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伯和老伴王阿姨

  第一次去泰国清迈过冬

  跨年夜大家吃了个团圆饭

  朱大伯和老伴王阿姨,老两口住在瓶窑农村一幢很大的别墅里,后来通过快报,向社会征集了一批老人抱团养老,除了抱团养老,他们还经常一起抱团旅游。

  去年8月,山东人何阿姨在网上看到杭州抱团养老的新闻,风风火火从山东一路“摸”到瓶窑,一来就看上了这里的好环境,从此11位老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平时一起种种菜、做做美食、搓搓麻将、听听音乐跳跳舞,大部分人周末回家和子女团聚。

  何阿姨在清迈待过三个冬天。今年她带着朱大伯和老伴等8位在瓶窑抱团养老的老人,还有上海和杭州其他一些老人,组成一支25人的“候鸟旅行团”,2019年12月16日一早从萧山机场登机,中转长沙,下午4点左右到达泰国清迈,正式开始了在异国的过冬生活。(相关报道:67岁,考出汽车摩托车两本驾照!杭州何阿姨在泰国清迈养老)

  清迈在泰国北部,经度98.9,纬度18.7,时间比杭州早一个小时,属于热带季风气候,全年气候分为干、湿两季,平均气温25.5摄氏度,森林面积广阔,这两天气温在20-30摄氏度左右。

  朱大伯一行人住进市中心一家泰国人开的民宿,一个房间大概20平方米,布局比较简单,一张大床,有冰箱电视,一个月租金合人民币1000元。

  朱大伯说,清迈靠近赤道,热带水果比杭州便宜,前几天他和老伴去买了3根香蕉3个芒果8个莲雾,个头比在杭州看到的大,总共花了230泰铢,合人民币大概50元。

  刚来几天,他们经常去当地中国人开的餐厅吃自助火锅,40元人民币一位,菜品丰盛,肉片、鱼片、虾、冰淇淋、蔬菜、沙拉……

  “一开始我还怕吃不惯泰国菜,怕太辣或者味道怪,后来尝尝还不错,咖喱味道挺鲜的,也不太辣。”朱大伯说,清迈盛行盖浇饭,米饭、鸡肉、肉片,蔬菜全放在一个盘子里,价格也不高,前两天他们4个人分别点了肉丝鸡蛋饭、炒河粉、鸡肉蔬菜蛋饭和包心菜粉丝肉,总共花了168泰铢,相当于39.5元人民币,平均一份盖浇饭不到10元钱。

  朱大伯老伴王阿姨说,清迈当地人好像不太喜欢在家做饭,都是下馆子,这让他们这些打算每天买菜做饭的中国人很不习惯。

  “好在我早有准备,从杭州带来了小电饭煲和小锅。现在每天早上7点起床,八九点钟去菜场买菜。清迈的菜场不像杭州那么整齐有秩序,蔬菜比杭州贵一点,包心菜一斤35泰铢(合人民币8元左右),萝卜一斤40泰铢(合人民币9.3元左右)。蔬菜比杭州贵,不过肉便宜,排骨才人民币15元多一斤。”王阿姨说,昨晚她做了萝卜烧葱、烤鱼和炒芹菜。

  早饭以蛋糕牛奶为主,牛奶一大桶200泰铢(合人民币46元左右),王阿姨说比杭州便宜三分之一,并且奶香醇厚口感丝滑。矿泉水也不贵,一大桶合人民币1元多。

  清迈当地人主要讲泰语和英语,朱大伯很自豪地告诉我,他曾经是英语老师,虽然退休20多年,简单的日常沟通还能应付,真的不行还有一大法宝:手机上的翻译软件,只要将中文输进去,或者朝着手机说中文,手机就能自动转化成泰语。

  “泰国人特别友善,经常和我们主动打招呼——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说一句“萨瓦迪卡”,我们也回一句“萨瓦迪卡”,表示敬意。

  “他们说话很温软,不过很讨厌有人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一有人大声说话,大家就会一起看着他。我儿子去过泰国,回来跟我讲,去那里千万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

  朱大伯说,清迈治安很好,晚上睡觉都可以不关门。

  在清迈的娱乐活动,白天以旅游和打牌为主。

  朱大伯他们在清迈待了十多天,几乎玩遍了当地的景点。清迈寺庙多,白庙、蓝庙、黑庙,都去了,前两天一行人还去了苏铁山。

  朱大伯说,清迈马路没有杭州开阔,大概只容得下两辆车并行,摩托车多汽车多,房屋几乎都是平房,最多两三层。前两天他们报了一个当地旅行团,来回车票一个人70泰铢(合人民币14元左右)。车子开了大概半个小时,门票每个人花了50泰铢。

  “我们在当地出行都是面包车,一车坐六七个人,10公里以内大概20泰铢,换成人民币才4元钱。”

  王阿姨在当地花100元人民币买了一张手机卡,不限流量但不能打电话,可以聊微信看电影。考虑到那边娱乐活动可能比较贫乏,从杭州出发时她还特地带了一副塑料麻将和一副纸牌,午睡过后就叫上几个老人,坐成一桌打发时光。

  朱大伯喜欢看电视,在那边能收到国内的中央台和湖南台。

  “我们酒店里还有来自加拿大和美国的老人,我经常和他们用简单的英语聊几句,比如你从哪里来,在这里过得怎么样……”

  朱大伯说,清迈晚上还是比较热闹的,咖啡厅、歌舞厅、酒吧……但这些对老年人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了,他们最多去逛逛泰国的夜市,“很多小商品小玩具还是我们中国产的。”

  朱大伯说,万一有病,泰国买药也比较方便。药店很多,很多店员是华侨,药品种类也齐全。朱大伯睡眠一直不太好,前两天就去买了助眠药,价格和国内差不太多。

  “清迈我第一次来,这里的生活对年轻人来说可能有些无聊,老年人过过冬还是不错的,物价不贵,吃饭每天花二三十元钱。气温高,经常30摄氏度,走一会儿就出一身大汗。”朱大伯说。

  王阿姨也觉得在清迈过冬很不错,每天出去体验异国风情,回来穿着短袖吹着空调喝着椰汁打打麻将,又休闲,又新鲜。

  跨年夜,朱老师和几个抱团养老的成员,还有几个从国内新来的亲戚,一起吃了2019年最后一顿饭。

  “我们买了鸡鸭鱼排骨,一起边吃边聊天,聊在清迈过年和杭州过年的差别。我还抿了几口白酒。晚饭后七点多,听说清迈公园可能有活动,大家去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回来看到警察局门口广场上摆了很多凳子,有人敲锣打鼓,可能有领导要发表新年讲话。我看街上没什么大变化就回去了,你也知道我们上了年纪的人不爱凑热闹……”朱老师说。

  新年零点,朱大伯还没睡着,听到街上传来噼里啪啦鞭炮和烟花的声音。

  75岁张教授和老伴

  在三亚过的第6个冬天

  新年第一天在海景阳台作诗一首

  75岁张教授的跨年夜是在海南三亚过的,这是他和老伴在三亚连着过的第6个冬天。

  张教授退休前是兰州大学教授,爱好文学,曾被兰州晚报聘为顾问,退休后随女儿住在萧山。

  海南的冬天他们也去过别的地方,还是三亚感觉最好,去年住海边的锦江之星酒店,今年住在一家叫水晶蓝湾的海滨公寓,一个月三四千元钱。酒店和公寓都不能做饭,都是自己买着吃,两个人一顿正餐花三十来元钱,觉得吃得不错,昨天中午吃的是鲳鱼、西红柿炒蛋和青菜。

  “物价整体比杭州低,特别是水果,新鲜小蜜橘一斤三元。”

  张教授住的是海景房,每天在阳台拍照,记录日出日落。上午去海边走走,看别人唱歌跳舞。

  “海边很热闹,从早上到黑夜,都是一群快乐的人,有教音乐的,有指导乐器的,还有模仿鬼步舞的……我看到85岁的老人在海滩上教别人跳舞,跳的也都是老年人,不问不知道,一问才知道,70岁的我在他们中算是年轻的了。”

  难怪张教授每次都把自己的过冬之旅叫“诗情画意三亚行”。

  昨天2020新年第一天,张教授心情不错,坐在阳台上,手机不停收到亲人朋友发来的新年祝福,远眺海天一色,近看椰林海滩和热闹的人群,即兴赋诗一首:

  硕果累累椰子树,

  白云朵朵通天路。

  向天再借五百年,

  五百年后再相逢!

  丁大伯贾阿姨夫妻

  第二年在西双版纳过冬 

  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跨年

  贾阿姨75岁,老伴丁大伯78岁,退休多年,每天看报看电视,微信和老同学老同事建群聊天。

  几年前他们在朋友圈看到,同事老吕常去温暖的南方旅游过冬,老吕也经常在朋友圈和群里晒旅行的风景,看上去整个人精气神很足,老吕也鼓励他俩趁着身体还行,要多出去玩玩。

  杭州冬天湿冷,贾阿姨膝盖有风湿,天冷更难过。和老伴一商量,孩子早已成家立业,孙辈也大了,两人退休工资也还行,不如一起抱团出去旅行过冬吧。

  去年贾阿姨和丁大伯第一次外出过冬,去的就是西双版纳,体验很不错,今年又去了。

  2019年12月7日,一行15人从杭州出发飞到西双版纳,都是贾阿姨和丁大伯的老朋友老同事,杭州直飞,机票折扣大,500元就能买。

  下飞机有专人接,接机的是开化老乡,在西双版纳开酒店,去年就住他那里,今年提前约好还去他家,标准间2600元一个月。

  酒店附近就有超市餐厅,买了菜可以拿去免费加工。贾阿姨说,鸡鸭鱼肉蔬菜和杭州价钱差不多,一顿中餐一个人20元搞定。

  祖国真是幅员辽阔,杭州早上8点太阳升起,西双版纳天才蒙蒙亮。上午街上很安静,下午天热,气温有时能达到30摄氏度,街上人也不多,只有夜市非常热闹,持续到凌晨。

  丁大伯在杭州有晨练爬山的习惯,到西双版纳也在坚持,和在杭州不一样的是,在西双版纳每次出门都带贾阿姨一起。两人吃完早饭,出门到澜沧江边,上午在城里逛逛,走走没走过的胡同,寻找“新鲜”。下午一般在房间休息,会会朋友,打打牌。“我们到这边来,主要是休息的。”贾阿姨说。

  交通工具也方便,小团队出行都打出租或者包车。

  眼看新年,同事老吕建议大家旅行跨年。2019年最后一天,一行人包车去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

  “站在高高的发射塔前,心潮澎湃,为伟大的祖国感到自豪。”老吕说。

  昨天新年第一天,他们又参观了攀枝花三线建设博物馆。老吕还记得当年毛主席的话,“老人家说搞三线建设,没有火车坐汽车去,没有汽车可以骑着毛驴去。三线建设不起来,他睡不着……上千万人参与,四百多万人迁徙,几辈人无私奉献,铸就了三线建设的民族之魂。”

  老吕说这次旅行等于上了一堂传统教育课,让大家不忘初心。

  老吕劝我有空也要多出去走走。我说报社工作忙走不开。老吕笑了,说是的,又接着鼓励我,“青春是用来奋斗的,退休是用来回忆的。”

  “小刘,我是赶上好时代了,感谢祖国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