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光州世界游泳锦标赛昨晚结束了第二个比赛日的较量,徐嘉余以半决赛第一的成绩成功晋级今晚男子100米仰泳决赛,孙杨也在200米自由泳半决赛中正常发挥杀进决赛,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叶诗文以2分8秒60的成绩夺得亚军。

  浙江泳军在泳池里大杀四方,在杭州,有一位71岁老人,每天关注着世锦赛上家乡选手的表现,说到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拒绝站上领奖台这件事,老爷子立刻严肃起来:“这种做法真不合适。”

  老爷子创作了一幅名为《浙江泳军2019》的油画,让孙杨、徐嘉余、汪顺、李朱濠、叶诗文、傅园慧和朱梦惠等浙江名将同框,用这幅画为泳坛健儿们加油助威。

  画画天赋 幼儿园就显现出来了

  老爷子的名字是何绍教,1948年出生,曾就读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院)油画系,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协会会员,至今为止,油画作品百余幅。

  何老的家,专门有一个画室,里面陈列着他的多幅画作,还有一处画台,上面挂着尚未完成的画,一侧是各色颜料和画笔。何绍教祖籍义乌,出生在绍兴,3岁那年因为父亲工作调动的关系来到杭州,直到现在。父亲年轻时练过跳远,还参加过全国运动会,儿时的何绍教并未对体育产生多大的兴趣,他最喜欢的是画画。“我记得读小学了,有一回碰到幼儿园老师,说让我回去给小朋友们讲讲怎么画画。”何老笑着说,自己的绘画天赋,大概从幼儿园时期就萌发了。

  读小学后,何绍教常常跑去杭州书画院看国画,不敢拿本子对着素描,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拿纸笔凭着记忆把看到的画画下来;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小人书里的插画,父亲香烟盒子上的马,都是他的素材,没有画纸,就把讲义拆了用反面画;没有画笔,就去父亲学校里捡粉笔头,家里的墙也成了他创作的场地。“小时候喜欢在墙壁上画,每到过年,母亲都会找来石灰要我把墙刷白,看起来清爽点,过完年接着画。”何老笑着说,如此往复,多年后搬家,家具不小心把墙壁蹭破了,挖开一看,里面都是自己的作品,“不夸张的,‘壁画’有好多层呢。”

  哥哥在少年宫读美术班,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几乎都是何绍教完成的,“没有专业的老师,也没有专业的学习氛围,我们那时候的绘画能力,就像一棵小草一样,稍微给点阳光、水分和空气就茁壮成长起来。”再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恢复高考,工作,何绍教画画这件事,一直没有停止过,他的油画也被安排在多种高规格的美术作品展览中。

喜欢游泳 游泳运动员的肌肉线条太好了喜欢游泳 游泳运动员的肌肉线条太好了

  71岁高龄了,何绍教却仍旧保持着锻炼的习惯,他喜欢游泳,一周要去四次,每次游2000米。老爷子也经常看游泳比赛,国际、国内大赛都会关注,“游泳运动员体魄健壮,肌肉线条好,比油画模特身材好很多,你看徐嘉余,肌肉很好看。”

  有了这种直观的感受,何绍教就想着创作一幅游泳为主题的油画,人物自然是浙江选手们,时间是2017年。因为无法和选手本人直接接触,何绍教搜集了大量素材,他去省体育局、去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资料室找画面,“网络上的图片,放大后精度不够,只能想其他办法。”

  从动手画到成稿,这幅长1.6米,高1米的《浙江泳军》耗时两个多月。何老说,过程中难度不小,除了孙杨和徐嘉余的表情、动作相对完整,其他几个人都有“拼搭”,“照片中,朱梦惠是搭在徐嘉余身侧的,但是我要构图把男女运动员分开,就把朱梦惠整个反过来画到傅园慧的身边。叶诗文的头、手部以及躯干,来自三张不同的素材,傅园慧的表情和比“耶”的动作也不在同一张照片里。”

  我把这幅画发给朱梦惠的爸爸看,朱爸爸竖起了大拇指:“超棒!代为感谢老爷子!”傅园慧爸爸看了油画,回复了三个大拇指,对何老手下的小傅表示还原度很高。

  目标是想创作《浙江泳军》三部曲

  游泳比赛赛程的关系,浙江泳军几乎没有穿着泳衣同时出现在泳池边的照片,何老的这幅画,让他们首次同框。

  “画比照片更加完美。”在老爷子看来,画可以把人物更好的表情和动作相组合。除了人物,比赛现场的细节都不能忽视,水线的颜色、道次,出发台的电子仪器,裁判、观众以及看台的分布,还有这7个主角的身高差,何老都考虑到了。

  “这幅画还可以增加人物。”关于浙江泳军的油画,何绍教还有更多想法,他想创作成一个系列,包括幕后英雄以及培养下一代等主题,而这幅《浙江泳军2019》,过几天就要被带走参加浙江赛丽美术馆的展出,国庆期间,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现场看看。

  我和何老爷子,边看比赛边聊游泳,他对中国选手的优势如数家珍,“明天就看徐嘉余的了,这个小伙子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