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萧山新塘派出所辅警、鹰盾战队的组长姚灿芳休息在家。值了一天一夜的班,能够回到家中陪陪家人、做做家务,这对于老姚来说,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

  当天傍晚6点半左右,老姚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晚饭。饭菜就要做好了,老姚一抬头,无意中向窗外瞥了一眼,当即被惊出一身冷汗——对面顶楼护栏外居然坐着一个人,那可是28楼啊!

  “不好了,有人要跳楼,我得赶过去!”老姚将锅铲一扔,急匆匆地向家里人交代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冲出门外……

  10分钟,这是一次艰难的坚守待援

  “喂,值班室吗?我是姚灿芳。某某小区28楼,是28楼,有人要跳楼!我在现场,急需支援,急需支援!”一边双眼紧盯28楼平台发足狂奔,另一边,老姚拿着手机,向派出所报告警情,请求警力支援。

  事发单元28楼平台上坐着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姑娘,她坐在仅三四十厘米宽的护栏外沿,双脚下挂至外立面悬空。姑娘的情绪极度低落,不停啜泣,看样子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导致坠楼。

  老姚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发现护栏是一根不锈钢管,正好挡住了姑娘的背部,不利于施救。判断自己无法一举将姑娘拉回平台内之后,老姚决定暂缓救援,尝试与姑娘对话。“小妹妹,你怎么了?你这样太危险了,有什么事情,能和我说说吗?”因为休息在家,老姚没穿制服,正好以街坊长辈的身份,用平和的语气与姑娘聊聊。果然,姑娘渐渐放下了对老姚的戒心,说起了自己的情况。

  姑娘名叫小芸(化名),今年才16岁,因为和父母闹了矛盾,一时想不开,产生了轻生的念头。老姚掌握这些情况后,言语中极力避开可能刺激小芸的敏感话题,逐渐获得了小芸的信任。终于,小芸同意让老姚靠近自己。

  老姚见时机基本成熟,便慢慢走向小芸,到达一定位置后,突然一个箭步上前,双手准确穿过护栏与墙体的缝隙,瞬间将小芸的身体紧紧箍住。小芸当即晃动身体,做出了激烈的挣扎,老姚拼尽全力,丝毫不放手,双方在生死边缘僵持住了。

  这时,两名热心群众赶到,尝试与老姚联手将小芸强行拖回平台内。但是,已与小芸僵持片刻的老姚认为,小芸身形较大,强行施救的风险极高。稳妥起见,老姚请两名热心群众帮着他控制小芸的身体,避免她出现激烈挣扎,并继续安抚小芸的情绪,等待派出所支援警力赶到。

  28楼平台边缘,稍有不慎,一条年轻生命便会陨落,老姚和两名热心群众站在最后一道防线上,坚守待援。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力气也在一点点地消耗着,这种不容有失的坚持让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格外漫长。

  过了10分钟左右,新塘派出所副所长章海江带着支援警力赶到。大伙儿合力向前,终于成功将小芸救至安全地带。

  派出所里的亲子矛盾调解,救命也救心

  小芸被救下后,便开始号啕大哭。此时,她的父母正好闻讯赶到,见到女儿这般模样,情绪也激动起来。

  章海江有着多年的调解经验,他立即蹲下身子,不断安抚小芸的情绪。为了彻底解决小芸的心病,章海江把小芸一家三口带回了派出所,做进一步的调解工作。

  经过一番耐心了解,章海江得知,小芸患有抑郁症,放暑假前便不愿去学校上学,最近,暑假即将结束,返校为期不远,小芸又产生了厌学情绪。而造成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源,是小芸此前因病服药,药物副作用导致她长胖了不少,加上学习成绩不太理想,她越发觉得自卑。

  小芸得了病,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平时,父母对小芸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办法想尽,却仍然无法令小芸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真是操碎了心。暑假期间,小芸白天不怎么出门,可到了晚上总会一个人骑着电动车出去。父母对小芸不放心,便提出要陪着她,小芸执意不肯,亲子间时常因此发生争吵。事发前,父母担心小芸总是夜间独自外出不安全,便没收了电动车钥匙。小芸因此与父母大吵一架,之后便一时想不开,做出了过激行为。

  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章海江叮嘱小芸的父母,首先应当高度重视小芸的生理心理情况,按照医嘱积极科学地治疗,同时,平时在与小芸沟通过程中,应当注意方式方法,切不可刺激小芸的情绪,以免再生意外。小芸的父母听后,对派出所的及时救援和耐心调解再三表示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