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眺钱江,背枕五云,左傍九溪烟树,右伴云栖竹径,每平方均价“10万+”,每幢别墅总价都在千万以上,说起位于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内的绿城杭州九溪玫瑰园,不少人并不陌生。

  2020年1月2日上午,新年上班第一天,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的执行员来到九溪玫瑰园星萧苑某幢,在公证处公证员、物业公司人员、申请执行人及其律师的见证下,对拥有着豪宅、却拒不履行的被执行人名下房产进行强制腾退。

  豪宅为何被强制腾退?

  事情还要从8年前说起。

  作为上述房产的产权人张某、李某(均系化名),在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系担保人。当初主债务人杭州某公司向某银行借款本金人民币1800万元,并以该处房产设定了抵押(房产面积336.85平方米,于2011年11月16日办理抵押登记)。后由于主债务人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银行将主债务人及四名担保人张某、李某、王某、杭州某控股集团公司一并诉至法院。

  2015年6月,上城法院判令主债务人承担本息、案件受理费等在内的还款义务,四名担保人按照保证合同承担保证责任,原告某银行对抵押房产进行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一审判决生效后,由于被告没有履行,原告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李某不服一审生效判决,向杭州中院提出了再审申请,当时杭州中院亦提审了本案,原执行案件经申请执行人同意,该案件执行程序终结。

  之后杭州中院对该案作出的终审判决中也对上述房产的抵押权实现再次作出了明确:银行实现上述房产的抵押权后,其中两名担保人张某、李某有权向主债务人杭州某公司追偿。

  法院判决已生效,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必须得到保障。

  “接到这个案件后,我们就先后张贴了查封公告和限期腾退公告,但当时别墅里还有租客,我们通过努力,做通了租客的工作,在租客搬离后,被执行人还是一直没有主动联系法院,我们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听,鉴于这种情况,我们今天来依法腾退该别墅。”执行局综本案件管理组执行员钱军表示。

  目前,该涉案别墅依法腾退完毕,下一步将进入评估拍卖程序。

  法官提醒

  各方在真实意思表示下签订的担保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对各方都有约束力。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除非主合同不成立、无效或被撤销,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因此,当事人在签订保证合同时必须根据自己的保证能力审慎审核,千万不能因为碍于面子、疏忽了法律风险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