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癌被称为21世纪的癌中之王,最致命,最难发现,扩散最快,是目前最难以攻克的医学堡垒之一。

  很多人认为,一旦确诊胰腺癌,等于宣判了死刑,生命开始倒计时,病人的生存时间甚至只能以月来计算,治疗已经没有意义。

  然而,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浙大一院”),胰腺癌患者的生命奇迹不断在被书写。

  湖州德清的王阿姨(化名),因胰腺癌术后肝脏多发转移灶,本已回天乏力,在浙大一院肝胆胰外科团队自主改良的高效低毒化疗方案后,又健康活了3年。

  临安55岁的李大伯(化名)遭遇“癌王”,在浙大一院多学科团队的综合治疗下,向“阎王”报到的时间一再推迟,又平安地活了5年多,成为“村里的奇迹”。

  凶狠凌厉的“癌王”是如何被浙大一院的专家们一步步“降伏”的?得了胰腺癌,到底治不治?选择何种治疗方案?

  今天是“世界胰腺癌日”,快报记者邀请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我国著名的肝胆胰外科专家梁廷波教授和他带领的肝胆胰外科团队,聊聊这个大“癌王”。

  曾被断言活不过半年 如今他创造生命奇迹已健康生活5年

  梁廷波教授带领下的浙大一院肝胆胰外科,每年大概要接诊千名胰腺癌患者,基本都是到了中晚期,这其中,只有15%的患者能获得手术机会,即使手术后,能活过5年者依旧寥寥。

  “医生我不想死,请救救我!”梁廷波教授说,团队的每位成员,每遇到这样的胰腺癌患者,都想拼尽全力,把这些绝望的病人从“死神”手里拉回来。

  55岁的临安人李大伯,女儿在杭州做生意,原本,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可突如其来的疾病,打乱了一家人的生活。

  李大伯被确诊胰腺癌,找到梁廷波教授时,他的胰腺癌已经侵犯出胰腺,包绕了胰腺周边血管,属于局部晚期,无法再进行手术切除。

  当地医生断言,李大伯活不过半年,家人已经暗地里在为他准备后事。

  但梁廷波教授带领的浙大一院肝胆胰外科团队的专家们不轻易向“癌王”低头。

  多学科团队专家们为李大伯“量身定制”了治疗方案,通过化疗、放疗,肿瘤缩小了,李大伯重新获得了手术机会。在显微镜下都无任何肿瘤细胞残留的精准手术切除下,他积极配合后续低毒高效的补充化疗,如今5年多过去了,一直没有复发转移,成为村里的“奇迹”。

  梁廷波教授表示,针对每一位病情复杂的胰腺癌患者,浙大一院都会召开多学科会诊,为患者制订最优化、最符合病情的治疗方案。

  浙大一院制伏胰腺癌

  有三大法宝

  作为浙江省重症胰腺疾病诊治技术研究中心、浙江省肝胆胰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同时还组建了唯一的浙江省胰腺病研究重点实验室,浙大一院聚焦肿瘤精准诊治,旨在向胰腺癌发起挑战,并已拥有“降伏”胰腺癌的三大法宝。

  第一大法宝——以延长患者生存时间为首要目的的系统治疗,已日臻完善。

  在梁廷波教授看来,胰腺癌简单的手术切除并不可取,因为手术后还可能会不停地复发、转移。胰腺癌是一个全身性的疾病,更应该全身性的治疗。

  “化疗对胰腺癌病人来说非常重要,贯穿整个治疗的过程。”梁廷波教授说,有些患者担心化疗的毒副作用,担心“一化疗,死得更快”,其实则不然。2014年开始,浙大一院肝胆胰外科团队针对亚洲病人的特殊体质,对胰腺癌化疗方案进行改良,保留高效,降低毒性。“经过包括化疗在内的多学科规范诊疗,局部进展期的患者将获得和早期发现患者差不多的疗效。”

  第二大法宝——以取得R0切除(切除后显微镜下无残留)为根本目标的手术日趋精致。

  欧洲胰腺中心——德国海德堡大学医院曾提出由腹腔动脉干、肝动脉和肠系膜上静脉共同组成的三角区,是最容易有癌细胞残留、引起肿瘤局部复发的部位,称之为“海德堡三角”。浙大一院肝胆胰外科团队,不仅能实现“海德堡三角”部位彻底清扫,使得显微镜下无癌细胞残留,还改良手术方式,优化的胰肠手术方式被写入国际指南。手术目的除了根除肿瘤,也要让患者安全顺利地度过围手术期。

  第三大法宝——以实现精准为关键导向的新技术日新月异。

  32岁的李女士(化名),十年前发现胰腺上长了一颗10厘米大小的肿瘤,被诊断为“胰腺实性假乳头状瘤”后成功实施了手术。但之后,“顽固”的肿瘤多次复发转移,她前后又多次被推上手术台,被折磨得痛不欲生。

  浙大一院肝胆胰外科团队一直追踪、关心着李女士的病情。今年,经过由生物信息学专家加入的多学科联合会诊,技术员从李女士的肿瘤、肿瘤旁边的正常组织、血液中提取了DNA,在浙大一院浙江省胰腺病研究重点实验室高通量基因测序平台进行肿瘤基因检测,终于挖掘出她的肿瘤组织中存在基因突变,并制订了严密的随访和辅助治疗计划方案,为精准打靶、治疗胰腺癌提供新的希望与方向。

  “胰腺癌的治疗,也离不开病人的信任和理解,这种医护之间的温暖,是无价之宝。”梁廷波教授说,胰腺癌作为“癌中之王”,的确是来势汹汹,但目前医学技术进步非常大,只要能够早期发现,规范治疗,它依旧可控、可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