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 许雷阳 杨传绪 记者 李维和

  还记得彭埠派出所那个“灵活的胖子”吗?去年5月,民警俞康在隧道口上方飞扑救人的视频传遍全网,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媒体的官方微信也转载了相关消息,俞康一下子成了全国关注的“网红民警”。

  一转眼,一年多过去了,“灵活的胖子”即将升级成为一名幸福的奶爸。家庭要添新成员,工作上照样尽心尽力,前些天,俞康又出手救人了,可这回的故事,就没上回那么皆大欢喜了……

  小伙“情财两空”,闹着要寻短见

  7月21日晚上11点多,正在值班的俞康接到指令,有一名自称姓韦的男子报警说“不想活了”。

  俞康拨通了报警人韦某的电话,韦某只说自己在火车东站附近的公铁立交桥上,却死活不肯说出具体是哪座立交桥。

  火车东站附近的公铁立交桥有十几座,大半夜的,怎么找?俞康一边让辅警开车往火车东站方向赶,一边在电话里反复告诉韦某:“你千万别挂电话!我们赶到前,千万别挂电话!”

  韦某倒是挺听话,一直和俞康保持着通话。一路上,俞康和韦某聊着天,不断套对方的话,总算把大致情况摸清楚了。路面巡逻警力一齐上阵,花了大半个小时,总算在东宁路附近的一座立交桥边沿找到了韦某。等俞康赶到时,韦某已经被便衣队员拽回了路面。万幸,虚惊一场,俞康立即把韦某带回了派出所。

  派出所里,俞康打量着眼前的韦某,觉得此人“有故事”。

  韦某自称22岁,留着半长的头发,身上脏兮兮的,似乎有日子没好好洗澡了。“我绝望了……”提起寻短见的原由,韦某说自己“情财两空”。

  韦某说,他来杭州才几个月,颇感孤单,便在微信上认识了一名女网友,两人聊得挺欢。韦某一直想约女网友来杭州见个面,又怕对方不乐意,就主动把路费和住宿费转给了对方。

  “我前后给了她三四千元,那可是我全部的生活费!”韦某越说越激动,“可她就是不肯见我!我想不开了,不想活了……”

  原来是这么个故事!俞康听完,好说歹说地劝了韦某一小时,终于,韦某保证不会再寻短见,以后会好好过日子。

  7月22日凌晨,韦某自己走出了彭埠派出所大门……

  200元换回一条命,这笔“买卖”不亏

  这事儿要是就此结束,那也算是圆满了。然而,并没有。

  俞康值班时间到7月22日凌晨2点结束,就在1点50分的时候,彭埠派出所又接警了——有人要自杀!

  一接到指令,俞康隐约觉得,肯定是那个韦某来给自己送“夜宵”了。于是,他又带着辅警开车往事发地点赶。

  这一回,韦某给自己找了一个更加刁钻的位置待着——一座位于运河上方的圆拱形水管桥拱顶。水管桥拱顶距离运河河面有十几米,桥的两端都是茂密的绿化,一般人根本不会也没法爬到那上面去。

  俞康站在皋塘桥上,看着韦某在城市灯光下的剪影,急得直叹气。喊话?韦某是听不清了,俞康只好拨通了韦某的电话。

  “我还是想不通。”电话里,韦某说得倒是直白,“身上实在没钱了,活不下去了……”

  这事情就好办多了。俞康开始和韦某聊工作,又聊到了生活,最后送了对方一句仗义的话:“兄弟,你缺钱,我可以借给你。你也别担心,不用急着还我。等以后你找到工作,赚了钱,再还我也不迟。”

  韦某想了想,同意了,让俞康通过微信转钱给他。俞康加了韦某的微信,转了200元过去。韦某收到钱,便开始慢慢往运河岸边挪。韦某一落地,几名辅警就冲上去将他控制住,紧接着,韦某号啕大哭……

  微信被对方删除好友

  这让奶爸哭笑不得

  按理说,事情到了这一步,算是了结了。不过,俞康还是有点不放心韦某,就想通过微信再去安慰一下。韦某的微信头像用的还是女网友的照片,俞康发过去一条消息,立即收到一条系统提示,让他哭笑不得——原来,韦某收了钱之后,就把俞康的微信好友给删除了……

  这样的结局的确有点出人意料,不过,对俞康来说,人救下来就是好事。“本来我想爬到水管桥上的,但实在没法上,只好算了。”俞康说,要当奶爸了,自己的体重在去年92公斤的基础上又“有所突破”,“我长得笑眯眯的,人家不会怕我,方便我救人嘛。”

  1988年出生的俞康是绍兴新昌人,从警9年,一直在彭埠派出所工作,之前做过刑侦,两年前转为社区民警。“当初选择做警察,就是想抓坏人。”俞康说,干刑侦的时候其实挺刺激的,还开车截停过犯罪嫌疑人的车,自从转做社区民警,这种大片级的场面就少了,“只是分工不同,我依然是一名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