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了,黑了,这时候你去过南山路吗?

  车从身旁经过,脚下是咯吱作响的梧桐落叶,放眼望去,火树银花、繁星点点。路的正中间挂着一块灯牌,上面亮着“恋上南山路”五个字,就像第一眼见到夜南山路的心情。

  夜南山路,是在2016年被点亮的。在G20峰会前,西湖周边机动车禁行期间,大家纷纷来南山路压马路,坐在马路中间留影打卡,这股热潮在当时被称作“南山坐”。

  时隔3年,夜南山路将迎来一次新变化。

  为了更好的打造这条“黄金湖岸风景线”,与湖滨步行街区的亮化风格相呼应,提升亮化环境,上城区拟实施南山路艺术休闲特色街区夜景照明提升工程,工程计划于12月初开工,月底完工。

  本次夜景照明提升由上城区城管局牵头实施,由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总院进行设计,主要解决灯具老化破损,部分破损缠树串灯影响树木,公共空间照度不足等问题。

  “主要的变化,就是建筑灯和树灯。湖滨步行街南端附近的元华广场等建筑将安装泛光灯,营造‘墙面如洗’的历史感光效;‘恋上南山路’附近一段的灯树效果将保留,其余路段将把缠绕灯带换成投光灯。”上城区城管局市容环卫亮灯监督科副科长杨寅杰说。

  保留“恋上南山路”

  其余路段拆掉缠树灯串

  南山路,位于西湖南线风景名胜区的东南面,东靠西湖大道、河坊街、吴山、万松岭,北起解放路与湖滨路相连,南接玉皇山路折而往西,与虎跑、西山路相接,因西湖南部诸山统称南山。

  涌金门、中国美院、钱王祠、茅以升旧居、恒庐美术馆、吴山书画院、柳浪闻莺等点缀在街两头,让它充满了艺术气息。

  因而,这次夜景照明提升,也跟南山路的气质紧密相关:富有历史感、艺术气息。

  具体怎么改呢?

  保留南山路钱王祠公交站至广福里路段的“恋上南山路”。“恋上南山路”的灯牌挂在这儿,很多人专程赶来打卡,取景拍照,因此该路段的灯光效果(包括树灯)将悉数保留。至于树上的缠绕灯串,旧了的将更换成新的,仍采用目前的LED环保光源。

  而且不用担心树长“胖”了会被灯串紧锢。杨寅杰说,上城区城管局将落实养护单位时不时给灯串“松绑”,确保树木健康、正常生长。

  也就是说,未来,从恒庐美术馆看完画展出来,走进小食店喝上一碗热腾腾的豆花,趁浑身暖洋洋的跑上街头拍灯光艺术照,仍是夜南山路的常态。

  而其余路段的树上灯串,会在改造完毕后消失。

  杨寅杰说,南山路(解放路至钱王祠、广福里至省军区路段)两侧的梧桐树,将“脱”下灯串,换上新衣服——投光灯。投光灯将安装在粗壮的树杈上,一般一棵树上就一盏,就像放在树干上的松果一样,向着树顶投射暖白色的灯光。

  即使这段路见不到火树银花了,但仍有暖暖的泛光,把梧桐叶映亮。        

  说完了树灯,再来说说建筑灯。作为一条热门的旅游打卡街,南山路的夜景需要更明亮一些、热闹一些,这就意味着很多沉静于夜色的建筑,将被点亮。

  由北往南,建筑灯光的风格分成了五类:历史建筑灯光、中国美院灯光、街巷空间灯光、墙门投影灯光、沿街廊架灯光。

  举个例子,《再生缘》作者陈端生居住过的勾山里,既属于历史建筑,又属于生活街巷。这一次,勾山里的沿街门墙,将装上投射灯,让暖色灯光泛照石墙,既不晃眼,又能呈现古典韵味。“勾山里”三个字,也会被灯光勾勒出清晰的轮廓。

  既要夜色迷人

  更要让梧桐树畅快呼吸

  为什么要给灯串“松绑”,甚至拆掉呢?

  这得从一个“春天的故事”讲起。今年4月,戴女士发现每天路过的南山路有好多被束缚的梧桐树,于是在杭州新闻App民意直通车栏目里留言:

  “树上面的灯带,是2016年装上的,当时绕得不紧。现在两三年过去了,树木在不断生长,把预留的空隙都填满了,如果再不给树木松绑,它们就要被包成粽子啦!”

  当时,我们来到现场,看到大部分梧桐树都开始脱皮了,露出了乳白色的树芯。但被灯带缠绕的部分,树皮无法顺利掉落,全裹在树上。

  如果树皮无法掉落,就会影响梧桐树的健康。

  市园文局工作人员说,法国梧桐是高大乔木,茎秆粗壮,木质部比较发达,韧皮部每年都在更新,以至于长到一定粗度,外面的树皮裂开自然脱落,由新的树皮代替。它们跟人一样,感到热了,就要把“外衣”脱了散热、降温。树皮掉不下来,就会闷在身上,肯定会不舒服。

  另外,脱落的树皮往往带有病虫害,如果持续留在树上,也会影响树木的健康。

  其实,养护单位平时也在进行树木巡查、维护,包括“松绑”。但梧桐树脱树皮后,仅“松绑”还不够,还要把整条灯串拆下来,将脱落的树皮剥下来,再将灯串缠上去。因此没法一次性维护完,需要一段时间。

  今后,大部分梧桐树都“脱”掉了灯串,仅留那一小部分,养护的效率必将大大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