他现在确实没有钱,但尽量每月凑足100元还给申请人。

  老何本想用此“积极还款”的小伎俩,稳住法官和申请人,但如此伎俩甚是滑稽,17万元的赔偿款,每月还100元,需要141年才能全部还清,这明显就是“赖上加赖”!面对法庭的传唤,老何还“大打太极”,不是家中亲戚有事就是要去医院看病,一再保证迟些天会还,千方百计拖延时间。

  面对如此“老赖”,不守法也不敬畏法律,唯有“给点颜色”看看。上周五,桐庐法院执行法官早早出发,一大早就上门将老何堵在了家里。“戏精”老何立即开始装病,看实在躲不过去,就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

  面对如此“奇葩老赖”,法警强制将其扭送到法院,并决定对其司法拘留十五日。 

  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申请人已致电法官,表示老何在拘留期间,其家属已经一次性将剩余赔偿款履行完毕。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