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四十五分,从云南西双版纳飞往杭州的航班缓缓降落在萧山国际机场,一名神色慌张的男子刘某匆匆下了飞机,却被已在机场“恭候”多时的民警逮了个正着。

  浙江省人民医院急诊室内,经过一天一夜的排泄,刘某从体内拉出了足足53个长约5厘米、宽约1厘米的白色茧形包装物,净重291.03克,均检测出海洛因成分。

  从刘某体内排出的海洛因

  眼前这个面色苍白、痛苦不堪的年轻人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要铤而走险?时间还要追溯到2018年4月。

  赌博输钱

  93年小伙瞄上“人体藏毒”

  家住广东的刘某是一名90后,读到初中二年级就辍学外出打工的他,唯一的爱好就是赌博。2018年4月的一天,他和朋友前往缅甸赌博,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外号叫“黑皮”的四川人。“黑皮”瞧准了刘某年轻好赌,告诉他如果手头紧可以做人体藏毒,这个来钱快,一次运输报酬就有一万多。刘某当时并不缺钱,所以没有马上答应。

  回国后,刘某在打工期间多次赌博,工资不高的他几次下来已是负债累累,正当一筹莫展之际,他想起了“黑皮”说的那种“来钱快”的方式,于是通过微信联系上了“黑皮”,又经介绍搭上了缅甸的老A,并在高额报酬的诱惑下,决定搏一回。

  辗转曲折

  5小时吞下53包海洛因

  在老A的安排下,刘某先后换乘火车、小巴车、汽车、橡皮艇,被辗转带到了缅甸,期间的住宿费和交通费均由对方支付。

  在缅甸的一个小卖部里,灰头土脸的刘某终于见到了一直在幕后指挥着自己的老A——一个看上去30出头的微胖男子。老A带着刘某到达下榻的酒店房间,收走了刘某的手机和身份证,并要求他在房间里面练习、用苹果进行吞食训练。

  3天后的凌晨1点半,老A和同伴拿来了65小包用透明胶带包住的茧状白色物,并告诉刘某里面包着的是海洛因,要求其吞下并带到杭州的指定地点,就可以拿到之前承诺的报酬。刘某看着这些拇指大小的毒品,心一横,皱着眉艰难地吞咽着,一颗、两颗、三颗……直到早上6点半,精疲力竭的刘某也只勉强吞下了53包。临走前,老A将手机和身份证还给了刘某,此时刘某才发现,手机里和老A的微信好友、所有的转账记录、通话记录都已经被清空了。

  机场被逮

  万元报酬换来15年铁窗生涯

  当天晚上,刘某乘飞机从西双版纳前往杭州,可能是做贼心虚,刘某说自己的眼皮一直在跳。果然,警方早就知道了他的一举一动,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下城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违反了国家毒品管理法规,明知是毒品依然选择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

  法官说法

  近年来,随着打击毒品犯罪力度不断加大,一些不法分子采用人体藏毒等更为隐蔽的方式偷运毒品。

  这类贩毒方式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运毒主体的年龄、文化程度普遍偏低。由于人体贩毒门槛低,一些文化水平低、无正当职业的年轻人出于赚“快钱”目的,不惜铤而走险,本案中1993年出生、仅小学学历的刘某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二是运毒人员大多乘坐飞机偷运毒品。毒品在人体内停留的时间非常有限,期间运毒者基本不进食、不排泄,且由于胃肠的蠕动和胃酸的腐蚀,一旦外包装破损,运毒者随时都会丧命,这些高危特性促使运毒人员多搭乘飞机运输毒品。

  三是运毒者经多次辗转,源头难查获。为逃避追查,贩毒集团一般不与运毒者直接接触,而是由“中间人”指挥吞塞毒品,确定路线、交货时间等,期间要经过多次辗转,因此想顺藤摸瓜打击整个犯罪链条难度较大。本案中,据刘某交代,在从广州到缅甸途中,其至少与7名不同的“中间人”有过接触。

  四是毒品纯度高、单次运输量大。因人体容量有限,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毒贩常选择纯度高、利润大的新型合成毒品,如本案中的海洛因,且单次藏运毒品量大,净重在300至400克之间比较普遍。

  案件中的刘某为了一万三千元的报酬,最终身陷囹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将在狱中度过,实在令人唏嘘。再次呼吁大家珍爱生命、远离毒品,不要因为一时的爽快或企图赚快钱而走上吸毒、贩毒的“不归路”,你将为此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