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豆汽车不长的企业发展历程中,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外人熟知。只不过,不是因为他们的新能源汽车,而是一笔拍卖。

  近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挂出一笔拍卖公告: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9年11月24日10时至25日10时,拍卖兰州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起拍价为1.38亿元,公司评估价格为1.97亿元。

  公告还标明“拍品瑕疵”,除了一项与兰州当地政府有不确定性的合作外,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这家公司账面资产总额约为19亿元,其中现金只有116万元,负债合计18.4亿元,包含了应付账款7.3亿元,以及应付职工薪酬1149.8万元——这也直接坐实了知豆拖欠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传闻。

  然而,就是这么一家负债累累的公司,今年年初还以超过12亿美元的估值,在公开场合憧憬科创板上市,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知豆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一个台州人的“造车梦”

  事情还得从一个名叫鲍文光的台州人说起。他当过学徒和水兵,做过磨具厂的厂长,辞职后修学读了4个EMBA。他还发明过电动自行车的电机,曾把大洋电动车做成了行业标杆。恐怕也是在那时,他萌发了“造车梦”。

  鲍文光。图片来源:知豆官方微信公众号

  2005年,鲍文光开始造车,而且瞄准的是新能源汽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将自己形容为电动车“疯子”,对应的是他那位被称为汽车“疯子”的台州老乡李书福。

  如果有人在2013年前后去过意大利,估计会对跑在路上、车体通黄的小汽车有点印象。那就是鲍文光造的新能源汽车,知豆最早的雏形。知豆最早选择海外市场,因为它没有国内造车资质,只能将产品销往国外。但靠着前期积累和国外的订单,造车的鲍文光还是撑了近10年。

  2014年,一直想要获得合法新能源生产资质的鲍文光找到了合作伙伴——众泰汽车,利用后者的资质,进行贴牌生产。也是在那一年,李斌创立了蔚来汽车,得到了马化腾、雷军等人的支持。和鲍文光介入的时间相比,晚了近10年。

  不过,“众泰知豆”仅在市场上出现了一年,同样看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众泰就撇开知豆,独立发展新能源汽车业务。失去合作伙伴的鲍文光转而向老乡的吉利汽车寻求帮助,但同样好景不长。2015年11月,吉利发布了“蓝色吉利行动”,同样走上了新能源汽车独立发展的道路。知豆再次被抛弃。

  直到2017年,知豆先后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和工信部审批,正式拿到新能源乘用车的生产资质,拥有了汽车企业的身份。谁都没能料到,那一年已经是知豆市场表现最好的一年。

  销量“断崖式”下跌

  从一开始知豆就聚焦于A00(车轴距在2米至2.2米之间,发动机排量一般小于或等于1升)级别的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在100公里左右,即所谓的微出行小车。

  这种小车最大的好处就是便宜,知豆的大部分车价位集中在3万-5万元,大多数工薪阶层都买得起。2017年,知豆主打的D2车型销量达到42342辆,占纯电动乘用车10.8%市场份额,排在了比亚迪、北汽之后,位居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第三。

  官网上知豆D2的宣传图

  这样的销售数据将知豆估值推高到80多亿元人民币,同时也让鲍文光看到了盈利的曙光。

  那一年,在全国两会上,工信部领导表示,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将占整个汽车市场10%的份额。

  2018年前后,知豆和鲍文光接连获得好消息。先是被长城所、科技部、中关村等机构写入《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成为官方认可的独角兽中的一员。

  紧接着,求贤若渴的宁波市政府向他们抛出橄榄枝,吉利和知豆合作的电动汽车项目落户宁波宁海。当时有媒体报道,知豆宁波基地具备年产10万辆车的能力。

  但是,2018年整一年,知豆的销量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全年累计销售仅1.53万辆,同比下跌63.9%。今年前三季度只有2095辆,还不及2017年的零头。

  成也补贴败也补贴

  对资本来说,知豆可以拿到国家的新能源车补贴。对许多消费者来说,因为国家补贴,知豆很便宜,可以当成“占号神器”——买来不是为了开,而是为了拿车牌。

  所以,当2018年新能源车补贴政策调整,将200公里以内续航的电动车剔除补贴范围,知豆突然就没有任何优势了。

  一直以来,靠补贴生存是国内大部分新能源汽车品牌的通病,他们似乎从来就没有将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甚至没有将它交到市场手里。从台州出来的另一个造车“疯子”、青年汽车创始人庞青年就因为“水氢车”陷入骗补丑闻。而不管是不是主观意愿上的骗补,因为补贴下滑,大批新能源汽车都无法逃脱倒闭的命运。

  上周五,原本是上海新能源汽车自动化技术展的最后一天。这场展会原先预计将有60多家企业参展,后来发现近半数已经倒闭,10多家因为预算不够不打算来,不得不延期到年底举行。

  来自中汽协的数据也透着一股寒意。今年7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6.9%,为两年多来的首次负增长。到了9月份,同比下降幅度扩大至34.2%,而且丝毫没有刹车的迹象。

  挑战者的困境

  对于早早进入新能源造车领域的鲍文光来说,不可能没有看到补贴政策变化的隐忧。

  他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内电动汽车市场周期还很长,哪怕用五六年时间去开发产品都没问题。但当他这两年下定决心,制造更大的新能源SUV、轿车产品时,市场连同资本环境都变了,羸弱的知豆已回天乏术。

  另外,即使在2005年就开始涉足新能源造车,知豆毕竟是汽车行业的新手,在技术、资金、人才、渠道等各个方面都处于明显下风。而他们所擅长的微型车,又是新能源车里门槛最低的品类,一旦实力稍强的厂商进入,知豆的命运就十分凶险。举例来说,2018年6月,宝骏推出微型车E100,在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这款微型车累计销量已达到3.7万辆。

  宝骏微型车E100  官网图

  和鲍文光一样,互联网造车浪潮的参与者都期望抓住汽车能源、技术变革的机会,实现对传统汽车厂商的弯道超车。但他们显然低估了汽车工业的复杂性和传统车厂的竞争力,以及国内市场的残酷性、政策的变化和经济的不确定性。

  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除了知豆,出身不凡的蔚来今年股价已跌了近80%。从成立至今,他们已经花掉了220亿,差不多是特斯拉过去10年花掉钱的总额。另一家威马汽车,正在疲于应付吉利的侵害商业秘密纠纷诉讼,后者向前者索赔21亿元。今年下半年来,力帆汽车、长江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纷纷因为“欠薪欠债”成关注的焦点。

  接下来,在这轮新能源汽车的强势洗牌中,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像知豆和蔚来一样面临生死存亡。他们会有当年吉利、奇瑞等前辈这样逆势反弹的能力吗?

  截至发稿,知豆股权拍卖页面获得了12592次围观,共有212人设置了提醒。和2014年那时把重心放到国内市场一样,鲍文光和知豆的命运,将再一次掌握在别人手里。

  首席记者 梁应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