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幢三层楼的独栋庭院里,种着几棵枇杷树,还有一些油亮亮的蔬菜。

  “呀呀,嘿嘿嘿……”院子里,希希和童童两个男孩一起玩着模型飞机,希希负责飞,飞机掉地上了,他就朝着童童“嘿嘿”两声勾勾手指,童童马上把飞机捡起来。

  玩得高兴了,希希拉着童童一起跑,突然,希希一个趔趄,旁边的李文仙马上跑过去抱住,希希没有摔倒。

  “呀呀,嘿嘿嘿……”两人又玩了起来。

  短一点的住两年

  长一些的会住上五六年

  希希11岁,聋哑人,两年前从福利院寄养在李文仙家里。

  童童12岁,患有自闭症,已经在李文仙家里住了五年。

  这是61岁的李文仙18年来从福利院接回家寄养的第13、14个孩子。这些孩子短一点的会在她家住上两年左右,长一些的会住上五六年。

  每一个到她家寄养的孩子,身体状况都不太好,有的有肢体残疾,有的患有自闭症、唐氏综合征等疾病……大都缺乏语言表达和生活自理能力。

  经过李文仙的照顾,这些孩子中,有两个被其他社会家庭收养,四个涉外领养,两个走上社会进入了工作岗位,其余的成年后都去了第一福利院。

  你可能无法想象,眼前看起来这么可爱的两个男孩,刚来时不愿和人交流,没有任何生活常识。

  “他面对着墙站着,双手上举,尖叫。”这是童童刚来时,李文仙对他的印象。

  “童童,进来做功课。”听到李文仙叫他,童童熟练地脱掉球鞋,从门口鞋架上拿出拖鞋换上,笑嘻嘻地跑进来拽住李文仙胳膊,在她脸上亲了下,“这样就是开心的。”虽然从没有说一句话,但李文仙知道这是童童高兴时的表达方式。

  上午9点,游戏时间结束,希希和童童开始做功课,希希可以从1写到10,不过因为左手写字,3和5都写反了,李文仙写了正确的一排数字,让希希模仿着写。童童喜欢画画,他每天就在空白纸上朝一个方向画各种颜色的线条。

  突然,希希一把拿过童童的画本,在上面写了个数字,李文仙朝希希做了个移动的手势,希希乖乖地把画本还给了童童。

  “他比较调皮,听不到,也不会说,但情感很丰富。如果我做得好,他会竖起大拇指给我一个赞,比如我早上新换了一种牛奶给他喝,他就给我一个赞表示好喝。我做的菜好吃,他也会竖起大拇指。他们两个都很听话,也从不吵架。”李文仙说。

  两年前,希希刚到李文仙家时,体重只有41斤,一年下来重了22斤,现在已经是个1米5高的小伙子了。

  为什么愿意照顾这么多孩子?

  为什么愿意寄养这些孩子?李文仙回忆起18年前,2001年,厂里效益不好,他们夫妇在杭州儿童福利院(瓶窑旧址)附近开了家小店,生意不错,唯一的儿子上高中住了校。

  刚巧福利院开展寄养孩子走读康复班,李文仙想着家里冷清,打算在家里寄养一个孩子试试。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反正住得近,早上从校门口送进去,傍晚接出来就好。

  一个,两个,寄养在李文仙家的孩子都渐渐喜欢上了新“妈妈”。

  福利院内定期会组织寄养家长学习安全、护理知识,李文仙每个月都去参加培训。随着孩子的残疾程度,福利院对寄养家庭的要求越来越高,慢慢地,跟她同一批寄养的家庭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而李文仙成了寄养部里第一批接受康复训练的家庭,她也从普通的寄养妈妈转变成为班里的助养妈妈,在指导孩子生活自理、康复训练、行为规范方面有了自己独特的技巧和经验。

  李文仙说,一个叫“小哲”的男孩是她这么多年能坚持下来的原因,小哲患有唐氏综合征,经过院里综合考评后,两岁多过来寄住,当时不会说话,不会走路。

  李文仙向专门治疗唐氏综合征的专家医生学了按摩手法,一天五到六次,差不多按摩了一年多,突然有一天,小哲对着李文仙叫了一声“妈妈”,“我当时激动啊,马上打电话给福利院老师,我说小哲会说话了!会说话了!”之后,小哲的康复状态越来越好,4岁多时,小哲被一户美国家庭领养了。

  “为什么要照顾这么多孩子?我真的没多想。就是第一个孩子在我家被别人收养开始,我的想法就是把孩子养养好,养好了就会有好心人收养他们,让他们也过上幸福的生活。”李文仙说。

  这样的日子过了10年,李文仙的小店也关了,两夫妻每月拿着7000多元的退休工资,她也从当初“妈妈”的角色变成了“奶奶”。

  李文仙拿出了一叠照片:“这都是孩子们和收养家庭寄来的。看到孩子们过得好,我真的高兴。前两天过节,明康(较早寄养的一个孩子,已在殡葬行业工作)单位放假,也回来看我了。”

  这些年里,李文仙也曾有过放弃的想法。第一个孙子是儿子媳妇自己带大的,现在已经读初中了,第二个小孙女刚出生时,李文仙想过不寄养孩子了,帮忙带孙女。最后媳妇善解人意,说可以让自己妈妈帮忙带,让李文仙专心照顾这些孩子。

  因为孙子孙女在外面上学的缘故,他们没有和李文仙住在一起,李文仙最开心的就是逢年过节或者双休日,儿子媳妇带着两个孩子过来,和他们团团圆圆吃个饭,然后一大家子人去瓶窑镇上逛逛。

  问李文仙带这些孩子的秘诀是什么?李文仙哈哈大笑:“哪有什么秘诀,你对他们好,给他们爱,孩子们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回报他们的爱。”

  最多时有200多户寄养家庭 

  现在还有31户

  从2001年开始,为了满足福利院孩子们个性成长的需求,帮助他们回归家庭、回归社会,杭州市儿童福利院尝试将部分孩子送到经审核的家庭寄养。

  “最多时我们曾发展了200多户家庭参与,目前还剩31户。”寄养中心钱老师说:“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被遗弃的孩子越来越少。而且对寄养家庭审核要求也很高。超过65岁,就不能再做寄养家长了。”

  福利院每月会支付寄养家庭一定的生活费与保育费,用于孩子的日常开销。

  那报名参加寄养家庭的人是不是更多考虑经济因素呢?钱老师说:“一来费用不高;二来虽然福利院是选择了一些相对来讲情况还算好一点的孩子进行寄养,但也都有身体或智力缺陷,比如脑瘫儿、唐氏综合征等,这些孩子需要24小时照看,是需要付出很多的。如果不是因为爱心的话,很难支撑,也难以长久。”

  福利院每月对外开放两次

  为了让社会爱心人士们走进儿童福利院,更多了解孩子们的生活,杭州市儿童福利院正式对爱心开放日进行全面升级,由原来每月1次升级为每月2次,由单纯的参观活动升级为融合互动活动。

  开放日时间:

  每月第二周的周五上午(参观活动)

  每月第四周的周日下午(融合互动)

  具体开放时间段:

  上午9:00—11:00 下午2:00—4:00

  福利院也欢迎有教育、医疗、护理等方面的专业人士参与到长期的志愿者服务中来,为孩子提供长期稳定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