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南肖埠小学的国际象棋室来了一位大哥哥,和十几位小棋手进行了一场车轮赛。

  在国际象棋里,车轮赛一般以表演赛的形式进行,走车轮的棋手站在内侧,其余选手坐在外侧。走车轮的选手需要依次到每一个桌子前走棋,并同时和十几个对手对战,直到所有棋局全部结束。

  这个大哥哥长得黑黑壮壮,很少说话,下棋时依然是一脸严肃。和他对战的小朋友时不时抬头用崇拜的眼神偷看他。

  他就是前不久,作为浙江队一员,在第四届全国智力运动会国际象棋比赛中收获少年混合团体金牌的朱恒佚。年仅15岁的朱恒佚,从预赛开始直到决赛的11轮比赛中,斩获7胜4平,为代表队所做贡献分高居全场第一。

  因此,这个15岁的小伙子,也成了很多人口中,那个杭州棋友苦等了20余年的杭州本土的国际象棋全国冠军。

  小学阶段开始崭露头角

  为什么说小朱是等了20多年的杭州本土国际象棋全国冠军?

  中国棋院杭州分院的俞婷教练从小朱小学开始看着他成长,对小朱十分了解:“虽说每年国际象棋的全国比赛大小也有二三十个,但大多是业余的,含金量也不如四年一次的全国智力运动会。现在国际象棋在各个地方都很火热,因为杭州的政策很好,也吸引了很多棋手来杭州发展,所以代表浙江队、杭州队参赛并夺冠的运动员,很少有杭州本土的。小朱的出现,确实给了杭州棋手很大的信心。”

小朱和南肖埠小学校长林霞小朱和南肖埠小学校长林霞

  来说说小朱的学棋故事吧。在俞教练的眼里,小朱的成绩是天赋+兴趣+努力得来的。

  6岁,小朱正在杭州市江干区南肖埠幼儿园上大班,幼儿园开出了不少课后兴趣班,其中就有和中国棋院杭州分院合作的国际象棋班。

  原本,小朱妈妈正计划要送孩子去学围棋,但看着孩子对这些造型有趣的棋子分外感兴趣,也就作罢。没想到,这一个“勉强”学学,就成了孩子十年的坚持。

  从认识国际象棋开始,小朱就再也看不上别的玩具了,每天都缠着爸爸和他一起下棋。那时候,每周2次的兴趣班课都放在放学后,一个小时,结束往往已经六点,天都快黑了。因为孩子年纪小,每次上课都需要家长陪同,小朱的爸爸妈妈也从来是风雨无阻,骑着电瓶车陪孩子学棋。

  7岁,小朱进入和幼儿园一墙之隔的南肖埠小学,加入了学校的国际象棋社团继续学习,而以国际象棋特色闻名的南肖埠小学也给了他充足的养分。因为起步比其他同学稍早一些,小朱也成为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同时,他又始终饱含着对国际象棋的热情,一有空,就会跑到棋室下棋。除了校内的练习,每周他还要到中国棋院杭州分院进行训练,周一到周五一次,周末一次。等到了二年级,小朱爸爸的棋艺水平就已经远远被儿子甩在了身后。

  三四年级开始,小朱逐渐在杭州市的比赛中崭露头角,多次获得杭州市国际象棋锦标赛个人、团体冠军。五六年级开始,他就开始往更大的舞台走,多次参加世界国际象棋公开赛,获得分龄组冠军。

  六年级是分水岭

  一家人决定坚持下去

  故事到这里,你大概会觉得这就是一个有着自己兴趣爱好的普通孩子的故事。大多的父母,也都是本着给孩子拓展思维、陶冶情操的初衷带着孩子去学各种兴趣班。

  所以当站在继续学习还是走职业化道路的路口,大多数家长都会选择保险一些的前者。

  但小朱的父母,却义无反顾地决定支持孩子在国际象棋的路上继续往前走。

  “是从什么时候觉得孩子是学国际象棋这块料的呢?”我问。

  小朱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我们也没那么大的野心和信心,只是选择相信孩子的选择。不过现在看来,当时和孩子一起学棋的同学,没有一个坚持下来的,这条路,确实很难走。但是朱恒佚只要坐在棋盘前,好像就感觉不到累,下棋这件事情我们也从来不用去催,他都会主动去做。所以我和孩子爸爸感受到,他是真心喜欢下棋。”

  小学六年级那年,是很多孩子的分水岭。当时,别的家长还在纠结是试试民办还是上公办,摆在小朱一家人面前的选择却截然不同:是送孩子去棋类学校走职业道路,还是让他继续学习,只把下棋当作一个兴趣?

  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小朱还有些不敢相信:“我的心里已经想好了,要去棋类学校,准备开口和爸妈讲之前,我还准备好了各种理由说服他们。但是当我说出口后,爸妈只问了我目标是什么?我说,要在16岁之前拿到运动健将称号。”

  从南肖埠小学毕业后,小朱开始了上午在学校上文化课,下午、晚上到棋院下棋的生活,他也因此失去了很多同龄人的快乐。但是在刚开始的两年,小朱并没有出什么成绩。

  小朱爸爸说:“前几年参加‘李成智杯’全国少年儿童冠军赛,孩子名次都在四五十名里晃荡,同期学棋的家长,很多都放弃了。我对他要求其实不高,看看同期杭州孩子里,他学棋还算不错,自己也一直喜欢,就由着他一直学下去了。孩子喜欢,我们就支持。不可能今天上了兴趣班,明天就指望他拿第一名吧。孩子的天赋和成绩,是需要多点耐心才会被发现的。”

  在父母的支持下,小朱继续心无旁骛地练棋。棋院在下午和晚上都要训练,等到下课已经晚上八点多。有时候爸爸妈妈晚上八点多到了棋院,看儿子还下得入神,就站在教室外边默默等,看着儿子的侧面或背影,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

  因为赛事多,小朱经常都要去外地参加比赛,刚开始,小朱爸妈还会请假陪伴他参加,大一些了,就由教练带队。为了不给孩子增加压力,他们很少主动打电话问孩子成绩,总是等着孩子报喜的电话,或者自己上比赛官网查成绩。

  小朱的下一个目标:

  国际象棋特级大师

  这两年,小朱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

  2018年2月,小朱在第26届“李成智杯”全国少年儿童冠军赛获得了男子乙组第七名,并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

  2018年7月,他代表杭州参加浙江省首届智力运动会(国际象棋比赛)取得少年男子团体第二名,少年男子个人快棋第一名;2018年的全国国际象棋青少年锦标赛(团体),小朱和队友获得团体第三,并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称号;

  2018年10月,小朱参加第九届全国少年儿童国际象棋精英赛取得男子A组第二名,2019年1月全国国际象棋青少年锦标赛(个人)取得男子甲组第六名,2019年的全国国际象棋青少年锦标赛(团体),小朱和他的队友获得了团体第二,获得了“运动健将”称号。

  他那个在六年级时定下的目标,也如愿在16岁前实现了。

  但现在摆在小朱面前的,还有一个尴尬的局面。小朱妈妈说:“因为练棋,导致课业还是耽误了一些,所以今年中考过后没有能去理想的学校。但是孩子今年拿到了运动健将的称号,可以参加杭州高中的特长生招生,希望明年能顺利升学。”

  俞婷教练说:“小朱今后的路,应该就是完全职业化。高中毕业后,他可以参加大学特招,并继续参加比赛。现在全国有几十所招收国际象棋运动员的大学,二级运动员可以直接免试入学。还有上海财经大学、南开大学等名校近年来都有国象运动员的特招政策,我自己就是从南开大学走出来的。我常常和我的队员讲,不要完全放弃文化课,尤其是下棋的运动员,综合能力都很强,文化课和专业完全是可以相辅相成的。我相信小朱后面的路还很长,以他现在的水平,已经可以在国象的乙级联赛中崭露头角了,去甲级联赛的话还差一点,不过棋院现在有两支甲级队,有充分的机会给这些上升期的小棋手锻炼。”

  小朱的偶像是中国国际象棋“一哥”丁立人,他告诉我:“我下棋属于进攻派,也喜欢他稳中求进的风格,我希望能向他看齐,成为国际象棋特级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