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来自一线的深度故事]

  如果你在杭州坐公交或者地铁时,给人让过座,你或许收到过这样一张小卡片:

  卡片其中一面写着“感谢您的让座,因您的礼让,杭州更美丽”,背景是一簇垂柳,柳树下有一位穿白衣的老人。

  卡片的另一面,写着“杭肇峰”这个名字,并附介绍:首任钱塘老娘舅、杭州市第二届十大金牌和事佬、浙江省一级人民调解员。下方还有一个手机号码和小区的名字。

  “杭肇峰”这个名字,可能很多杭州人都听说过。

  给让座的人发“感谢小卡片”这件事情,杭大伯说,他从7年前就开始做了,一直很低调。但现在,大伯想站出来跟大家说道说道了。

  为啥?

  杭大伯说,是因为看了都市快报的一篇报道。

  //

  这个温暖的举动

  集合了全家人的想法和努力

  //

  这篇报道,杭大伯昨天又拿出来看了看。

  原来,是2019年12月28日都市快报头版的《昨天市委全会上,周江勇书记特意点赞了两位杭州人,快报发起全城寻找 拱宸桥边卖甜酒酿的王大伯找到了》。

  这两位杭州人,一位是帮外地游客打车的热心市民;另一位,是拱宸桥边卖甜酒酿的王大伯,每卖出一份甜酒酿,他都要提醒对方一声:“如果开车的话,可不能吃的哦。”

  说起来,这两件事都是小事,可能每天都发生在杭州的街头巷尾,但杭大伯觉得,杭州人的这种热情、善良和互助的精神,应该让更多人知道,并成为一种风气。

  于是,他也想告诉大家,自己为啥要发“感恩小卡片”——目的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在杭州这个城市里,每天都在发生着这样温暖的小事,有很多这样温暖的人。

  而最开始促使他来做这件事情的,也是一则报道。

  大概7年前,杭大伯看到了这则报道,大意是:在公交车上,年轻人没有给老人让座,被老人大骂了一顿。网友纷纷评论,“坏人变老了”。

  看完这则新闻,杭大伯心里有点难受:“生活中确实有这样的老人,但大多数老人还是很讲道理的。”

  在杭大伯看来,让座是一种美德。当有人给他让座时,他应该向对方表达谢意,这是一种温暖的交流,而把“感谢小卡片”发给让座的人,则让这种交流变得更有仪式感。

  卡片是杭大伯自己设计的,垂柳,代表杭州,树下坐着的白衣老人,则代表“杭州老人”。卡片另一面的画像,是杭大伯的画像,儿媳妇帮他画的。

  7年来,杭大伯共制作了2500张感谢卡片,全部是女儿开的文印公司给印制的。可以说,这个温暖的举动,集合了杭大伯全家人的想法和努力。

  就像7年前,杭大伯跟家里人提起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大家都举手赞成。

  //

  刚开始对方会觉得很好奇

  还有人觉得很奇怪

  也有不肯接受卡片的

  //

  这几年里,杭大伯大约发出了1000多张感谢卡片。一开始,他只发给为自己让座的人,后来,他在车上看到有人给其他人让座,也会掏出小卡片相赠。

  刚开始,杭大伯给人发卡片,对方会觉得很好奇,还有人觉得很奇怪,也有不肯接受卡片的。

  “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先很惊奇地看着我,等他们看了卡片上的内容后,就会说,这很温暖。”杭大伯的愿望其实很朴素,就是想让这种好风气,成为“杭州一景”。

  今年1月14日,就有一件事情让杭大伯觉得很温暖:

  那天,我从市红会医院坐上公交车,几位看上去年纪蛮大的女同志上车后,走到了下车门旁边聊着天。我招呼她们,想给她们让个座,但是她们说,不要紧的。这时,坐在我斜对面的一个老太太,也说要给她们让座。她们也拒绝了。她们说,谢谢你,我们就要到了。

  “杭州老人的素质确实不错的。”杭大伯说,那天就想给她们各送一张小卡片,“但是我离得有点远,站起来一个刹车,有点晃,就没送出去。”

  卡片就带在身上。杭大伯已经养成了习惯,只要出门,就会随身带上十几张感谢小卡片,塞进皮夹里,再仔细地塞在衣服的内衬袋。遇到做好事的人,他就掏出来,送一张。

  //

  印上电话“一卡两用”

  我想为杭州做点事情

  //

  给人发“感谢小卡片”7年来,也有年轻人会打卡片上的电话,来感谢杭大伯。

  为什么卡片要印上自己的电话和住的小区?

  “因为这张小卡片是一卡两用的。”杭大伯说。

  杭大伯老家海宁,1999年来到杭州。在杭州生活的这几年,他觉得:“杭州这个城市太好了,我想尽自己所能,为这个城市做点事情,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好。”

  杭大伯说:“杭州的风景很好,不高兴了,我在西湖边一坐,杭州的山水一看,心情就好了。”

  平日里,杭大伯常坐42路、44路、32路公交车,常去浙大一院、市红会医院。现在,老两口除了医院,最常去的,就是西湖了。“那里有杭州最好的风景,好风景里也有让人温暖的杭州市民”。

  退休前,杭大伯在杭州一家建筑公司的广告部工作,退休后,他也一直没闲下来。平常骑电瓶车,看到有人在路上起争执,他都会停下来调解。

  年轻时说过的那件“力所能及的事”,后来就让他在杭州做起了专职的调解员。“感谢小卡片”上印着电话的意思,就是告诉对方——“如果有纠纷,可以找他帮忙调解”。

  像杭大伯这样的杭州人,在这个城市里还有很多。他们,可能是退休的邻居大伯、社区的热心大妈,也有可能是你的同事和朋友。他们做的好事,可能只是为你指个路,可能只是在街上捡个烟蒂。

  但正是他们做的这些小事,让杭州这座城市变得更美好。

  //

  大家多一点关爱

  就不用我们两位老人为你们操心了

  //

  杭大伯现在是上城区望江派出所的民间调解员,“做一休一”,和另外一个大伯轮班。

  快过年了,他还是很忙,平均每天能接到3个电话,有的请他帮忙调解,有的想听听他的意见。

  前天,他就调解了一起家庭矛盾:小两口因为老婆下班没回家吃饭而闹了纠纷,最后大打出手。

  见过许多矛盾纠纷,杭大伯时常对当事人说的一句话是:大家多一点关爱,就用不着我们两位老人为你们操心、费口舌了。

  杭大伯算了算,自己的调解成功率在88%以上。

  “老两口吵架是很正常的,互相让一让就好了。”杭大伯说,他和老伴在一起几十年,偶尔也会有一些矛盾。

  他从自家厨房里端出一盘咸菜:“你看,她就喜欢吃这个,很没有营养的呀!我说我很喜欢吃鸡蛋,让她每天早上给我煮两个,她舍不得,就煮了一个。我就很生气,煮一个我就不吃。”

  杭大伯说,老伴现在的记性已经很差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所以他去哪里,都要带着她,“手拉着手的”。

  “我和她总是在一起,很有好处的。”杭大伯说,他做调解夫妻矛盾的时候,就会和对方说说他们老两口一起经历过的事情,“就更有说服力了”。

  记者 林建安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