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酒店

  男孩小俞和女孩小琳 本版摄影 于清

  昨天上午,读者周大伯来电报料:艮山西路168号,凌晨三四点时,有个18岁的姑娘从五楼坠下,幸亏被一楼的雨篷挡了一下,人在浙二解放路院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记者于清核实报道:

  我赶到艮山西路168号,发现这里是已经关闭的安琪儿市场,门口保安说这里严禁进入,酒店在市场的另一侧大门里。

  绕过去一看,酒店没有名字,只写着“连锁酒店”——之前这里是7天连锁酒店,合约已到期,所以不能再挂“7天”标志了。

  走进酒店,正好看到有两位民警在做笔录,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孩小俞、女孩小琳。只听民警在对他们说:“如果要跟酒店走法律程序,建议你们去找一个律师,到时候要跟律师实话实说……”

  其中一位民警跟我说了大概的情况:

  当时是男孩子在一个房间,两个女孩子在隔壁的房间,小琳躺在床上看电视剧,另一个女孩小蒋则在窗边玩手机,忽然一声尖叫,小蒋就摔出窗外了。

  隔壁的小俞也听到了声音,两个人连忙下楼找人……

  介绍完了情况,民警跟我说:“这是他们说的,你自己判断一下吧。”

  两个年轻人急着去浙二。

  小俞和小琳每个人都推着一个小行李箱,其中一个应该是小蒋的,他们站在阳光下,倒也没有很紧张,一路上都在说,小蒋的表哥在从上海赶来的路上了,明天小蒋的哥哥也会飞过来。

  小俞问:“他会不会打我?”

  小琳说,你也可以打回去。

  小俞说:“我怎么可以打我未来的……”

  我们聊了一会儿,这起事情渐渐浮现出来。

  18岁的小蒋和17岁的闺蜜小琳,6月份一起从老家重庆坐飞机来到杭州,在网上订了一个在拱墅区的公寓,一个房间,两个女孩睡上下铺。

  两人本来计划昨天到杭州东站买票回去,走的前一晚,小蒋要跟网恋一个月的杭州男朋友小俞见面。

  有三个人了,上下铺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们决定搬去酒店,最好是离杭州东站近一点的,到时候上火车方便。

  从拱墅区的公寓出来打上一辆出租车,就问司机东站附近有什么便宜的酒店,这才被拉去“连锁酒店”,100多元一晚。

  两个女孩前天傍晚五点多的时候办了入住,519、521。之后两个人就到马路对面逛店,还高高兴兴买了两副一模一样的闺蜜版耳环,小蒋当场就戴上了。

  等到小俞后,三个人一起吃饭,小俞陪着她们做好美甲,再一起去吃了夜宵。

  回到酒店,前台说要住下就得登记,小俞没有身份证,到派出所做了一个临时身份证,再回来入住。

  办证的时候,派出所打电话联系了小俞的爸爸,爸爸随后也赶到酒店。他上楼敲门,提出要带儿子回家,小俞坚持要送走小蒋后再回家。两个人意见不合,还小小地争执了一番。

  我问小俞,那个时候你一个人在房间吗?他说是。

  我又问你知道你爸爸为什么大半夜的也要来吗?他说“怕我出事情”。

  原来他爸爸一直都知道他在网上有个谈了一个月的女朋友,不是很赞成,这次小俞过来跟小蒋见面,他是不知道的。

  小俞问我,“你是不是也不赞成?你们根本不懂。”

  我也只能说“因为你还不到18岁,大人会多想,很正常”。

  小俞说,他爸爸后来就走了,他玩了一会儿手机,凌晨3点多,就听到小蒋的叫声,连忙去看。掉到一楼的小蒋,流了很多血,特别是脸上,眼角旁边有很大的口子,还努力爬了一段。

  小琳说当时吓坏了,小俞表示自己很淡定,还过去抱小蒋,“后来她也抱我了”。

  他们叫酒店前台打120,“我看了,他们打的第一个电话肯定不是急救电话!”小俞说到这个的时候很生气,说后来又催着他们才打的电话。

  根据小俞的描述,从他爸爸过来敲门到小蒋摔下去,中间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小蒋到底怎么掉下去的,他一直都有点蒙。

  我们赶到浙二,小蒋在急诊部的病房里睡着了,护士看到我,就问我是不是家属。

  原来凌晨4点左右,小蒋被送来医院,小琳垫付了4000元,而“连锁酒店”认为自家的窗户尽管确实没有安全围栏,但小蒋从楼上摔下去,不是他们的责任,他们只愿意人道主义地支持2000元。

  小俞他们跟医院说,等到小蒋的家属来,就会把剩下的医疗费补齐。

  两个年轻人看上去有点蔫,走出医院。

  挑了一个做粥的餐厅,小俞点了一个牛蛙粥,小琳吃红豆粥,给医院里的小蒋打包一份山药粥。

  这时小琳说“我还想喝奶茶”,小俞又说喜欢吃凤爪。他们刷着快手和抖音,还给我看小蒋的视频和照片,我看到一个涂着红唇的女孩子在视频里笑着……

  小琳说她没敢跟自己的父母提这个事情。

  小俞说,爸爸答应了,他可以陪着小蒋,“等到她的家人赶来我再回家”。

  我们正聊着,小蒋的表哥赶到了,小俞问小琳,“我应该叫他什么?”“叫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