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到火车站了,我发定位给你”……

  收到“女友”信息后,他马上把路费转过去,却发现女友从此失联了。

  这样的骗局,每天都在上演。

  昨天上午10点左右,杭州城站火车站,一列绿皮车缓缓行驶进来,停靠在站台上。

  一大拨这样的“女友”被上百名来自余姚的民警,千里迢迢从宁夏银川押回浙江。

  从银川到杭州没有直通高铁,这趟千里大押解,历经两天两夜,长达44个小时。

  余姚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刑警汪红君是随车押送的民警之一,一下车,他长长舒了口气。坐这么久的火车,既要保证嫌疑人安全,又要保证民警自身安全,“压力太大了。”

  为了配合这次押解任务,在绿皮车抵达之前,城站火车站已配合警方制订的押解方案,在站台上开辟了一条“特别通道”。

  车站外,12辆大巴车正严阵以待。

  30分钟左右,121名嫌疑人在民警押送下,迅速有序地从绿皮火车转移到大巴车里。

  在众多市民的围观下,大巴车离开杭州,赶往余姚。

  “女友”突然失联

  今年4月,余姚90后小周在微信上邂逅了一场“艳遇”,一陌生女子主动添加他为好友。

  小周好奇地查看了对方的朋友圈,很激动,是个高颜值美女。

  美女自称叫小高(化名),做化妆品营销。在聊天中,小高很主动,一来二去,小周陷入情网。没几天,双方就以老公老婆相称。

  一天,小高说要坐高铁来看小周。这可乐坏了小周。在微信里,小高还发来火车站的定位。应小高要求,他很贴心地把数百元车资通过微信转给对方。结果,小高收到钱后,把小周拉黑了。

  小周顿时明白自己被骗了,向余姚市公安局兰江派出所报警。他告诉民警,前前后后,共被骗走3000多元,此前,小高也是各种理由,让他发红包哄她开心。

  虽然涉案金额不大,但细心的民警发现,这类案件其实蛮多。经初步侦查,民警锁定了这个网络交友的诈骗团伙。

  把自己包装成美女

  余姚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反诈中心的民警分析研判,这个团伙在全国各地实施诈骗。后为逃避警方打击,又分批次转移至宁夏银川市。

  8月2日,余姚市公安局抽调百余名警力赶赴银川组织开展抓捕行动。

  8月6日凌晨,在银川市各级公安机关的协调配合下,两地警方共出动警力200余人,出动车辆20余辆,捣毁犯罪窝点10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21人,查扣赃款30余万,作案手机130余部。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这一团伙对外称“广州宝露洁化妆品有限公司”,实际是一个以传销模式发展下线实施诈骗的犯罪组织。

  组织结构由低到高,分业务员、主管、主任、经理、总经理五个等级。团伙成员以拉人头、交人头费的方式晋升。拉一个人头需要交纳5800元人头费(俗称发展一名下线),发展者可以提成735元,级别越高提成收入越高,到高级经理后,每月可以获利30多万元。

  人员被拉入传销团伙后,要经过统一培训才能上岗,身份证、银行卡也会被收缴。所有人的手机号码,要统一更换当地手机号,并严禁私自外出和网购。

  而他们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微信假冒女性身份,发展男女朋友关系,拉人入伙或骗取钱财。

  由此,一大拨“戏精”出笼了,他们把自己包装成各个行业的“美女”。比如,像小周所看到“女友”朋友圈的照片和视频,全是事先从网上下载的。

  汪红君说,一旦有受害人提出要视频聊天,嫌疑人会以摄像头坏了、工作忙,来搪塞受害人。

  碰到难以应付的受害人,就让团伙中的女成员语音聊天继续哄骗。

  “这次被抓获的嫌疑人,最小的17岁,最大的20多岁,普遍为90后。”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通讯员 牛伟 记者 程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