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姑娘小美(化名)2003年出生,4岁时,父母因性格不合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小美由爸爸抚养教育,妈妈支付每月300元抚养费。之后,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小美则跟随爷爷奶奶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去年12月,爸爸意外身亡,爷爷奶奶年纪都大了,要负担小美的日常开支,也很吃力。

  这十二年来,小美都没见过妈妈,妈妈也没有按照当初的约定支付抚养费,小美联系不上她,便一纸诉状,将妈妈告上法庭,要求支付抚养费直至自己能独立生活为止。

  萧山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这起案件,法官辗转联系上小美妈妈,发现她早已再婚并养育了两个子女,夫妻俩收入不高,还背负了14万元多的债务。不过,小美妈妈极力否认“从未支付过抚养费”一事,称在小美爸爸身亡前,一直按时转给他抚养费。

  母女俩说法不一致,要弄清真相,最好的方式就是安排两人面对面聊一聊。

  调解当天,母女两人态度都很冷漠,几乎没有互动。法官仔细询问、核实,才得知小美妈妈之前确实每月都按时转来抚养费,只是小美爸爸从未向小美提及。

  小美妈妈说,自己曾在小美爸爸死后给小美转过12000元,当做是一次性支付小美成长至18周岁的抚养费。

  “这笔钱你收到过吗?”法官问小美。

  小美沉默了一会,点点头。原来,小美觉得按照杭州的生活水平,这笔钱不足以支持未来两年的生活和学业支出,她对妈妈心怀怨恨,故意隐瞒了这个事实。

  最后,妈妈表示愿意将小美的抚养费调整至每月800元,对此,小美也表示满意。

  调解协议签完,小美妈妈将法官悄悄叫到法庭外,拜托他带句话给小美:“不是我不心疼她,我现在已是胃癌中期,也不知道还能走多久,希望有朝一日她能谅解我……”

  等她走后,法官将这话转达给小美,此前一直表情冷漠的小美听完,愣住了,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如果她早点说,我就不会起诉了……”她抿着嘴,眼睛有些红了。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