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3岁女童模妞妞在拍照间隙,被妈妈突然从身后猛踹一脚险些摔倒的视频在网上持续发酵,大家纷纷指责这种对孩子采用暴力,及依赖未成年人赚钱的行为。

  “父母过高的期望值,让本该无忧无虑的孩童过早步入功利,可能会影响他们建立正确的价值观、金钱观、是非观,甚至患上抽动症或焦虑症。”新闻一出,引起杭城不少儿童心理专家的共鸣。也有童模家长给记者打来电话,希望能说一说带孩子入行后的经历和感受。

  如今,不少孩子参加各类小明星培训班,做起了童星、童模,这个行业对孩子的心理真的有负面影响吗?如何预防因此导致的儿童心理问题呢?

  小女儿入行两年被妈妈“叫停”

  杭州的董女士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可可8岁,性格属于“高冷型”,为了让她更外向,董女士在孩子上幼儿园中班时,带她报名了童星培训班,“练习走秀,1年多上了70多节课,花费16000多元,为了不影响学业,在她一年级时停了。”

  3岁的小女儿甜甜性格外向热情,长相可爱,1岁时就被人看中,当起了平面模特。“当时,甜甜身高只有80厘米,刚学会走路,加入全国童模群后,不断有画册及官网等拍摄邀约。”董女士说,拍一套衣服的酬劳是50到80元,一上午拍摄30套衣服,能赚1500元左右。收入好的时候,月入两三万元,这样的收入确实会让不少童模家长眼热。

  “全国童模库有好几千个童模,我们所在的小童模群,主要是新生儿到3岁的孩子,他们外形条件出众,平时专门接拍尿不湿、服装等广告。群里经常会贴出拍摄通告,一些培训中介负责将童模的个人名片推荐给童装厂家,配合度越高、长相好的外籍童模生意更好。”董女士说,除拍平面广告,她还经常带甜甜参加订货会,童模们被厂家围成一圈的舞台上走秀,展示设计师的新款服装。“行业内叫‘唱板’,特别累,每次我带着女儿和保姆从杭州开车赶到湖州、金华,回来都已是深夜。这一天商家只负责一餐饭,报酬只有500元到800元,中途孩子再累,也不能让她睡。”

  尽管如此,董女士表示,还是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从外地赶去参加,希望能被厂家看中成为签约模特。“看到妞妞的新闻后,我特别感触,网上都说妞妞妈妈虐童,我觉得还是家长太着急了,希望孩子抓住成名的机会。3岁的孩子正是最有主见的时候,软硬不吃,拍摄不配合时,大家都会着急,有的家长用零食哄,有的家长朝孩子吼。”

  意识到孩子正是长身体,需要喝奶、午睡,加上整天化着浓妆,对孩子的身心健康都不利,综合考虑后,最近,董女士毅然带孩子离开了童模行业。

  拍戏、学习两不误的孩子得了抽动症

  孩子的童模事业如火如荼,突然叫停,董女士坦言,只因不想把女儿当成赚钱工具,牺牲孩子健康。过早接触童模行业,究竟会给孩子带来哪些影响?

  浙江省中医院儿科主任陈玉燕,平时经常接触抽动症、焦虑症的孩子,她有一位4年级的小患者,是电影、主持小明星,平时常常外出拍戏,成绩也不错,但就是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却在一年级时突然患上抽动症,时常挤眉弄眼。

  “不少抽动症的患儿伴有焦虑,门诊中,10%的小患者处于焦虑状态。”陈玉燕说,家长给孩子定的目标太高,孩子的能力还没有达到可以处理的程度,就会出问题。尤其是乖孩子,不会反抗,特别容易患上心病。“门诊中,有位家长一周给孩子报了10多个兴趣班,周末也不停,结果孩子患上了抽动症、焦虑症、强迫症和情绪障碍。”

  陈玉燕也在关注妞妞事件,她自己的女儿,凭着良好的舞蹈功底,小时候也做过童星,小学时加入“娃哈哈艺术团”后,做过明星伴舞、小主持人、模特;初中阶段,一直到中考前,还在电视台当电影栏目的小主持人。

  “我们的要求是,强度适中,孩子对此有兴趣,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丰富经历。”陈玉燕的女儿非常独立懂事,学习不用父母操心,参加节目中途能自觉完成学习,“这段经历非常锻炼人,也为她后来申请美国名校的媒体专业增加了砝码。”

  贴上“童星”标签可能让孩子更脆弱

  陈玉燕认为,让孩子当年童星,家长一定要掌握度,她不赞成职业化发展。学龄前儿童的生理和心理都在发展,认知功能有限,辨别是非的能力也不行,过早接触商业,他们的行为会成人化。“心理学上有个‘标签效应’,给孩子贴上童星标志,有了导向作用,他们会将自己当成明星,在光环下承受过多压力,心理反而更脆弱,经不起挫败。一旦回学后成绩出现落差,会对性格、行为造成影响。”

  “尤其是婴幼儿模特,正处于生长发育阶段,拍摄时无法保证睡眠时间,免不了感冒发烧。”陈玉燕建议,等到孩子大一点,如果有艺术天分,家长再培养孩子也不迟。”

  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儿童心理科主任周国岭,平时也关注儿童心理问题,他也不赞同孩子将童模事业半职业化。儿童的价值观、金钱观、是非观都在建立中,过早物质化,为此打骂孩子,会使他们产生心理阴影。6岁以下的孩子正是玩游戏的年龄,应该自然发展,专业从事童模行业,甚至被家长当成摇钱树,是不合适的。“有的孩子生病高烧到40摄氏度,完成走秀才去看病,甚至一边挂盐水一边试装,或是大冬天拍夏装,在户外暴晒几小时。成人都受不了,更别说孩子了。”

   “妞妞被打后没有大哭大闹,从侧面说明孩子也内疚了,或是打骂已成习惯,只得逆来顺受,对孩子的自尊心有很大影响。”周国岭提到了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复刻效应”,“你成长在什么环境,就会以同样的方式去影响下一代。父母应该改变自己,降低过高的期望值,让孩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记者手记

  请将童年还给孩子

  同龄人在幼儿园里无忧奔跑,他们在镁光灯下浓妆艳抹,年少成名之路,总是孤独的。

  金星曾在节目中透露:见过太多孩子从三岁开始,就被父母带着找机会,只要给露一下脸,就能带着孩子全国各地跑通告。甚至有些家长连“儿童维密秀”也不放过,任由孩子画着大浓妆,穿着泳装,踩着高跟鞋在T台上“搔首弄姿”。

  踏上童模这条路,大人累,孩子更累。熟练的童模一小时能拍16套衣服,平均每套不到4分钟,甚至从早上10点拍到晚上8点,喝奶和午睡成为奢侈。但董女士告诉我,造星行业内的高回报率,仍让不少家长趋之若鹜,甚至有人不惜让孩子服药抑制身高,只为符合商家苛刻的要求。

  但这些“被长大”的孩子,带着童星标签,头顶光环,脚下却是极易破碎的星途。他们受物质渲染失去的童真,无人关注。

  2015年,我国新颁布的《广告法》,禁止10岁以下儿童进行广告代言;2016年,国家广电总局也下发“限童令”,限制各类儿童综艺节目的制作与播出。

  是时候撕去童星标签,还孩子一个悠然的童年了。孩子就像我们身边的小蜗牛,需要慢慢养大。父母牵着他们的手,缓缓欣赏沿途风景,不催、不吼,才是最诚恳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