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上午10点多有读者爆料:下沙探梅坊有一名失联3天的老人,在家身亡。

  大伯姓何,今年63岁,他的朋友们最后一次见他是在10月28日。

  昨日一早,被人发现,是倒在家里。

  探梅坊小区物业陈主任说,早上8点不到,几个大伯急慌慌地跑到物业,说有人倒在家里,叫不应,情况不好,可能有三天了。

  陈主任感觉情况不好,一边打了110,一边叫了开锁师傅,去了现场。赶到那边,他发现大伯头朝下,趴在沙发和茶几之间,一动不动。110、120来了又走了。

  12点多,我在单元楼下,刚进楼道就听到女人“呜啊呜啊”地哭,此起彼伏。

  门开着,门口鞋架鞋子摆得整齐,往里瞅了一眼,站了一群人,有家属和邻居。

何大伯的家何大伯的家

  “27号还出去旅游了,桌子上的鹅蛋、苹果都是才买回来,还没吃。”

  “28号早上他还剃了头发,上午在公园耍了一阵才回。晚上就没见了,第二天、第三天,早晚都没见到人。”

  “还以为他去看女儿了,可电话打不通,想来不对劲。早上有人从外面推开窗,扒拉窗帘才发现他人倒在地上……”

  “哎呀,突发脑溢血。”

  “不对,可能是心梗,心脏方面的问题,地上还吐了污秽。”

  邻居和家属回忆、探讨这几天的事情……

  我站了10多分钟,这几句话翻来覆去说了两三遍。

  物业陈主任也来慰问家属,我跟着一起进了房间,房间东西多,但收拾得规整,大伯还躺地上,身上盖着被子。家属在商讨后事。

  4个脸红扑扑的大伯,身上带着酒气进来。“唉,老哥们走了,难过,喝两口,我再来看看他。”

何大伯的几个老兄弟来看他最后一眼,神情难过。刘抗摄何大伯的几个老兄弟来看他最后一眼,神情难过。刘抗摄

  说话的大伯姓周:“我们退休了,天天聚会,早晚两次,早上5点多到8点,晚上7点多到10点。打拳,聊八卦……”

  “老兄弟(何大伯)人安静,对大家都和气,话不多,他总是听得多。”

  “10月27日,我们几个还抱团参加了一个购物旅游,去了趟苏州,花了130块钱,回来带了一些鹅蛋、苹果。28号上午,我和他还去湾南农贸市场附近理了头发,那里专门给老人理发刮面。吃了早饭,回来在小区公园又坐了坐。临走时,还说晚上见。”

  “起先还给他打电话,没人接,以为他去看女儿了,他女儿才生了孩子,在下沙江滨。我们联系不上。”

  “第二天、第三天还是不见人,打电话也关机了。我们感觉不对劲,早上7点多,拉开窗帘看,才发现老哥出事了。”

  几个大伯说着眼睛就红了,他还年轻,身体也还算正常,没听他说过有啥毛病。

  何大伯的姐姐,住在大关小区,说到她的小弟,眼泪就哗啦流了出来。“我是大姐,他是小弟,他出生时,我妈让我买这买那,我那时候自己还是孩子,但对小弟就是双手捧着的那种喜欢。”

  “我70岁了,我多难过啊。弟弟人长得帅气,是我们兄妹中最能干的,可怜他这几年和老婆分居,他一个人过,可怜。”

  “弟弟血压不好,四五年前中了风,又出过车祸,我在医院陪他,在家里也照顾他。可我自己有家庭,有孩子,不能天天来照顾他。”

  “我中秋的时候,国庆的时候,来住了两天,最近我在参加老年大学的学习,说好月底再来看他的……”

  何阿姨拉着我:“记者,你们要多关注一下空巢老人,要是有人关照,这事可能就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