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红(葡萄)酒作为一种高贵、健康的产品,历来受人喜爱,随着生活品质的提升,红酒也成为一种高雅时尚生活的象征,但你可曾想到市场价一瓶五千元的拉菲红酒,成本可能只需三百元,而我们入口的红酒液仅价值三十元。

  近日,台州、路桥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在山东、北京、河南、河北、辽宁、台州等地统一收网,一举打掉多条横跨多个省市的生产、销售假冒知名商标品牌红酒的产业链,抓获嫌疑人12人,捣毁生产销售及仓储窝点9个,查扣资金60余万元,假冒国内外“奔富”、“拉菲”等知名商标品牌红酒200余箱,作案用空红酒瓶4000余只,生产设备2套,假冒商标标贴10000余张,涉案金额高达6000万元。

  近日,浙江台州警方通报了相关案情,查扣的假红酒、空酒瓶堆成了小山。据悉,这些假红酒销售网络遍布全国22个省市。

  小小店铺,牵出涉及全国多省的假酒案

  今年7月底,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接市局食药环支队线索传递:路桥日用品商城一家店铺可能销售假酒。

  接到线索后,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经对这家店铺深入侦查,民警发现王某江与其妻子、小姨子以店铺为据点暗中销售“奔富”、“拉菲”等假冒知名红酒。经对其进货渠道、交易信息等数据进行分析,初步确定是一起特大跨省生产、销售假冒知名红酒案件。

  随后,在网安支队、阿里巴巴公司的支持下,民警详细分析王某江的进货渠道,逐级查找制假源头,通过层层抽丝剥茧,多级中间商、多个制假窝点的面纱被揭开。

  8月份开始,民警多次转战河北、北京、山东等地实地核查追踪,确定窝点信息,以及中间商、制假商的住址、经常活动点。

  经过一段时间的蹲守、排摸,专案组逐渐摸清了这一制售假知名红酒团伙的整个链条运作情况,包括人员组织分工、活动规律,存储仓库、生产灌装窝点以及上下线情况等,并制定详细收网行动方案。

  集中收网,一举捣毁多个制售假冒窝点

  9月2日,台州、路桥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出动50余名警力,由路桥区副区长、公安局局长李孟和台州市公安局食药环支队支队长朱敬聪任总指挥,分赴辽宁、河北、北京、河南、山东、路桥本地同步开展抓捕工作。

  9月2日深夜,抓捕组抓获山东窝点制假商张某鹏,各抓捕组同步开展收网,至9月3日连续抓获北京窝点制假商孔某平、罗某玲两夫妻,山东窝点制假商曲某某,辽宁、北京、河南的中间商张某朋、蒋某虎、孙某荣等人,以及路桥销售点王某江等人,共计12人,查获大量假冒品牌红酒、制假原料、红酒空瓶、商标等。

  金盆洗手最后一单,隐姓埋名也难逃天网恢恢

  恰逢中秋国庆双节,中高端红酒市场需求旺盛。北京中间商张某朋从事买卖假红酒多年,迫于近年来公安打击力度不断提升,张某朋准备在中秋节前再赚一笔钱后金盆洗手。

  8月31日,张某朋做完最后一笔单子。为逃避打击,立即潜逃回河南老家,更换了手机号码、微信等联系方式,弃用了经常驾驶的奔驰轿车,改用摩托车出行。本以为改头换面骗过公安机关的侦查,可不曾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专案民警早已锁定他的行踪,在其住处蹲点守候多时,成功将其抓获。

  野心勃勃想“单飞”,公安出手被“截落”

  北京中间商蒋某虎有两个得力助手尚某某和刘某某,负责推广、接单、财务等工作。刘某某热衷假酒生意,非常“勤奋”,每天花费六个小时以上,在上百个微信群发布红酒销售广告招揽“生意”,赚取一定比例的佣金。时间一久,刘某某发现掌握了大量的客户资源,面对高额“利润”诱惑,野心膨胀,决定抛弃老板“单飞”。9月2日,刘某某在网上谈妥了一家厂商代加工灌装红酒,携带12万元奔赴山东,一口气订了500箱“奔富”红酒的生产原料,准备乘着双节“旺季”大干一场。没想到却是“自投罗网”,办案民警已在山东等候多时,在其住宿的宾馆房间果断将其抓获,细心的民警在床垫底下搜出了6万元交易尾款。

  办案民警顺藤摸瓜,查获了位于山东的另一处制假窝点,抓获制假嫌疑人曲某某,当场查扣3000多个空红酒瓶,追回刘某某前一天预付的6万元定金。刘某某的“单飞”发财梦就此破灭。

  30元的低质酒液,如何“变身”5000元的高档“拉菲”

  团伙嫌疑人落网,随着审讯、调查等工作的有序推进,案件的各个细节也逐渐清晰明朗起来。

  经查,这是一个由张某朋、蒋某虎、孙某荣等人搭建多级销售网络,通过网上招揽生意,由北京孔罗夫妻店生产高档假冒红酒、山东张某鹏生产中高档假冒红酒的省生产、销售假冒红酒团伙。该团伙销售网络涉及全国22个省份,均为“奔富”、“拉菲”等中高档红酒。

  据现场勘查和犯罪嫌疑人交代,张某朋、蒋某虎等人接单后,由孔某平、张某鹏在低质红酒原液中添加色素、调味剂等勾兑,调出近似客户需求红酒口感,再由张某朋、蒋某虎等人品尝确定后生产。

  这些假酒制假成本非常低,例如一瓶“拉菲”红酒,回收的酒瓶成本三百元左右,使用红酒原液价格不到三十元,加上标签、酒塞、包装盒等,成本不到五百元。制假团伙以一千多元价格批发销售,再经过中间商商转手赚差价,到了终端市场,摇身一变售价五千多元,售价与正品无异。从制造成本到销售价格,中间的差价翻了十几倍,参与制、批、售假酒每个环节的犯罪嫌疑人都赚取了高额“利润”。

  目前,涉案的12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深挖中。

  最后警方提示:

  喝完高档酒之后,可以把瓶子顺手带走,以免让这些酒瓶再度流入市场,危害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