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下午,萧山河上派出所接到一起特殊的报警。3月26日下午,萧山河上派出所接到一起特殊的报警。

  民警应天甲赶到现场:“一眼看去,心里很酸。”

  三个男孩,分别是17岁、12岁、9岁,茫然无措地坐在一张床上,已经是晚饭时间,简陋的屋子里一点吃的都没有。

  孩子们眼巴巴看着民警:“警察叔叔,你能帮我们把妈妈找回来吗?”

  记者 孙毓 通讯员 叶文婷

  时间回到3月25日上午7点,女子换上工装准备去上班。没想到一开门就发现丈夫堵在门口。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丈夫一把揪住了头发。还掐住她的脖子,对着她的腰猛踢。

  女子同宿舍的工友见状拉了下架,两个小儿子冲出来抱住父亲,让他不要打妈妈,结果也被打了。工友报了警。

  民警把男人带到派出所,男人说,妻子不做家务,又因为在孩子抚养问题上有纠纷,就打了起来。

  民警给予他家庭暴力告诫,还给了他一份禁止家庭暴力告知书。禁止家庭暴力告知书一式三份。一份对男方起到警示、教育作用。一份发给村委,村委根据告知书给予关注,做协调工作。若是再发生家暴,警方可以马上传唤他。

  让人没想到的是,下午河上派出所又接到报警,两人又因为孩子抚养的问题打了起来。

  女人说:“现在大儿子马上就成年了,两个小的儿子最好我们一个人抚养一个。”

  但是丈夫不同意,他还是想要按照之前的协议,也就是都由女方带,他出钱。

  民警劝说:“可以等孩子成年以后再分开抚养。”但是双方都不肯。

  女人说:“他打我也不是一两次了,以后再打我怎么办?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民警告诉她:如果觉得自己受到长期施暴可以申请法律保护,可以到家庭暴力法庭进行申诉,如果真的抛下孩子不管,会涉嫌遗弃罪的。

  没想到女人回去后,真的失踪了。

  给那个父亲打电话,父亲说已经离开杭州,他不管。

  父亲不管,母亲失踪,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怎么办?

  这边应警官在安慰孩子们,那边河上派出所的民警通过监控终于在萧山一个小旅馆里找到了孩子妈妈。

  这个女人40岁,穿了件很旧的棉睡衣,面色黄黑,头发干枯如乱草,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十岁,说话的时候语速很快,眼神却是麻木的。

  被带回宿舍后,她给我看脖子和腰上的伤,说着又忍不住趴在床上痛哭起来,大儿子安慰她说别哭了,她也没有反应,足足哭了2分钟。

  “我怀二儿子的时候,还差一个月就要生了。他喝醉酒了就开始打我,把我打得一个星期不能起来上厕所。”

  “去年5月份的一天,他喝多了,那次打得特别凶,把我的腰打断了,在杭州的医院住了两个月不能去上班。”

  她和老公都是贵州人,她说自己16岁就跟了这个男人,结婚没多久,就发现丈夫爱喝酒,喝醉酒就像变了一个人。

  其实,她所说的“结婚”没有法律证明,因为去年6月,她到法院起诉,希望能和丈夫断绝关系,但是却拿不出结婚证,“没扯过证。”

  “结婚”多年,在老家的小山村里生了三个孩子,2012年两人都到萧山打工,住在不同的厂房宿舍里,孩子有时跟她住,有时会去和丈夫住,丈夫不定期给大儿子打钱,多的时候有两三千,少的时候几百,有时候隔好几个月才打一次钱。

  说话间,大儿子做了晚饭,水煮挂面配咸菜,妈妈身上有伤,都是大儿子张罗家务照顾弟弟。

  房间里摆着一些牛奶和面包,是公司的人事经理拿来的。

  应警官跟女子所在公司的人事经理沟通,希望他们能体谅,为她重新安排一份工作。

  人事经理表示,等女子伤好了重新来上班,相应给她减少一点工作量,之后也会帮忙申请一些厂里的补助。

  “我也很想逃跑,但是逃到哪里去呢?我没有积蓄,一个人也负担不起三个孩子,我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女人说。

  大儿子慢慢地走到妈妈面前,好像终于鼓足了勇气才开口:“妈妈,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我读完这学期就不读了,出去打工养弟弟吧。”

  女人面无表情,不点头也不摇头。

  应警官看得心中酸涩,掏出手机说,“小弟弟,我加你下微信,给你转点钱。”

  应警官后来说,他也知道转一次钱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对于民警来说,这样的“家务事”最为棘手,给钱至少能解燃眉之急。

  微信转账给大儿子1000块钱后,应警官还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下来,叮嘱:“以后有什么事,你们就找我吧。”

  这也是担心这个妈妈万一有天又不见了,孩子没有人管。

  大儿子盯着应天甲的微信长时间不说话,问他,以后长大了想做什么?

  他看看妈妈,又看看应警官,喃喃说:“如果可以上高中,我希望像老师说的一样(老师说他有汽修天分)去学汽修,以后可以多赚点钱。”