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学生对“高大上”的思政课,总是不那么亲近,不说课上昏昏欲睡,也总是无精打采。但走进蒋刚老师的课堂,只见学生神采奕奕,不时传出笑声。蒋刚,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思政老师,主授《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和《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其中的“思修课”是思政理论课里出了名的“难上”。

  “蒋老师是我们公认的‘段子手’,他讲的内容真是太贴近生活,贴近现实,贴近我们大学生,让我们产生了共鸣。”学生们说。

  写情书被他放进了课堂的笑料

  上周二,蒋刚面向全校推出了一堂公开课《创造有意义的人生》。短发平头,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看上去,讲台上的蒋刚老师严肃有余,但实际上,一堂45分钟的课,却是笑料不断。

课堂里讲到奋斗与努力,如何让学生深刻领悟这其中的内涵意义?

  课堂里讲到奋斗与努力,如何让学生深刻领悟这其中的内涵意义?

  蒋刚信手拈来,举了个例子:男生追求一个女生,写了一封情书,对方立即答应了,感觉一拍即合,但是少了些成就感。但若是另外一种情况,男生写了一封情书,对方不回,不停地写,不停地追求,终于追到手了,那样就会有巨大的成就感和喜悦感。

  安静的教室里,立即传出学生的“啧啧”声,四五十名学生连连称“有道理”。此时,蒋刚老师顺势提到了关于奋斗的金句,“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

  当讲到幸福观时,蒋刚想到了孔子,“找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吃过饭,你们到学校草坪上躺着,用手枕着头,体验‘曲肱而枕之’,想想开心的事情,或许能体会到孔子说的幸福。”

  “蒋老师上的每堂课都挺有意思,上课不古板,很幽默,同时也不偏离课堂。”钱江学院机械专业大一学生陈炫君颇期待每周二上午的“思想升华”。

  蒋刚经常会结合着自己的个人成长经历,结合着00后的成长环境,用接地气的词汇语言将学生觉得“空洞的大道理”转变成一个个有趣的,在现实生活中可以践行的“人生小哲理”。

  课堂被他讲成精彩的“故事会”

  1981年出生的蒋刚,读书时专业是中共党史,正儿八经是科班出身,上起《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更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有学生曾经在学院微信公众号主动要求报道蒋刚老师:“那个讲近现代史纲要,微胖有颜表情超多的男老师,请了解一下。”

  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提升大家的学习兴趣,蒋刚会把生活中的事例或者历史上的故事穿插进教学过程。

  蒋刚老师讲授的《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是出了名的“超级故事会”,发生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个个故事,蒋老师如数家珍地讲出来,让学生们惊呼“这门课就是个故事会啊”!

  举例来说,讲近代史1840年鸦片战争发动以后,中国社会尤其是上层知识分子社会的思想变迁过程。

  蒋刚的“故事会”开始了:如果你走在路上人家跟你搭讪,你不理别人,别人直接揍你,你会怎么办?打回去,那打不过呢?打不过要么跑,要么想办法打赢对方。第二次人家又来打你,人家提着武器来的,你也拿着武器的,但他是枪,你是刀,你打不过会怎么想?第三次你俩都用枪,结果你还是打不过,你会怎么想?然后,他根据学生的回答总结梳理出,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上层知识分子思想变化的过程。

  蒋老师说,其实讲故事不仅是引起同学们对这门课的兴趣,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故事”这种形式,来讲出“鸦片战争”发动的深层逻辑及之后中国社会发展变化的轨迹,进而让00后的大学生们在潜移默化中坚定“四个自信”。

  “蒋老师上课时的肢体语言特别逗。”钱江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大一学生陈雨轩说,在讲正当防卫之类的基本法律知识时,他就模仿有人拿刀砍他,然后他要在对方将刀刺向他、伤及他生命安全之时,快速准确地转变刀的方向以至伤害他方,演绎“正当防卫”。

 

老师心里话:

老师心里话:

  老师这一职业,当着当着就老了。从刚开始离开高校又走进高校的懵懂青年,到现在两鬓偶有白发掺杂的中年。从一个忐忑不安迈上讲台“嫩头青”,到自信有序组织课堂教学的“老油条”。  

  当手机成为每个学生必备的通讯工具且智能化越来越高,作为老师,很多时候要做的是和手机抢学生,和手机“争宠”,而当社会不良风气被学生所沾染的时候,又忙不迭的和不良风气争高下。

  而这一切都要求,作为一个老师,必须得想方设法让课堂变得比手机有趣,让课堂内容让学生觉得更受益,用言传身教,用生动事例,让学生在课堂上活跃起来、思考起来。所以作为一名教师,要明白个职业不仅在于传道授业解惑,也在于激励、唤醒、鼓舞。

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思政老师  蒋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