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女儿是博士,你们公司有还单身的博士吗?”“小伙子你个子挺高,老家哪里的呀。“我女儿在国企上班,平常挺喜欢互联网的,感觉你俩共同语言应该挺多的。”今天上午,在杭州著名的相亲角——万松书院里,三个长相精神、个头挺拔的小伙子,被一大群大伯大妈“包围”了。

  在几乎看不到年轻人的万松书院里,三个被围在人群正中央的小伙子很是扎眼。

  平常都是父母辈过来替子女相亲的万松书院,今天怎么会意外的来了三个年轻小伙子?原来,趁着周末放假,这三位来自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小伙子,“组团”来万松书院的目的,就是要争取在双11“光棍节”前脱单。

  “我头一次来万松书院,早上刚到,就被叔叔阿姨们摆的阵势吓懵了。”留着三七分“郭富城头”、穿着一件英伦风棒球帽的王子恺,是相亲三人组的一员。

  95后的王子恺今年还不到24岁,虽然他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软件工程师的职业身份,让万松书院的叔叔阿姨们很是满意,可一说到自己的年纪,看到之前还期待满满的叔叔阿姨露出失望的表情,王子恺知道了,今天肯定没戏。

  “没关系,我今天就准备当红娘了。”眼看脱单没希望,王子恺连连向围在他身边的大爷大妈们大力“推销”着他身边的两位同事。“我们仨今天来,自己脱单是一个目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可是带着‘全村’的希望来的。”

  原来,偏重技术类人才的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是典型的男多女少部门。“我自己毛估估我们部门男女比例是1:5。”同样来自这个部门的设计师伊昂(花名)说,今天,他们仨还带着同样单身的其他27个兄弟的个人海报,“就为了给他们创造一个条件,争取大家在双11前都脱单。”

  特意把眉毛修剪整齐的伊昂今天起了一个大早,“头一次感受这种线下相亲的形式,还挺新奇。”来自长沙的伊昂今年30岁,来自父母催婚的压力,让他在知道部门HR组了万松书院相亲活动时,第一时间报了名。

  不过,稍显内敛的伊昂说,今天过来感受后,他之后再相亲大概率还是会选择在网上。“互联网人嘛,什么都讲究高效。感觉来万松书院的更多都是来替孩子相亲的爸爸妈妈,本人没见到,确实不好看着资料就有意向。”

  和自嘲“母胎solo”的王子恺相比,伊昂之前有过两段感情。“我是2012年来的阿里巴巴,单身久了,享受一个人的生活状态,今年必须要逼一把自己了。”

  同样是89年的小伙林涛,是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市场部的员工,出完差飞机一落地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万松书院。身高和颜值均受瞩目的他,很得阿姨们的喜爱。“来来,小涛,你加我微信,我把你拉到我们小姑娘的群里。群里好多优秀的小姑娘呢,你到时候慢慢聊啊。”

  留着一头清爽短发的李阿姨是万松书院相亲角的“常客”,对于自家女儿的情况,李阿姨没太深聊,只说了一下女儿的年龄,“都快33了,还没嫁出去,害我天天跑过来。”李阿姨埋怨。

  “我问下啊,你们这个部门有没有博士啊,我家女儿是博士,很优秀的。”看起来有70多岁的于大爷费力挤入“包围圈”,“高学历,找对象难啊。”

  ……

  “我们来之前完全没预料到现场会这么火爆”。三个小伙的“娘家人”,同样来自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的HR鹿青说,在万松书院今天集体“出道”的三人组,还惊动了园区的工作人员。

  “今天最后悔的就是没多带几张海报。”鹿青背后的相亲栏上,原本贴着的27张海报,临近中午,已经被“卷”走了大半。不少阿姨拿起手机对着剩下的几张海报“咔咔咔”地连张照着。

  不过,相比于稍显焦虑、身上都贴着子女个人资料纸张的大爷大妈们,三个小伙表现的还是很“佛系”。“还是看缘分吧。”伊昂笑着说。

  “感觉好像在淘宝上挑手机。”呆萌的理工男王子恺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相亲条件就是手机参数,高配置的手机当然人人想抢了。”说到之后会不会再考虑相亲,小伙子连连摆手,“我还小还小,现在还是不急。”

  如果大家身边有单身的女孩子,如果家里的女儿还单身,不妨可以考虑下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小哥哥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