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三到周五,杭城大部分中小学结束了上半学期的课程,进入了考试季。考完试,正好撞上双休,杭州几家书店里小孩子扎堆,这段考试成绩还没下来、寒假作业还没布置的难得的自由时间,孩子们最爱看什么书?

  昨天下午,博库书城里,看书买书的大人不多,不过书城漫画区和儿童文学区,不少长相稚嫩的小朋友或站或蹲或趴,捧着手上书,读得津津有味。

  一个理着干净寸头、嘴角不时漾起满足微笑的小男孩吸引了我的注意。见他正看得入迷,我没前去打扰。不多时,小男孩的妈妈朝他走来,提醒男孩注意眼睛和漫画书的距离。我和男孩妈妈聊了起来,男孩并不是杭州本地小学生。

  “我们温州的小学前天(本周四)就考完试了,正好我到杭州办点事,就带着浩浩来杭州逛逛。”

  昨天一天,浩浩妈带着他游了西湖,逛了博物馆和科技馆,看到这边有书店,就过来看书了。“浩浩平常上学的时候,我对他看书还是有要求的。”

  浩浩妈说,浩浩期末成绩下来了,虽然语文数学两科都没到满分,可总体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今天他想看什么我都随他。”看着看漫画正入迷的浩浩,妈妈有点心疼,“我家孩子才7岁半,现在小学考试不讲排名,但是到了放长假家长可不能松懈。”

  浩浩妈妈给我看了手机里学校老师发的寒假作业书单,《豆豆大叔的磁铁游戏》《我想要一个圆梦》《三毛流浪记》《笨狼的故事》……13本书名齐齐排开。

  “这些都是老师要求孩子在寒假看的,我买了一些。”除了书单上的书,浩浩妈妈又买了几本绘本。“孩子多看绘本,写日记会更有话说。”

  亲子读物区,一个扎马尾、穿红色羽绒服的小女孩,正捧着一本绘本看得入迷。小女孩和我说,她在五常小学读一年级,刚考完期末考试,成绩很快发下来了。“这次我考了全班第一。”小女孩羞涩地说。

  看着我佩服着连连说学霸,女孩妈妈很自豪,向我展示了手机里女孩3岁时去西西弗书店看书的照片。“她从小就在书店长大的。”

  昨天,考完试的小女孩吵着让妈妈开车带自己来博库书城看书。“下雨路上又堵,开了有1个小时才到。”一到书城,女孩直奔绘本区。“她最喜欢看福尔摩斯一分钟破案的故事书。”妈妈说,女孩平常学习习惯不错,“这个寒假,她想看什么我都随她。”

  我注意到,漫画区、儿童故事区基本都是小朋友,而一到六年级教辅区,清一色几乎都是大人。

  正给自家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挑辅导书的韩妈妈向我倒起了苦水。戴着眼镜的韩妈妈看起来很温柔,不过,朝儿子在的历史读物区方向看了一眼,韩妈妈叹了一口气。

  “我家小孩才10周岁,刚才我让他和我一起来挑辅导书,他不乐意。”韩妈妈说,其实她自己也是从小学生一路走过来的,理解孩子的抵触心理。

  “寒假作业学校已经出来了,我看着都觉得多。”虽然心疼,一想到孩子班里还有同学考完试第二天就去辅导班学下学期课程了,韩妈妈下午赶紧拉着儿子直奔书城。左挑右选,给儿子分别买了两本四年级下学期的语文、数学辅导书。

  “刚才找不到我还拼命去找。”捧着手里的4本辅导书,韩妈妈自嘲地说,她也不能保证儿子在寒假能不能看完这些教辅书,“就算花钱买安慰了,说不定寒假看完下学期就能成学霸了。”

  大人们基本都绕着教辅区打转,不时有小孩处于同一个年级的家长,交流挑书心得。

  教辅区另一侧,完全是孩子们的世界。一些小朋友看书的姿势很豪迈,有直接趴在地上看的,有把身体拧成麻花状扭着看的。

  一个戴黑框眼镜、不时变换姿势的小朋友,正坐在地上看一本大部头的小说——混血豺王。自称“阿福”的这个小男生今年9岁,学习成绩不错,这次期末考语文数学两科都免考。寒假作业刚发下来,“阿福”就主动写了一些,他家里离博库书城很近,爸爸把他送到书城门外,他自己进来,已经看了一下午了。阿福很有主见,平常看什么书都自己选。“我喜欢看描写动物类的书。”毕竟年纪小,有些字还看不懂,他说靠猜能看懂一大半。

  “阿福”旁边蹲着一位小姐姐,正在看儿童作家杨红樱的经典作品——《淘气包马小跳》,小姑娘上六年级,这次期末考试在全班排名中上,妈妈奖励她来书城看自己喜欢的书。

  “老师现在要求我们看比较有深度的书,像《第三军团》了,《爱的教育》了……”不过她自己最喜欢看的还是杨红樱的书。“考完小升初就好了,能有一个长长的假期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